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0章 残忍的唐明黎/恐怖女主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摇头,露出为难之色,道:“既然如此,我还是不说了吧。”

这时,谭委员长非常有眼色地说:“君瑶,如果这件事情关乎华夏异人界的安危,你还是说出来的好。”

我为难道:“委员长,不是我不想说,是我怕说出来大家不信。”

谭委员长义正辞严地说:“不管信不信,该说就应当说。君瑶,你尽管说,有我给你撑着,就算你说错了,也没人敢找你麻烦。”

我心中暗喜,面上却轻叹道:“我被那魔君抓去,说我太瘦了,吃起来没有嚼头,要把我喂胖一些再吃,所以才暂时没有吃我。而且他还喜欢活生生地吃掉食物,据说以前的那些‘食物’,被吃得只剩下脑袋,都还活着,还有意识。”

很多人都露出了恶心和愤怒的神色,骂了一句:“该死的魔族!”

我继续说:“那光明魔君还炫耀,说四百年前,有个李家的人,名叫李诚的,找到了他的魔殿。他故意安排了几样上古的宝物,引得那李诚破坏了阵法,拿走了宝物,才让他有机会出来抓捕活人灵魂,吸食之后恢复力量。”

李老太君的脸色已经彻底变了,她身后一个人高声道:“放肆!我们李家祖先,也是你可以诋毁的吗?”

我这番话,可以说是杀人诛心的,光明魔君的封印是被李家人所破坏,那李家就是华夏的罪人,就算上面不追究他们的责任,他们也没办法在华夏立足了。

这也就算了,一个大家族,去海外也能够发展,但可怕的是,我还说了,李家当年从光明魔君手中得到了好几样上古宝贝。

财帛动人心。

知道李家有这些宝物,不知道多少人心中有了小心思,千方百计地想要整垮李家,从李家手中拿到宝物。

李老太君也沉着脸说:“区区一个魔族的话,怎么能信?”

我皱眉道:“虽说是魔族,但也是堂堂魔君,应该不至于来诬陷一个修道家族,何况,他在我面前诬陷有什么意义呢?反正我迟早是要死在他手中的。”

“你!”李家众人满脸怒容。李老太君抬手制止众人,冷声道:“元姑娘,光明魔君真的说过这些话?”

她身后立刻有人道:“反正光明魔君现在已经死了,什么话不就是由着你胡说?”

“你这么做,是挟私报复!”

我有些无奈。说:“既然大家不信,我也无话可说,就当我没有说过吧。”

李家人还想说什么,被谭委员长打断:“好了,好了。此事到此为止,那都是四百年前的事情了,现在也无法调查,今后谁都不许再提起。”

他这话虽然看着公正,其实也偏帮着我的,他的情,我领了。

李家人冷哼了一声,看向我的眼神充满了怨毒。

我转过身,嘴角却勾起了一抹冰冷的笑容,从今往后,李家恐怕是没有一天安宁日子了。

徐咏逸身受重伤,虽然吃了我给的丹药之后,恢复了一些,却还需要静养,我在特殊部门的人护送下。回到了酒店,收拾东西,准备回山城市。

第二天一早,我刚刚醒来,门外便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我有些不快,慢条斯理地起床洗漱,外面的等急了,一脚将门踹飞,涌进来一大群人。

我打了个哈欠,说:“你们想干什么?”

这一群保镖整齐地分开,站立在两侧,身穿皮衣的林大小姐走了进来,脸色阴沉,目光阴森如刀。死死地盯着我,似乎要将我千刀万剐。

“原来是林大小姐,这么早啊,来请我吃早饭吗?”我笑道。

她一挥鞭子,将我旁边的玻璃圆桌给打了个粉碎。我说:“这个你要赔才行。”

林大小姐咬着牙说:“元君瑶,你说过,你不会再见唐明黎。”

“我是说过。”我耸了耸肩,“当时我还是迫不得已,而且还在与魔族战斗,你不会认为我这都算是在勾引他吧?”

林大小姐冷笑道:“用同生共死的战斗来和他培养感情,元君瑶,你还真是有心机。”

我顿时无语,是他以前一直用这个办法来和我培养感情好不好?

我上下打量她:“林大小姐,你是不是对自己很自卑?”

林大小姐大怒:“混账!”她再次一甩鞭子,将旁边的立柜也打了个粉碎,“我乃林家堂堂大小姐,会嫉妒你一个绿茶婊白莲花?”

我微微皱起眉头,盯着她的脸看了半晌,她怒道:“你看什么看?”

我不解地说:“唐老爷子到底看中你什么,选了你做唐家未来的当家主母?”

林大小姐大怒,一鞭子朝我甩了过来,我抬起手,那鞭子缠在了我的手腕上,我用力一拉,她立刻随着鞭子飞了起来。

保镖们大惊,全都冲了上来,抱住林大小姐,又将我团团围住,目光不善。

我冷笑道:“连打个情敌,都要保镖帮忙,你还真是给林家长脸!”

林大小姐被我一激,立刻大叫道:“都给我散开,这是我和她的事情!”

她愤恨地盯着我,手腕一动,一把短匕出现在手中。

我心中一震,那短匕居然是一件厉害的法器,我立刻召唤出了吞魂剑,目光也变得森冷。

就在这时,一声厉喝传来:“住手!”

林大小姐的动作一顿,回头对大步而来的唐明黎装起了可怜:“明黎,你来救我了吗?”

我翻了个白眼,转过身去,他看了我一眼,脸色又阴沉了几分。一把推开林大小姐,冷声道:“滚出去。”

林大小姐吸了吸鼻子,露出楚楚可怜的神情,说:“明黎,你。你就为了这么个女人凶我?你忘了,我是你的未婚妻啊。”

唐明黎声音冷硬:“你不是。”

林大小姐更加急了:“谁说我不是,我就是!”

唐明黎忽然露出了一丝冷笑,说:“林信儿,你以为你真是林家的大小姐?”

林信儿道:“我不是谁是?”

唐明黎眸中透出一丝残忍:“不。你错了,林允儿才是林家真正的大小姐,我爷爷想让我娶的,也是她。”

林信儿大惊,愣了一会儿。随即哈哈大笑:“明黎,你开什么玩笑,林允儿不过是我爸在外面和一个野女人生的女儿,凭她,也配来跟我争大小姐之位。”

唐明黎缓缓走到她的面前。阴测测地说:“看来你真的是个蠢货,一直都被蒙在鼓里。林允儿才是真正的林家大小姐,而你才是那个野女人生的孩子。当年你们俩几乎同时出生,因为林允儿有着绝顶的天赋,林家害怕她被对手暗杀。故意将你们俩调了包。”

林信儿呆愣在当场,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尖叫道:“不可能,爷爷、爸爸和妈妈都很宠我,特别是我妈妈,她特别特别宠爱我,我要什么她都会满足我。”

唐明黎淡淡道:“是啊,她什么都满足你,哪怕你要杀人,都由着你,就是不教给你真本事,连为人处世的基本道理都不教你,让你整日里无法无天地胡来,这是宠爱你吗?这是在宠坏你,你变得越刁蛮任性,越愚蠢,她越高兴。”

林信儿的脸色彻底白了,她浑身颤抖如筛糠,好半天才痛苦地抱着脑袋,大叫道:“我不信,我不信,唐明黎,你一定是骗我的!”

说罢,她疯了一样跑了出去,那些保镖也全都跟了出去,一时间,房间里只剩下了我们俩人。

他冷冷地望着我,说:“你打算就这么背对着我说话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