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6章 知道真相的尹晟尧/恐怖女主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光明不愧是魔君,瞬间就冲破了我的枷锁,我已经冲到了门口,那个牛角怪却提着斧头挡在了我的面前。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一只手刺破了牛角怪的胸口,然后一脚提在它的后背,将牛角怪给踢飞,然后一把抓住我的手腕,拉着我往外跑。

尹晟尧?

我震惊了,他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他的速度非常快。冲出大门,便一把抱住我的腰,纵身而起,几个起落,就冲出了寺庙,身后魔气弥漫,光明怒吼道:“我想要的东西,一定要得到!你逃吧,不管逃到什么地方,我都能找到你!”

魔气在天空中飞舞了一阵,然后猛地一收,一切又恢复了平静,仿佛刚刚的一切都没有发生。

而刚才还满脸惊诧看稀奇的路人们,却诡异地露出了呆滞的神情,然后一下子回复了正常,各做各的事,仿佛刚刚的事情根本没有发生过。

从城东一直跑到城西,我们才停下了步子,我从他手中挣脱,奇怪地上下打量他:“尹晟尧……你……好像有点不一样了。”

尹晟尧目光阴冷地望着我,他身上弥漫着一股奇怪的气息,那气息十分古老,我皱着眉头看了半晌,说:“你……得到了古代大能的传承?”

他放出身上的灵气,我心中大惊。这才几天的时间,他居然就晋升了五品巅峰的修为了。

尹晟尧是道武双修,他不仅仅道法的修为涨了,连武道也晋升为了丹劲巅峰。

这不仅仅是普通的传承了,那个古代大能还传了一部分修为给他,他算是得了大机缘了。

当初他灵魂出窍,是继承古代大能法力之时,身体有些承受不住,差点崩溃死亡所造成的。

尹晟尧抓住我的胳膊,说:“元君瑶,我终于抓住你了。”

我吞了口唾沫,想要挣脱开,他的手像鉄钳一样死死地拽着我,让我动惮不得。

“放开我。”我皱眉道,“你弄疼我了。”

“你也知道疼?”尹晟尧咬牙道,“你再痛,也比不上我心痛!你为什么这么对我?为什么纵容唐明黎来杀我?”

我悲伤地看着他,说:“尹晟尧,我们是不可能的啊,像你这么优秀的男人。为什么就一定要吊死在我这棵歪脖子树上呢?”

他走上前来,捏住了我的下巴,说:“元君瑶,我说过,你这辈子只能属于我。任何想要把你抢走的人,我都绝对不会放过。”

我望着他的眼睛,里面满是坚定,他在接受了古代大能的传承之后,性格也受到了那位大能的影响。发生了变化。

“晟尧,你和明黎本来都有自己的人生,或许你们本来还能成为朋友,是我害得你们互相残杀。”我轻轻地叹息道,“他们说得对,我就是个祸水,如果没有我,你们一定能过得更好。”

尹晟尧冷声道:“你在胡说八道什么?”

我抬起手,轻轻抚摸他的脸颊,深深凝视着他的眼睛,最后鼓足了勇气,吻了上去。

四片嘴唇相接,他似乎惊呆了,不敢相信我居然会吻他,一时间竟然没能回过神来。

忽然。他睁大了眼睛,将我狠狠地推倒在地,然后将忘情川之水全都吐了出来,愤怒道:“这就是你给唐明黎吃的东西吗?让他彻底地忘记你?”

眼泪顺着我的脸颊流淌下来,我高声道:“尹晟尧,为什么你就不明白呢?我是个祸水,是我把你们害成这个样子,好几次还差点害死你们,只要忘记了我,你们就能过正常的生活。”

“我的生活,不需要你来安排。”他抓住我的双肩,说,“只有你待在我的身边,才是我要的生活。”

他抓住我的手,将我拉起来,横抱而起,说:“这次,我不会再放开你了。”

他带着我回到了我所住的那栋别墅,将我扔到床上,我惊恐地望着他:“你要干什么?”

他抓住我的手,从衣服里拿出一只绒布盒子,打开,里面是一枚造型古朴的戒指。

那是一颗宝石戒指,不知道戒托是什么材质,看起来不像是普通的金属,上面镶嵌了一颗蓝色的宝石,足有小拇指那么大,里面蕴藏着磅礴的灵气。

我想将手抽回去,他却死死地拽着,将戒指强硬地戴上了我的左手无名指。

“从今天开始,你是我的未婚妻。”他抬起头,深棕色的眸子深深地望着我。

我咬着牙说:“尹晟尧,你真的以为你爱的是我吗?”我抓住他的衣领,情急之下脱口而出:“你不过是喝了我的血,才会对我产生这种不该产生的感情!”

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这可是我最大的秘密啊,我怎么就冲口而出了?

尹晟尧愣住了,直直地望着我,似乎想到了什么,陷入了久远的回忆之中。

那年,他六岁,因为被仇家袭击,受了重伤,打碎了丹田,后来虽然治好了,但他与生俱来的修炼天赋彻底没有了,成了一个废物。

那段日子,是他人生中最灰暗的时光,药王谷的人们都背着他。偷偷说他是废物。

年少早慧的他气愤地离家出走,被爷爷带了回去,爷爷轻轻摸了摸他的脑袋,告诉他不要怕,他会去找药来治好他的病。

那一次,爷爷走了一个月,回来的时候带着一支小药瓶,说这就是他的药,他吃了,天赋就能恢复。

他迫不及待地接过来一口饮尽,砸吧了一下嘴,感觉到满嘴的血味儿。

他问爷爷,这是不是某种异兽的血,爷爷笑而不语,带着他去了山林之中,教他武术和道法,也教育他炼药之术。

他的天赋不仅恢复了,似乎比以前更好了,修炼起来一日千里。

他不敢置信地望着我,沉默了好一阵。才缓缓开口道:“原来……那是你的血吗?”

我咬着自己的下唇,沉默不语。

他继续说:“喝了你的血,我就能恢复修炼天赋,同时,也会对你产生异样的感情,对吗?”

我深深地吸了口气,继续沉默。

他的声音更加低沉:“所以,你当地给我喝你的血,是为了有朝一日能操纵我吗?”

我正想跟他解释,却听他继续说:“你到底给多少人喝过你的血?难道……唐明黎也喝过你的血?”

我沉默了下来,他眼中的怒意更浓,抓住我的肩膀,将我狠狠地按在墙上。

“真没想到,你居然是这么有心机的女人。”他咬着牙,一字一顿地说,“你打着什么主意?是想要利用我们一统华夏?你的野心真是大。”

我握紧了拳头,既然他误会了,就让他误会下去好了,这样,他就会对我死心。

我直视着他的眼睛。说:“对,尹晟尧,我就是为了操纵你们,故意给你们喝了我的血。我外婆说,喝了我的血,你们就是我的奴隶。”

奴隶两个字,像针一样刺进了尹晟尧的胸膛,盛怒之下,他一拳朝着我打了过来。

轰!

一声巨响,拳头砸进了我身边的墙壁之中,他恨恨地望着我,说:“元君瑶,原来,我们都不过是手中的棋子。怪不得你心肠这么硬,无论我做什么,都融化不了你的心,原来,你根本就没有心!”

他放开了我,转过身决然而去,这一次,他没有回头,没有一丝一毫的眷恋。

我跌坐在地上,眼泪如同泉水一般流淌,顺着我脸部轮廓滑落,在地板上开出一朵朵妖艳的花。

不要哭,元君瑶,你这么做是对的,没有了你,他们能过得更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