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0章 君瑶,别离开我/恐怖女主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又对里面道:“华夏工人们,不要以为你们的国家会来救你们,我已经切断了矿山与外面一切的联系,她根本不可能通知华夏,她是在欺骗你们!”

格林带着尸体走之后,工人们全都席地坐了下来,他们这两天本来就没有吃什么东西,早就又饿又渴了,又听信了格林的话,都有些动摇了。

工头硬着头皮问我:“元女士,他,他说的都是真的吗?真的不会有人来救我们吗?”

我站起身,对着众人道:“他是切断了通讯,但我有特殊的方法可以联络外面,大家不必担心。不出一天,救援就会到了。”

工头是个很圆滑的人,连忙说:“元女士这么厉害,不过是联络国家这点小事,怎么可能做不到?我也就是帮工人们问问。问清楚了我就放心了。”

他去安抚工人们了,我看向地上的尹晟尧,他的脸色发黑,我给他把了把脉,脸色有些难看。

这药物十分凶狠霸道。要查出是什么毒就要一天,再配出相应的解毒药,至少再要一天,而尹晟尧连半天都坚持不了!

我焦急地抓了抓头发,问工人们:“你们谁有手机?打不通也没关系,只要是手机都行?”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说话,我急了:“没有手机,电脑也行啊。”

工头说:“元女士,他们在占领这里的时候,就已经把所有通讯设备都收走了。”

我更焦虑了,我的手机刚才摔坏了,现在连向黄卢子前辈问清心化毒丹的丹方都不行了。

怎么办?

元君瑶,冷静,你一定要冷静。

这毒药十分阴狠霸道,迅速侵蚀着尹晟尧的内脏和经脉,他最多只能支撑几个小时。

我必须在这之前找到解毒的办法!

我一遍遍分析这种毒药的毒性,脑子飞速运转,心中却暗暗惊讶,这药物绝对不是现代配置成的,里面含有好几种已经绝迹的灵植。

格林真是狠毒,他所用的肯定是古时候传下来的毒气弹,这摆明了就是要杀我们灭口啊。

我心力交瘁,加上灵气和神识耗损严重,不知不觉间居然趴在尹晟尧的身上睡着了。

朦朦胧胧的梦境之中,我仿佛又看到我那位神族祖先往我眉心点了一下的情景,只觉得头痛欲裂,猛然间醒了过来。

这一醒来,却看见两个工人正悄悄地从我身上拿走了白笛。

我一把抓住他的胳膊。高声道:“你干什么?”

他们吓了一跳,另一个工人掏出一颗珠子,猛地捏碎,一股黑气瞬间充满了整个房间,我立刻屏住呼吸。一个手刀打翻被我抓住的工人,又朝着另一个抓去。

那工人一边跑一边大喊:“元女士疯啦!她要杀人!她要把我们全都杀了!”

工人们原本就精神十分紧张,这一喊,工人们全都跳了起来,四散奔逃。一时间场面乱成一团,他乘机冲进了人群之中,意图借机逃走。

我脸色一沉,一个普通人,也想偷走我的白笛,我要是让你逃了,我岂不是白白修炼了这么久?

我双手一翻,捆鬼索从手心之中骤然飞出,准确无误地缠住了他的脖子,用力一拉,将他拖回到我的脚边,然后一脚踩了上去,将他的腕骨给踩了个粉碎性骨折。

他杀猪一般尖叫起来,我拿起白笛,看着面前惊慌四窜的工人们。吹响了一个高音。

“啊!”脑中仿佛炸开一般痛,工人们抱着脑袋蹲了下来,但这疼痛很短暂,他们总算是清醒了一点,我目光在他们身上扫过。沉声道:“工头!立刻清理人数!不能让任何一个人出意外。”

工头连忙点头,开始一个一个清点,最后松了一口气,说:“元女士,人都在,没人受伤,只有……”

他看了一眼我脚下的工人,我冷声说:“他意图偷我的笛子,想要背叛我们,投靠敌人。”

众人的目光全都聚集在他的身上,工头道:“陈祥,你,你真的做出了这种事情来?”

陈祥尖声说:“我也是为了大家啊,这个女人骗我们,她根本就没有办法通知外面!难道你们忘了,她还问我们借手机!这样的人能有什么办法?”

众人心中一惊,斗互相望了望,露出了怀疑的目光。

我冷哼一声,说:“这事关所有人的生死,也包括我自己,我怎么骗你们?在这种时候,你们不相信自己的同胞,反而相信一个外国人的话,简直可笑。你们以为,偷了我的白笛,悄悄跑去投靠格林,他就能饶你一命?天真,你能背叛我,就不能背叛他吗?他怎么可能会留下你这条贱命?”

陈祥脖子都急红了,说:“相信他至少还有一线希望,相信你不过是死路一条,我当然要赌一赌!”

我抬起头,看向所有的华夏工人,冷冷地说:“你们还有谁想赌一赌的?如果有,现在就走。从今以后你们的生死都与我无关,如果你们相信我,想要留下来,就不要耍花招,否则。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说罢,我用捆鬼索将陈祥死死捆住,还勒住了他的嘴,交给工头道:“我屋中还有一个,都捆起来,等回了国,交给特殊部门处理。”

工头看着那仿佛被卡车碾压过的手腕,吓得打了个寒战,点了点头,将人给带了下去。

安抚了这些工人。我又回到尹晟尧的身边,看着他越来越黑的脸庞,心一阵阵揪痛。

“晟尧,和我在一起,你总是会遇到种种危险。总是会受伤,我只会给你带来灾难。”我低声叹息,轻轻抚摸他的头发,“是我没用,连这么简单的毒……”

说到这里。我忽然愣住了,因为就在刚才这一瞬,我的脑中居然出现了解毒的办法和炼制清心化毒丹的丹方。

怎么回事?我的脑子里怎么会多出这么多的医学知识?还有浩如烟海般的丹方,甚至连仙丹的丹方都有!

我突然想起,在梦中之时。那位祖先用食指点了一下我的额头!

难不成,那些血脉里的记忆,因为这一点而苏醒了?

我心中满是惊喜,立刻拿出金针,开始给尹晟尧施针!

记忆之中有很多办法可以解开他身上的毒。根本不需要炼制清心化毒丹。

十八根金针扎了下去,随着金针抖动,从他的毛孔里溢出了黑色的液体,空气中弥漫着一股令人作呕的古怪药味。

毒性全都拔除了,我松了口气,开始一根根拔出金针,就在最后一根针离体之时,尹晟尧猛地睁开了眼睛。

“君瑶!”他紧紧抓住我的手,焦急地说,“我做了一个梦,梦到你不见了,我在一片漆黑的世界里到处找你,找了很久,我从来没有这么绝望,我……”

我打断了他,轻声说:“放心吧,那只是噩梦而已。”

“别离开我。”他将我抓得很紧,“君瑶,留下来吧。”

我皱起了眉头,说:“尹先生,我们说好了,不谈男女之情。”

他愣了一下,仿佛一下子醒悟了,缓缓地收回手,眼中满是落寞,淡淡道:“抱歉,把我刚才说的话都忘掉吧。”

我点头道:“那是你神志不清的时候说的话,我不会放在心上。”

他眼底闪过一抹怒意,但压了下去,道:“我的毒解了?”

我点了点头,说:“那个格林很阴毒,用的是几百年前的古代毒气弹,里面用了很多已经灭绝的灵植,有几种连克制它们毒性的解毒药也绝种了,他是下定了决心要毒死我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