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0章 唐明黎的未婚妻?/恐怖女主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将心中那一丝奇怪的悸动扔到了脑后,转身而去。

我匆匆回了联盟所安排的旅馆,从乾坤葫芦里将那本笔记找了出来,拿着名单一翻,顿时脸色就变了。

徐咏逸真的在名单上!

不行,这里不能待了,我不能再害了一个年轻有为的俊杰!

我咬了咬牙,将东西匆匆收拾好,然后画了一个晚上,将九环伏魔阵后面的内容又画了一些出来。然后给谭委员长留了个字条,说我有急事,必须离开,昨晚我冥思苦想,才完成了这一点点,后面的能不能完成,只看机缘了。

说完,我收敛住气息,悄悄地从窗户翻了出去,溜走了。

连夜回到了安林市,我那别墅里还有一些东西没有拿,便回去拿,刚到门口,我就觉得有些不对。

屋子里有人。

我微微眯了眯眼睛,嘴角勾起,露出一抹冷笑。

我走上前去,推开了房门,偌大的客厅之内站满了人,全都是全副武装的保镖。

我穿过那些保镖,目光落在沙发上那女人的身上。

那个女人二十三四岁,身材窈窕,腰肢纤细,身上穿着黑色的连衣裙,一头长发输在脑后,画着精致的妆容。面色冷肃,目光如炬。

我皱了皱眉头,这位大小姐的气势很强啊。

“阁下是什么人?”我淡淡道,“为什么不请自来?”

那女人站起身来,目光冷漠地看向我,将我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说:“你就是元君瑶?”

“没错。”我道,“阁下是谁?”

她说:“我姓林。”

我心电一转,笑道:“原来是林家的林大小姐,失敬失敬。我与林家无冤无仇,不知道林大小姐这么大的阵仗,是来做什么?兴师问罪吗?”

林大小姐手中拿着一条马鞭,马术中使用的那种,他轻轻地抚摸着鞭子,然后冷冷地用鞭子朝我一指,说:“元君瑶,唐明黎是我的人,你给我离他远一点。”

我淡淡地说:“唐明黎是谁?我不认识。”

林大小姐再次将我打量了一遍,眯起眼睛,道:“元君瑶。你给我弄清楚,人是我抢过来的,不是你不要让给我的!”

我平淡地说:“林小姐,你想多了。夜已经深了,我想要好好休息一下。你请便吧。”

林大小姐似乎一拳头打在棉花上,瞪着我看了好一阵,才冷哼了一声,说:“希望你能记得今天所说的话。”

说完,她一挥手:“我们走!”

他们如风一样离开。去时比来时更快,我松了口气,心中有些不舒服,但立刻扔到了脑后,收拾好东西,匆匆出了门,去了机场,登上了飞机,正拿着杂志看,一位男空中乘务员走了过来,将一杯咖啡放到我的面前。

我端起咖啡,正要喝,心中忽然生出一丝危险来,猛地抬起头,看见一张英俊的面容。

这空哥好帅啊。怎么感觉像在哪里见过?

“元君瑶。”他忽然开口,露出一道神秘的笑容,说,“你逃不掉的。”

我悚然大惊,他,他是光明魔君!

“如果你敢逃,我一定会让你后悔。”他眼中闪烁着危险的光芒,“我会击落这架飞机,让所有人都给你陪葬。”

“你敢!”我猛然站起,却发现光明魔君已经不见了,飞机上的人都用看神经病的眼光看着我。

我咬了咬牙,转身跑出了机舱,身后传来窃窃私语:“多好看一姑娘啊,居然是个疯子。”

我出门直接在4S店里买了一辆越野车,自己开车走,我看你奈我何。

刚刚开上省道,忽然从旁边跳出来一个小孩子来,一下子就冲到了我的车轮子底下。

我大惊,立刻踩下刹车,用神识托起越野车,从小孩子的头顶飞了过去。

我回过头去,看见那小男孩目光呆呆地望着我。

“我说过,你要是敢逃,我会很生气的。”

我侧过头,看见光明魔君正坐在我身边,目光阴冷地望着我,嘴角始终带着一抹若有似无的冷笑。

我心中大怒,一甩手,捆鬼锁猛地飞了出去,打在副驾驶座上,将它打了个粉碎,而光明魔君已经消失无踪。

我愤怒地砸了一下方向盘,不得已,又回到了别墅之中。

这个光明魔君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到底是哪根筋搭错了?

