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2章 谁允许你动她的?/恐怖女主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家大小姐也跑了出来,阴阳怪气地道:“元女士,你真的忍心这么多人因你而死吗?你下半辈子难道不会有心魔吗?”

唐明黎冷冷地瞥了她一眼,似乎很不满。

“元女士,涉及这么多条人命,请您牺牲小我,成全大我吧。”

“是啊,元女士,你放心,我们会为你报仇的。”

“哼。说这么多干什么?她要是不愿意,直接把她绑了,扔到柳叶寺去!”

谭委员长很纠结,我能看得出来,他不愿意把我献出去,但另一边是数千万老百姓,他背不起这数千万条人命。

我也背不起。

我无奈地叹息道:“我明白了,诸位不必担心,我会自己去柳叶寺的。”

众人这才露出如释重负的神情,谭委员长满脸愁容地说:“君瑶……你……你真的要去牺牲吗?”

我苦笑了一声,说:“我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

徐咏逸上前来,抓住我的胳膊,说:“元女士,你可要想好啊,你这一去。凶多吉少。”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徐道长,谢谢你为我说话,能够交到你这个朋友,我也满足了。”

唐明黎侧过头,冷淡地看了我一眼,然后满脸沉怒地说:“华夏异人界的尊严,今天丧尽了。”

说完,拂袖而去。

林大小姐连忙追了上去,我望着他的背影,心中仿佛被什么酸涩的东西胀满。

然后,我说:“请大家让开一条路,我现在就去柳叶寺。”

徐咏逸上前道:“元女士,请让我和你一起去。”

“不行。”我摇头道,“你能为我说话,我已经很感激了,怎么能让你为了我去以身犯险?”

他沉声道:“那就让我送你到柳叶寺门口。”

李家那女人道,“不如我们都去送送元女士吧,谁知道元女士会不会半路走错了道儿呢。”

这就是赤裸裸地说我想要乘机逃跑了,徐咏逸愤怒地回过头,目光如刀,让她浑身颤抖了一下。

“李怡,你今天的言行,我记下了。”他一字一顿地说。

李怡脸色有些不好看,嘴角勾了勾,说:“元女士魅力真是大,这才来安林市几天呐,居然就把堂堂西华宗未来的宗主迷得五迷三道的。”

话还没说完,忽然啪地一声响,我一巴掌狠狠地打在了她的脸上。

她愣了一秒。随即大怒:“你居然敢打我!”

说完,她猛地拔出剑,朝着我一剑刺了过来,我双手一翻,捆鬼索飞出。将李怡一圈圈缠住,然后变成了一道木枷。

那木枷极大极重,她被枷住了之后根本站不住,被压得噗通一声跪倒在地,然后咚地一声。木枷的一头也掉到了地上,她挣扎了一下,根本无法挣脱。

她怒气冲冲地吼道:“元君瑶,你走着瞧,我们李家是不会放过你的!”

我冷哼一声,说:“我马上就要死了,还管你什么李家张家?当然是有怨报怨,有仇报仇。”

说完,我还不忘在她脸上狠狠打了两耳光,打落了她两颗牙齿,满嘴是血,脸也高高地肿了起来。

她愤怒至极,话都说不清了,还在不停地叫骂,周围的人都用看白痴的目光看着她。心中暗暗想,李家怎么派出这么个白痴出来?恐怕是故意的吧,让这么个白痴来煽风点火,让大家献上人当祭品,一旦以后被人诟病,可以将罪责全都推到李怡一个人身上,再将她赶出李家,李家就能超然事外了。

现在很多单位出了事让临时工背锅,不就是这个路数吗?

异人们一个接一个地从她身边走过,都对她露出怜悯和幸灾乐祸的目光。

我坐在车上,徐咏逸坐在我的身侧,时不时用痛苦的目光望着我,我觉得很无奈,如果他知道,自己对我的好感与关心,都是因为吃了我的血,不知道会不会像尹晟尧一样愤怒。

车子很快行驶到了柳叶寺前,我从车上下来,抬头看了看这座寺庙,自从伏魔联盟组成之后。里面的僧人全都被遣散了,现在空无一人,看起来非常寂静恐怖。

就在这时,庙门居然发出吱呀一声响,自己开了。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走了过去。

就在这个时候,徐咏逸伸手拉住了我,说:“元女士……”

话音未落,忽然一道劲风从庙门之内刮了出来,将他掀飞了出去。他大惊失色,在空中稳住身形,落在车顶上,愤恨地瞪着柳叶寺。

而我被一股强大的吸力抓住,猛地拉了进去。

在进去的瞬间。我便觉得眼前光线一暗,变成了那座诡异的魔殿,十个魔帅全都用阴冷刺骨的目光死死地盯着我。

我从地上爬起来,整理了一下衣服,看向上方的光明魔君。

今天的光明魔君已经不再是漆黑的雕像,而是正常的人类形象,他长得非常俊美,除了有一对竖瞳之外,和人类没有什么区别。

他一步一步朝我走来,脸上露出得意的神情。说:“元君瑶,我说过,你逃不出我的手心。”

我咬着牙,抬头看向他,说:“你不觉得自己很卑鄙吗?”

“卑鄙?”他冷笑一声,说,“别忘了,你是被你自己的同类献给我的祭品,要说卑鄙,谁能比得上你们人类呢?”

说得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他忽然凑了过来,我惊恐地后退了一步,他按住我的肩膀,说:“别动!”

我只得硬着头皮站在原地,他凑到我的脖子处,用力地吸了一口,露出迷醉的神情。

“元君瑶,太香甜了,你太香甜了。”他喃喃道,“我从来没有闻到过这么好闻的味道。”

说着。他居然伸出舌头,在我脖子上舔了一下。

我浑身发抖,迅速后退了两步,厌恶地擦去了脖子上的口水。

我的动作让他很不爽,微微眯起了眼睛,手凌空一抓,我飞了过去,摔倒在他的面前。

“跪下,吻我的鞋。”光明冷声道。

据说,在魔族之中。向高位者表示臣服,就是亲吻他的鞋子。

这是全身心无保留地将自己献给强者。

我抬起头,倔强地望着他,一动不动。

“放肆!”一个魔帅厉声道,手往下一按,一道力量便压着我低下了头颅,凑到了光明的鞋子前,“卑贱的人类,魔君大人让你亲吻他的鞋子,是给你最大的恩宠,你居然敢拒绝!该死!”

光明魔君眼底浮起一抹怒意,手一挥,那个魔帅便狠狠地砸在了墙壁上,将墙壁给撞下去了一个凹槽。

“谁允许你动她的?”他冷声道,“她是我的人,只有我能动她,其他人敢碰她一根毫毛,我要他的命!”

众魔帅噤若寒蝉,似乎对他十分惧怕。

这时,那个牛角怪走了出来,说:“魔君,您是伟大的魔族高手,是一方的帝王,怎么能迷恋一个人类女人?”

这个牛角怪似乎在十魔帅之中地位超然,别人不敢说的话,他都敢说。

光明魔君眼中的竖瞳缩了缩,目光变得森冷恐怖:“牛九,你居然敢违逆本座?”

牛角怪脸上出现一抹惊恐,骤然飞了起来,狠狠地砸在天花板上,又狠狠地落下来,砸在我的身边。

他本来想爬起来,却被光明魔君压在地上,令他动弹不得。

“都给本座听清楚。”光明魔君声音听起来很平淡,但更加让人恐惧和颤抖,“元君瑶是本座的东西,谁若是敢动她一下,本座就将他碎尸万段!”

众魔帅连忙低下头,不敢作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