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4章 她不爱我/恐怖女主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黄卢子语重心长地说:“元君瑶这丫头天赋很高,将来飞升成仙绝对不是问题,能够找到一个陪自己飞升仙界的道侣很难,小子,你要珍惜啊。”

尹晟尧眼中浮起一抹苦涩:“师父,她……并不爱我。”

“现在不爱,以后不一定就不爱啊,男人就是要脸皮厚才有饭吃。放心,我会帮你制造机会,你也要努力啊。”

尹晟尧沉默了一阵,说:“我试试吧。”

“这才对。”黄卢子说,“小子,加油!”

关掉了聊天,他将手机还给我,迟疑了一下。说:“元君瑶,我做事向来公平,蝠王是你所杀,我会分两成的灵石给你。”

我奇怪地看向他:“那可是灵石。你舍得给我这么多?”

尹晟尧严肃地说:“蝠王实力强大,如果不是你和师父,我早就成了它口中的食粮,根本没有机会站在这里跟你说话,你说你不愿意欠别人人情,我也一样。”

“既然如此,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我说,有便宜不占,那不是王八蛋吗?

尹晟尧眼底闪过一抹心机的光,似乎在思考计算着什么。

“不过,你别忘了,外面还有一个上校。”我说。“他不死,我们是分不到灵石的。”我挑了挑眉毛,说。

尹晟尧眼中涌动着残忍,说:“现在,咱们就去找找这个上校,去讨回我的尊严。”

而此时。矿井之上,几个华夏工人被押了上来。

那些华夏工人战战兢兢地看向矿井,全都露出惊恐的神色。

几天之前,上校逼着他们下去开采矿石,下面不仅有毒气,还有很恐怖的怪物,老王老李他们刚下去没多久,就被几个恐怖怪物袭击,当场给咬断了脖子。

这几天上校没有逼他们下矿井,他们还以为逃过一命,没想到今天上校又朝他们下手了。

上校冷冰冰地说:“这些怪物大多是晚上才出来活动,现在是正午,用你们华夏人的话来说,就是一天之中阳气最盛之时,怪物不会出来。工期已经拖了很久,现在不能再拖,你们今天必须下井。”

“上次怪物就是白天攻击我们的!”有个工人惊恐地喊道,“我们千万不能下去,下去就是个死啊!”

话还没有说完,上校冰冷刺骨的眼神忽然看向他,他颤抖了一下,低下了脑袋。不敢与他对视。

上校缓缓来到他的,问:“你的名字叫什么?”

工人低着头不敢说话,上校的声音一沉,道:“不要让我问第二次!”

工人战战兢兢地说:“我,我叫张曹贵。”

“张曹贵,你们华夏人的名字真是拗口。”他按住张曹贵的肩膀,说,“你们觉得怪物很可怕?”

张曹贵点了点头,上校冷笑了一声。说:“那是因为,你们没有见识过,我有多么恐怖。”

说完,他手中弥漫起黑色的能量,开始迅速腐蚀张曹贵的肩膀,很快就腐蚀得露出了森森白骨。

“啊!”黑暗能量腐蚀得太快。张曹贵还没反应过来,他低下头,看见自己肩上的伤,吓得失声大叫起来。

上校冷冷地操纵着黑色力量,开始一寸一寸的腐蚀他的血肉,他就这么活生生地被黑暗能量吞噬。这个过程很慢,他极其痛苦,在地上打滚,嘴里不停地喊疼。

其他人就这么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同胞一点一点地被腐蚀而死,全都露出不忍的神色,浑身颤抖,不敢再看。

张曹贵死了,脸上的表情扭曲而狰狞,可见死前受了多大的痛苦。

上校走上前去,朝着尸体狠狠踢了一脚,将他的骨头踢碎,然后冷冷地环视四周,说:“现在你们知道我的手段了,如果你们不下去,这就是你们的下场。”

华夏工人们没有办法,只得戴上防毒面具,小心翼翼地凑到矿井边。

升降机已经修好了,十个身强力壮的工人被手拿枪械的士兵逼迫着走了上去。

他们面如死灰。脸上是浓浓的绝望。

升降机往下滑落,下得越深,他们越恐惧,死死地拿着铁锨之类的工具,似乎这样比较有安全感。

“你,你们听到没有?”一个工人惊恐地喊道,“下面,下面有东西上来了!”

“老李,不要制造恐怖气氛!”另一个人呵斥,“我什么都没听见!”

“不对,我真的听见了!”他朝着洞穴更深处望去,忽然看见一个影子踩着崖壁飞快地跑了上来。

“怪物。有怪物啊!”他的精神崩溃了,拿着铁锨一阵疯砍,“我砍死你这个怪物,怪物!”

