第374章 诡异的寺庙/恐怖女主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安林市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名城,有三千年的历史了,古代有很多皇朝在这里建立了都城,曾经万国来朝,繁华似锦。

如今,安林市已经成为了旅游的好去处,每年都有数千万游客来去,是个藏人的好地方。

我看了看剩下的这瓶忘情川之水,等下次见到了尹晟尧,再给他喝吧。

心中一阵一阵闷痛。我一个人痛苦,总比三个人都痛苦的好。

我下了飞机,在安林市租了一座别墅,之前的主人移民去了美国。

这栋房子打扫得很干净,里面的装修、家具陈设都很上档次,价钱也不贵,我便安心住了下来,过了几天宁静的生活。

我从侧面打听了一下,唐明黎醒来之后,已经回了首都市。回到了唐家。

我终于心安了,他已经找回了自己的人生。

除了修炼之外,我喜欢在安林市的景区去玩儿,看看那些古代的遗迹,很多还能跟脍炙人口的唐诗宋词对应上,行走其中,便仿佛徜徉在古诗之中。

这天清晨,我来到了柳叶寺,此时正值旅游淡季,这里又没多少名气,游客稀少,我交了门票,走在幽静的林荫小道之中,树叶在晨风之中沙沙作响,让我心中更加宁静祥和。

就在这时,忽然听见前面有吵闹声,便加快了步伐走过去,看见一个中年男人正拉着一个年轻僧人,说:“你们把我老婆弄哪儿去了?赶快给我交出来。”

那僧人双手合十,低着头说:“施主,您一定是弄错了,我们寺庙之中没有您所说的那座佛殿,也没有供奉过一个模样怪异的佛陀。”

“胡说!”中年男人抓着他的衣领,大叫道,“昨天晚上我们亲眼看到了,就在那边老榕树后面!”

僧人说:“施主,如果您不相信,不如跟我过去看看。”

“走就走!”中年男人抓着他的衣领不放手,快步穿过小院,前方有一棵高大的老榕树,不知道有多少年岁了,树冠丰厚,遮天蔽日,这一片显得十分阴暗。

我皱起眉头,这里怎么这么冷?

如今已是初夏。寒气森森,事出反常必有妖。

中年男人大惊,不敢相信地在老榕树后面转圈,说:“怎么可能!昨晚这里明明有一座佛殿!”

僧人说:“施主,您昨天饮酒了吧?”

中年男人怒道:“我清醒得很。我和我老婆还进去看过,里面供奉的神像全身漆黑,看着很瘆人!对了!”

他像是想起了什么,指着僧人说:“是不是昨天晚上的斋菜有问题?你们这柳叶寺就是个淫窝,把漂亮的女人抓起来。关在地下室供你们淫乐!我以前看过这种新闻!肯定是的!我要报警!”

那年轻僧人气得浑身发抖,说:“施主,你不能血口喷人,好,咱们这就去报警!”

很快,警察就来了,在柳叶寺里搜索了一通,没有找到任何的可疑之处,那个中年男人还在闹,被寺庙的人轰了出去。

中年男人不肯走,还在门外骂人,我凑了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先生,有什么事,可以跟我说说。”

他鄙夷地瞥了我一眼,厌烦地挥着手说:“跟你一个小姑娘有什么说的,走走走。”

我严肃地说:“先生,我是安林日报的记者。”

中年男人的态度立刻变了,握着我的手说:“记者同志。您一定要给我做主啊,这座寺庙一定跟警察是一伙的!”

“别着急。”我连忙说,“跟我详细说说。”

中年男人名叫张志安,他和老婆第一次来安林市旅游,昨天正好到柳叶寺旅游。见天色已晚,就在这里住下了。

吃完了晚饭,他俩在寺里散步,看到老榕树后面有一座佛殿,但那佛殿给人的感觉很诡异。让人不寒而栗。

他本来不想过去,但他老婆很有兴趣,就拉着他去了,奇怪的是,庙里没有一个僧人。只等着几根白色的蜡烛,显得很阴暗,空气中有一股很诡异的甜香味。

那神坛上供奉着一尊菩萨,但菩萨全身漆黑,看起来很怪异,只有一双眼睛是红的,就像是在阴森森地瞪着他们似的。

他有点害怕,把老婆给拉走了,到了半夜的时候,他睡得迷迷糊糊的,似乎看见老婆出了门,他以为是去上厕所,没有在意,转个身又睡了。

但是第二天一早醒来,身边人不见了。他连忙出门寻找,谁都没见过他老婆。

他急了,才有了后面这一出。

他给我看了老婆的照片,那女人比他小十岁,长得非常漂亮。

我答应他在报纸上发这个新闻。让他回去等消息,然后回了寺庙,到了夜深人静之时,我悄悄躲在老榕树上,静静地等待着那座神秘的寺庙出现。

今夜是新月,一弯月亮高挂于漆黑天幕之中,月色凄迷,带着一抹诡异的凄凉阴森之意,将这安林的夜照得更加诡异。

忽然,空旷的院落之中起了雾,隐隐约约中浮现出一座寺庙,那寺庙的样式很普通,却透着一股阴森之气,让人毛骨悚然。

来了!

我立刻打起精神,忽然,一道人影出现,跌跌撞撞地朝寺庙跑去。

我一惊,那个人,居然就是张志安!

大半夜的,他来干什么?难道是来找老婆的?

那他对自己老婆还真是情根深种。明知道很危险,还要来救人。

我悄悄地跟在他后面,走进了佛殿。

佛殿之中更冷了,连我都不禁打了个寒颤,环视四周,看到的都是长得奇形怪状的神像,有的是人形,却有怪物的特征,有的就纯粹是怪物的形象。

再看上面的神坛,奇怪的是,我所看到的,并不是佛像,而是一个漆黑的男子雕像,他的面容模模糊糊,看不真切,但有着一头及膝的长发,身材颀长,倒是符合“长身玉立”这四个字。

我这个时候才发现,张志安的神情有些怪异,目光空洞,步伐虚浮,仿佛被什么东西给迷失了神智。

他停在了神像的面前,噗通一声跪了下去,就在这个时候,旁边神龛上的一个神像走了下来,它有着一对巨大的牛角,却有着人的身体,身材高大,手中拿着一柄大斧头,一步一步。每走一步,佛殿都仿佛在颤抖。

在神坛和男子雕像的面前,牛角怪缓缓举起了斧头,我心中大惊,想要上去救援,却发现自己浑身僵硬,根本动不了。

糟了,我着了道了!

牛角怪眼中露出一道红光,然后猛地挥斧砍了下去。

脑袋滚落,张志安的无头尸体直挺挺地扑倒在了地上,鲜血流淌了一地。

那男子雕像却露出一道诡异阴狠的笑容,倾国倾城。

我猛地醒了过来,发现自己正坐在禅房的床上。

原来……是梦?

昨晚……我没有去老榕树那里蹲点?

我揉了揉生疼的太阳穴,看了看手机,早上七点了。

我起床洗漱,出门吃斋菜,正好看到之前和张志安争执的那个僧人,连忙跑过去问:“昨天那位先生今天来闹了吗?”

那年轻僧人奇怪地问:“昨天哪位先生?”

“就是说自己老婆不见了的那个。”我说,“还报了警,你不记得了?”

年轻僧侣双手合十,说:“女施主,您一定是记错了,昨天并没有人报警。”

我一愣,仔细看他的表情,不像在说谎,便来到了前台,找到接待的僧人,让他帮我查查张志安的住宿记录,他查过之后说:“女施主,我们这里没有一位名叫张志安的施主住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