我忍不住了,打开电脑,进了前辈们的群里,找到正阳真君前辈私聊,吐槽了一番,正阳真君沉默了一阵,说:“丫头,你拥有的神族血脉,来自于‘返祖’,对吗?”

我点头道:“按照外婆的说法,是的。”

“所谓的返祖,就是在千百年的血脉传承之中,有个后代的血统无限接近祖先的血统。”正阳真君说,“丫头,那个光明魔君,很可能喝过你祖先的血。”

我顿时懵逼了。

所以我这是躺着都中枪了吗?

“这是好事啊,丫头。”正阳真君说。“神族的血可以赐予人天赋,同时,那位神族也能取走所赐予的天赋。一旦天赋被取走,哪怕他已经修成了神级高手,甚至是地仙,都会瞬间变成普通人。”

我再一次懵逼了。

“当然,如果本身就已经修炼到了某个等级,之后再喝了神族的血,神族拿走血之后,他不会变成普通人,只会修为跌落而已。”正阳真君说。

我忍不住又问:“可光明是魔君啊,魔物不是生来就拥有魔力吗?”

“丫头,魔物也分等级的,有天赋的魔物才能晋级,没有天赋的,一辈子都是最低等的地魔,成为上阶魔物的炮灰。”

我顿时头痛起来,这个祖先也是脑袋有病,神族和魔物向来不合,他给一个魔物血干什么?

“那……前辈。我要怎么才能取回天赋?”我问。

“这个就不知道了。”正阳真君摇了摇头,道,“这是神族的不传之秘,只有你们神族自己才知道。”

我更头疼了,现在神族都已经消亡干净,我找谁问去?

“丫头,不用问别人,问你自己。”正阳真君说,“你继承了神族的血脉,血脉之中自然会传承神族的记忆。”

我想起那首古老的曲子,那就是神族的记忆吗?

我冥思苦想了一个晚上,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清晨之时,我太累了,沉沉睡去,做了一个很久远的梦境。

梦中的世界硝烟漫天,一个女地魔跌跌撞撞地在山路中跑着。

山路崎岖,她跑得很艰难,还时不时地扶着硕大的肚子。

这个女地魔长得很美,长得和人类美女没有什么区别,但是脑袋上有一双牛角。

忽然。一支长箭破空而来,穿透了她的右脚,将她牢牢地钉在地上,她忍着剧痛,回过身去,紧紧抓住那支长箭,想要拔出来,但那箭钉得太牢,无论她怎么拔,都纹丝不动。

这时,一大群地魔追了上来,领头的是一个魔士,长着一颗狮子脑袋,身材十分高大,手中提着一柄大刀,脸上有一道巨大的伤疤,从额头穿过左眼,一直拉到嘴角,凶神恶煞,杀气腾腾。

那狮头怪哈哈笑道:“小贱人,我看你往哪里逃!你一个低贱的地魔,也配怀上魔将大人的孩子?我们奉夫人的命令,前来将你和这个小杂种清理掉。”

女人护着自己的肚子,说:“是夫人让我去侍奉魔将大人的啊。”

狮头怪冷笑道:“夫人只叫你去侍候大人,没让你怀孕。既然你怀上了,自然不能让你活着。”

他上前几步,举起了大刀,朝着女地魔的脑袋砍了下去。

脑袋应声而落,女地魔不甘心地睁大了眼睛,还死死地盯着自己的肚子,渴望着能见自己孩子最后一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