那人影不是别人,正是尹晟尧,他抓住老李的胳膊。朝着他的后脑勺就是一掌,将他给打晕了过去。

工人们头盔上都有灯,扫在尹晟尧和我的身上。

“尹先生?”一个工人大叫起来,满脸的震惊。

他们可是在远处亲眼看见尹晟尧被推进了矿井,就算下面没有怪物,他也不可能活啊。

“我们没做梦吧?”工人们又是激动。又是悲伤道,“尹先生,那个上校真是心狠手辣,这些天,我们死了超过二十个人。”

尹晟尧脸色一沉,拍了拍他们的肩膀,说:“放心,我回来了,不会再让你们受欺负。”

工人们老泪纵横。

“尹先生,您从下面上来,没有看见怪物吗?”有人忍不住问。

尹晟尧道:“我们在数天之前就已经毁掉了怪物的母巢,只是之前有些怪物飞了出来。留在这矿井下面,逃过了一劫,我们刚才上来时,已经将它们全部杀了个干净。”

工人们都用崇拜的目光看着他,此时此刻,在他们眼中。他就是神一般的存在。

“尹先生,那个上校很厉害,好像是个异能者。”有工人道,“您一定要小心啊。”

尹晟尧眼底闪过一抹恨意,召唤出一柄长剑,剑身上铸造着一条巨龙。

那巨龙惟妙惟肖。仿佛下一刻就要腾飞而起。

他抚摸着剑身,说:“正好,我这把穿云剑需要死灵来祭奠,今天,我一定会取下上校的人头。”

穿云剑?这可是一件了不得的法器!

看来,这把剑应该是药王谷的藏品,药王谷数百年的传承,果然不同凡响。

此时,上校正坐在藤椅上,警惕地望着矿井,很多士兵手中端着枪械,每一根神经都崩得死紧,一旦有怪物冲出来,准备随时动手。

上校却觉得有些不寻常。

往常只要工人们一下去,很快就能听见惨叫声,怪物们吃掉工人之后,也会争先恐后地往外飞,今天却十分的安静。

师出反常必有妖。

他冷声吩咐银发壮汉,说:“卢卡斯,小心警戒,准备战斗。”

“是。”卢卡斯答应一声,朝着手下的士兵比了个手势,士兵们迅速散开,将矿井包围了起来。手中的枪口也对准了井中。

忽然,一声剧烈的爆炸声传来,那厚达一尺的闸门,居然被炸出了一个大洞,一道黑影从里面飞了出来。

“开火!”卢卡斯大吼一声,子弹如同雨点一般打向那个人影,一轮火力之后,那黑影落在了地上,众人定睛一看,居然是一个怪物。

那个怪物浑身被打成了筛子,但身上并没有多少血液流出来。

它的致命伤是脖子上的剑伤,被扔上来的时候就已经死了。

上校脸色一沉。自言自语道:“他们居然还活着!”

话音未落,就看见一道人影骤然冲出,然后是几声破空之声,周围这一圈士兵全都闷哼了一声,倒在了地上。

他们,居然是被石头给打死的!

那人影化为一道光,朝着上校迎面刺了过来,上校脸色骤然,迅速跳起,双手之中出现了黑色的光团,朝着黑影扔了过去。

那剑光瞬间就劈散了黑暗能量,反手再次向他刺来。

“尹晟尧!”上校咬着牙。一字一顿地说,“你的命真大。”

尹晟尧嘴角勾起一抹阴森的笑容,说:“我应该感谢你,上校,要不是你将我推到井下去,我还没办法突破宗师。”

上校大惊。宗师是中国修习武术之人的等级,他曾经和一个宗师交过手,丹劲武者的实力很一般,但一旦突破宗师,实力就会呈几何增长。

宗师,其实力相当于六级异能者!

上校咬着牙,下面那么多怪物,他受了那么重的伤,居然还能活着晋级,上帝真是偏爱这个男人。

上校冷笑一声:“就算你突破了宗师又如何?我毕竟是六级中期,今天就让我看看,你们华夏的武者宗师,到底有多厉害吧。”

两人战在了一处,我则带着华夏的工人们从矿井之下跑了出来。

忽然,一连串的枪声响起,原来是卢卡斯又带了一队士兵追了上来,我脸色一沉,从乾坤葫芦里拿出了那只白笛。

这白笛,是我祖先的遗物,今天终于要再次在凡间大放异彩了。

我将它放到唇边,吹出了一个音。

音波如同海浪,朝着那些士兵扫了过去。

子弹就像打进了橡胶之中,被生生地凝固在了半空,然后被音波带着,全都反射了回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