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7章 伏魔联盟/恐怖女主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可是,我的心真的好难过,像被一双无形的大手给撕成了碎片。

我一个人痛苦,总好过三个人一起痛苦。

他们会很快喜欢上更好的女孩,过上幸福的生活,而不是把感情都浪费在我的身上。

我不值得他们这么做。

我坐在床上,无声地流着泪,静静地坐了一个晚上,吞咽着苦果,直到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从窗外照进来。我才擦干眼泪。

元君瑶,振作起来,你是打不死的小强!

我给特殊部门西北分部打了一个电话,提醒了一下光明魔君的事情。

西北分部的部长吓了一跳,立刻上报给总部,总部大惊,一位魔君和十个魔帅,要是真的让它们冲出封印,整个安林市就完蛋了。

大批的异人们赶往安林市,一时间,安林市风起云涌,街上随便走走,都能看见异人。

特别是安林市周围的几个世家大族,更是如临大敌,其中李家是有着两千年历史的超级大族,比起唐家和药王谷来,也不过只稍逊了一筹。

安林市旁的西华山上,有一个古老的修真门派,名叫西华宗,传说,西华宗始建于西汉,曾经出过好几个飞升成仙的仙人,底蕴深厚。

西华宗的宗主是半步神级,只差半步,就能迈入神级的门槛。

据说。西华宗之中,还有一位神级隐居,自从建国之后,他就再也没有下过山,一直闭关冲击飞升。

但是快七十年了,飞升雷劫一直没有来。

飞升,哪里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不过,想到西华宗和李家可能都有神级在,我心里稍微安心了一点,至少人类还有几分希望。

这天我刚刚炼完一炉丹药,敲门声响了起来,我开门一看,是一个穿着道士袍的年轻男人。

“请问,阁下是元女士吗?”那个男人问。

我点了点头,道:“我是元君瑶,阁下是?”

那道士虽然看起来彬彬有礼,但是眼中始终浮动着一抹傲慢。

“元女士,你好,在下是西华宗的弟子,道号玉清。听说,是您报告了光明魔君的事情?”

我有点不喜欢这个道士,但又挑不出他的错处来,只是声音淡了几分,说:“是的。”

玉清说:“元女士。您知道剿魔联盟吧?”

我继续点头,这个剿魔联盟,是特殊部门牵头,李家和西华宗协调,为了对付光明魔君而专门组建的组织。

“您知道就好。”玉清说。“今天剿魔联盟第一次开会,想请您出席,说一下这个光明魔君的事情。您要是没有什么事,就请吧。”

他始终没有正眼看我一眼,语气云淡风轻,仿佛我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物。

我也不想和他计较,上了西华宗准备的车,一路开到了郊外,西华山下。

西华山下有一座小县城,名叫西华县,据说以前是西华宗设在山下的办事处,后来关中地区发生大饥荒,而西华宗会施舍粥饭,很多灾民逃难而来,在周围住下。渐渐地就成了一座小县城了。

如果不是后来华夏建立了新中国,整个县城都算是西华宗的财产。

西华宗的办事处是一座很大的明清建筑,我下了车,在玉清的带领下走进其中,到了最里面的议事大厅,里面的装潢低调而奢华,家具全都是红木的,还有金丝楠木,我一进门,就被这奢侈给惊呆了。

不愧是两千年的大宗门啊。

“这就是元君瑶?”一个声如洪钟的男音传来,我侧过头一看,是个身穿道袍的中年人,梳着道士发髻,留着长胡须,长得还挺帅。

住持会议的是谭委员长,他笑着说:“徐长老,这就是我跟你提起过的元君瑶,不仅是个三品炼丹师,还年纪轻轻就突破了四品的修为,将来前途不可限量。”

徐长老将我上下打量了一遍,冷淡地说:“老谭啊,你在我面前把她夸成了一朵花,如今看来,除了模样长得美貌一些,也没有什么别的优点。”

谭委员长道:“都一把年纪了,还这么刻薄。”

说完,他又对我笑道:“君瑶,这是西华宗的徐长老。他说的话,你就别在意了,他就是这么个性格,他对你的评价还算是好的,要是换了别人,还不知道他要说得多么难听呢。”

我双手结了一个手印,向他行了一礼,说:“见过徐长老。”

徐长老本来对我不屑一顾,但这个手势却让他惊了一下,郑重地打量了我一遍,说:“丫头,你居然会这么古老的道门手势?”

我淡淡地说:“家师曾经教导过我,如果见了德高望重的道门中人,就用这个手势见礼,才显得尊重。”

徐长老摸了摸胡子,露出了一道满意的笑容,说:“不错,不错,看来你的确和传闻一般,师出名门。”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充满嘲讽的声音冷冷传来:“什么师出名门,不过是个来历不明的小丫头罢了。”

我抬起头,看了看说话的人。他穿着一身笔挺的西装,地位应该不高,因为是侍立在椅子后面的,但能够来参加这个会议,他的地位也绝对不会低。

在他面前的椅子上,则坐了一个老人,头发花白,颔下无须,眼睛里闪动着精光。

谭委员长有些不高兴,说:“李老三,你这是什么意思?”

“抱歉。”李老三笑道,“小孩子嘛,说话直了一点,不会说谎话。”

这就是完全不给面子了,我微微眯了眯眼睛,他们应该是李家的人,但我跟李家无冤无仇的,他们为什么要怼我?

谭委员长呵呵冷笑了两声,说:“李老三,君瑶算是半个我们特殊部门的人。你侄儿在这里对她口出狂言,还侮辱人家的师门,怎么都说不过去吧?”

李老三说:“谭委员长,今天咱们是来谈论怎么剿灭光明魔君的,还是来讨论年轻人的教养问题?”

谭委员长脸色不虞,李老三道:“既然是来讨论剿灭光明魔君的,就说正事,不要跑题。”

在场的都是各门派、各家族的代表人物,几个大佬互相吵嘴,的确不是个事儿,谭委员长看向我,道:“其他无关的时候,等散会之后再说吧。君瑶,你来说说那天晚上发生的事。”

我点了点头,将前因后果说了一遍,当然,我略去了光明魔君痴迷于我的体香一事,只说他喜欢吃美女的血肉,所以对我穷追不舍。

李老三摸了摸下巴,说:“这么说来。古代大能的封印还在,只是法力减少了,才让这些魔物们出来作恶,为今之计,最好的办法,当然是重新布下封印,将它们再次镇压。”

会议上坐了不少的人,都露出了不以为然的表情,但是碍着李家的面子,没有人开口。

但西华宗就不太给李家面子了,徐长老身后肃立的年轻男人说:“真是好计策,李家不愧是千年世家,随便一开口就是一条妙计。不知道李文道前辈打算派谁去重新封印魔物?”

我有些意外,看了过去,那个年轻男人与徐长老长得很像,容貌俊美,文质彬彬,面容温和,眼神中却带着几分犀利,是那种大师兄般的人物。

李老三李文道脸色一沉,道:“大人说话,小孩子不要插嘴。”

那年轻男人穿着一身素色的道袍,礼貌地拱了拱手,说:“实在是抱歉,李文道前辈,刚才您侄儿开口说了话,我便以为我也是可以发言的,又见您这计策实在是大妙,才忍不住开口称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