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8章 这个仇,我记下了/恐怖女主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就是赤裸裸的怼李家了,我有些意外,我与他素不相识,他为何会替我说话?

李文道的脸部肌肉抽搐了两下,正要开口,谭委员长笑道:“时代不同了,现在讲究民主,都是为了剿杀魔物而来,大家畅所欲言嘛,别搞得这里像一言堂。”

这一席上纲上线的话。顿时怼得李文道无话可说,我朝那位年轻道士点了点头,表示感谢,他见了,也对我轻轻颔首,眼神温和。

然后就是一场热烈的讨论,然而讨论来讨论去,都没有什么结果,虽然来了这么多人,但现代的异人们,实力不足,要对付上古魔物,还是太勉强了。

“谭委员长,这次的事情事关重大,恐怕还是得请几位神级的前辈出马。”有人高声说。

“对啊,只有前辈们出马,才能有一线生机。”

“我们愿意听前辈们调遣!”

谭委员长抬起手掌,往下压了压,说:“诸位,稍安勿躁,神级前辈们也不能随随便便出手,我们先尽我们所能,如果实在不行,再请神级高手们出手。岑家、方家,你们两家是阵法世家。这几天也仔细研究了封印魔物的阵法,有什么结果?”

岑家的代表是一个光头的老人,身边是方家的代表,一位五十多岁的老太太,两人都露出了为难之色。

谭委员长皱眉道:“两位已经是华夏阵法一道之中的领军人物了,连你们也对那阵法束手无策?”

两人互望一眼,拿出了一张图纸,说:“我们研究了这许久,连一点眉目都没有……唉,上古时代,阵法大放异彩,这万年以来,很多阵图都消散在历史的长河之中了,我们不过是学了点皮毛,哪里能将这么强大的阵法在短短的时间内研究透彻?”

我伸长脖子,朝那图纸上看了看,上面绘画着柳叶寺周围的阵法。

咦?这个阵法不是……

见我盯着图纸发呆,之前怼我的那个李家年轻人冷笑了一声,充满了恶意,说:“元女士看得这么入迷。难不成认得这个阵法?知道怎么修复?”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我的身上,而我还盯着那图纸发呆,脑中全都是记忆中那些繁复的阵图。

阴长生前辈是一个阵法大师,我平时陪他聊天的时候,他教过我不少阵法的知识。

当然。我现在所学到的,还只是皮毛而已,远远不入流,但是,他曾经给我看过一个大型阵法的阵图。让我将阵图背下来,说将来会有大用。

我的神识晋级之后,记忆力超群,可谓过目不忘,便全记在心中,他还给我详细讲解了阵图的原理,虽然很艰深,但花了整整一个星期,我还是将它给吃透了。

那年轻人见我不说话,开口笑道:“看来元女士真的知道,你们看,她都着迷了。”

徐长老身后的年轻道士淡淡一笑,说:“李方士,听说,你母亲姓冉?”

李方士脸色一变。说:“徐咏逸,你这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徐咏逸笑道,“你母亲来自冉家,怪不得对元女士心存敌意了。”

冉家的事情传得人尽皆知,现在风头还没过去,在场的人都用诡异的目光看向李方士,眼神之中有着几分鄙夷。

现在冉家已经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冉家的人仓皇逃亡国外,但嫡系的重要人物都遭到了追杀,愤怒的女异人们想尽了办法,要将他们全都永远留在华夏。

很快,机场、酒店、码头,冉家的人一个接一个地被暗杀,没有人知道谁是凶手,也不会有人认真去查。

如今,一旦说到谁和冉家有关系,人们都会自然而然地离他远点,一是耻于和他们为伍,二是怕受他们牵连。

李方士满脸赤红,半天说不出话来,李文道开口了:“他是我们李家的人,谁要是对他有意见,就是对我们李家有意见。”

这话,就表示李家肯定是要挺李方士的了,众人心想,据说这个李方士的天赋很高,将来有机会突破八级的,李家要重点培养他,也说得过去。

没有必要为了一点小事得罪李家和一个未来的高手。

李文道见众人不说话了,便将目光落在我的身上,步步紧逼道:“元君瑶,我们问了你两次,你居然都熟视无睹,是看不起我们李家吗?”

他这句话带了几分灵力,如同炸雷一般在我耳边炸响。

如果说,之前的那些只是普通的挑衅,而这次,就是真真正正的攻击了,如果我是进入了顿悟之中,他这一声吼,将我的灵感惊散,那和妨碍我晋级是一个道理,是要结下生死之仇的。

顿悟这种东西,可遇而不可求,说不定有的人一生只出现一次,只要真的参悟了,就能得到莫大的好处,对今后的修炼大有好处。

徐咏逸大怒,呵斥道:“李文道前辈。你此举不免欺人太甚!根本不是君子所为!”

谭委员长也骤然站起,怒喝道:“李老三,你当我是死的吗?”

我转过头来,目光森冷地望着李家二人。

很好,这个仇,我记下了。

不知道是不是记性太好的缘故,我变得越来越记仇了。

谭委员长关心地说:“君瑶,你没事吧?”

我装作痛苦地揉了揉太阳穴,李方士冷哼一声,说:“惺惺作态!”

“本来,对于这个阵图,我已经有了灵感,被你这么一喝,我的灵感全跑光了。”愤怒地瞪着他,说。

李文道嗤笑了一声,说:“真是越说越可笑了,连两位华夏的阵法大师都弄不清楚这个阵法,你居然看一看就懂了?把我们当傻子耍?”

周围的人也露出深以为然的表情,看我的眼神都带着一丝鄙夷。

别的不行,吹牛倒是挺厉害的。

我目光又森冷了一分。说:“实不相瞒,我曾在家师那里见过这个阵图。”

谭委员长一惊,连忙说:“令师会布这个阵法?”

李方士冷哼一声,说:“装神弄鬼,阁下的师父还真是全知全能,炼丹、阵法无所不知,是不是连炼器和符箓也全都知道?”

我嗤笑一声,也不客气了,直截了当地说:“两位出身世家,怎么这么孤陋寡闻?上古时代的修道者,都是全能的,据说你们李家也出过好多全能的神级,怎么说出这么没水平的话来?”

“你!”李方士大怒,正想开口,被李文道拦住了,他冷笑一声:“既然你这么有自信,不如讲讲这个阵法?”

有人起哄道:“对啊,真金不怕火炼,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啊。”

我盯着图纸看了看。说:“这个阵法,名叫九环伏魔大阵,由九个小阵图构成,这九个小阵图每个都是独立的,同时又连成一体,浑然天成,其威力无比强大。”

说罢,我拿过图纸和绘图笔,在图纸上不停地绘画,将图纸之中错误的和缺失的部分补齐。

众人都目不转睛地盯着,而那两位阵法大师更是瞪大了眼睛,眼中闪过几分恍然大悟。

就在我画到第三个阵图的时候,我停下了笔,长长地叹了口气。

那两个阵法大师急了:“怎么停了啊,赶快画啊。”

“没法画了。”我摊了摊手,说,“之前我对这阵法的领悟正到了关键时刻,眼看着就要融会贯通,彻底通透,谁知道却被人喊醒了,剩下的,我实在是爱莫能助。”

那两个阵法大师愤怒的眼光一下子就落在了李家叔侄的身上,李方士立刻说:“一派胡言,明明是你自己不懂阵法,却诬陷我们李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