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8章 空海之主/恐怖女主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做你的春秋大梦!”我大喝一声,手一抖,捆鬼索变成了金色的鞭子,朝着他的脑袋狠狠打了过去。

他阴笑道:“原来美人儿喜欢鞭打?有意思,我就来陪你好好玩玩。”

他双手一翻,青色的火焰熊地一下燃烧了起来,化为一条火龙。

他就像一个舞龙者,操纵着这条火龙围着我上蹿下跳,并不打算伤我,却是把我当猴耍着玩儿。

是可忍孰不可忍!

“玩火?”我轻声道,“我们就来比一比,看谁的火玩得更好。”

我步步后退,退到了角落之中,看起来就像是被他逼到角落似的,其实是我将他引过来。打算召唤出异火,将他和他的火龙全部吞噬。

就在我即将反击之时,忽然一道人影冲了进来,抓住那条火龙的龙头,用力一捏。龙头碎裂,火龙被打散,那人影又冲到了南越人的面前,一拳打在了他的脸上,打得他七窍流血。顿时就晕了过去。

我很无语,唐明黎,你是专门出来跟我抢怪抢经验的吧?

唐明黎侧过头来淡淡地看着我,说:“元君瑶,如何?我说过。这艘船上险象环生,一个不注意,你这头小绵羊,就要落入这些大灰狼的口中。”

我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谁说我是绵羊了?

我给气得嘴角抽搐,冲上去掐住了他的脖子,咬牙道:“你偷看我洗澡?”

他严肃地说:“没有。”

“没有你能知道我遇袭?”我恨声道。

唐明黎依旧一本正经地说:“我见他鬼鬼祟祟,知道他意图对你不轨,才跟了过来。至于你……”他嗤笑了一声,“你的身材也没有什么好看的。”

我眼角抽搐了两下,他忽然抓住我的手,将我压在墙壁上,盯着我却不说话。

良久,他忽然低下头,在我脖子上嗅了嗅,情不自禁地说:“你好香。”

我浑身打了个寒战,再次卡住他的脖子,将他推开,咬牙道:“唐家主,你说这船上有很多大灰狼盯上了我,其中不包括你吧?”

唐明黎猛然一怔,这才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在做什么,顿时露出难堪的神情,放开我。后退了几步,似乎对自己的失态有些懊恼,轻咳了两声,说:“刚才……你掐了我脖子,我才回动手。绝对没有别的意思。”

我别过脸,说:“唐家主如果没有什么事,可以离开了。”

唐明黎冷笑一声,说:“你别忘了,我刚才救了你。如果不是我,你早就被这个南越人糟蹋了,你就算不感激我,也没有必要恨我吧?”

我说:“唐家主误会了,我并没有恨你,只是……只是洗个澡都被人觊觎,心情不太好罢了。”

唐明黎似乎还想说什么,但顿了顿,迟疑了一下,转身走出了房门。

我换上衣服,用手表叫来了小樱,小樱看见地上满脸是血的人,吓了一跳。

我冷着脸说:“你们主管在哪里,我要跟他好好说道说道。”

小樱忙说:“元女士请稍等,我这就去叫主管过来。”

主管是个三十岁左右的美妇人。一头乌丝挽起来,束在脑后,身上穿着一条白色的长款旗袍,旗袍上面绣着雅致的兰花,有一种清新脱俗的气质。让人对她生不起气来。

但我不吃这一套,坐在沙发上,沉着一张脸,美妇人上来道:“元女士,您好,我叫金月芝,很抱歉,让您受惊了,您能跟我详细说说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我朝那地上的人一指,说:“这个人乘我洗澡的时候。偷偷钻进我的房间里,意图对我行不轨之事。如果不是唐家主仗义出手,恐怕我就已经……金主管,我想要问问你,这手册上不是写明白了吗,不管有没有私人恩怨,在船上都不允许互相下手,否则将被严肃处理。你们这规定到底管不管用?还有你们这房间的安保,到底是怎么做的?要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够摸进来,我的东西要是丢了。这算谁的?”

金月芝的脸色有些不好,她也是异人,还是精神力异能者,在这房间里看了看,便推测出了当时的情况,朝我露出了一张笑脸,说:“元女士,你放心,我们一定会严肃处理这个客人,也会对您的房间加强安保。您放心,我们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再发生。”

我双手抱胸,说:“那么你来说说,打算怎么处理他?”

金月芝道:“这个我无法做主,必须报告给我的上级。”

“你的上级是谁?”我问。

金月芝说:“我的上级是这艘游轮的总负责人。”

“很好,既然你解决不了,就让他来解决,带我去见他,我要他当面给我一个交代。”我坚定地说。

金月芝犹豫了片刻,见我十分坚持,便叹息一声,说:“元女士,您请稍等,让我先将此事报告给白大少。”

她去了没多久,便回转来,陪着笑脸说:“元女士,请您跟我来。”

两个保安进来,将地上的南越人拎小鸡一样拎起,然后跟着我们一起来到了游轮左侧一间房内。

进了这间屋子,我才知道什么叫奢侈。

这个房间非常大,完全是按照古中国的院子修的,里面不仅有全套的金丝楠木的家具,还有一座小院子,院子里还种了竹子和花草,看起来十分雅致。

我无语了。在游轮上弄出这样的一座庭院,让我几乎忘记自己是在船上,其中还有不少奇花异草,这也未免太奢侈了吧?

之前听说中东的有些豪富国王,极尽奢华之能事。居然想在沙漠里滑雪,就修建了一座巨大的温室,四周用玻璃笼罩起来,然后用超大型的空调控制温度,然后造雪,生生给弄出一座雪山来。

这空海组织的人,其奢侈度也不遑多让啊。

看来这位白大少在空海组织里地位很高嘛。

金月芝站在门口,恭敬地弯腰行礼:“大少,元女士和那位南越客人阮南靖已经带到。”

这时,从外面院子的竹林之中走出了一个人来,那人只有二十二三岁,比我大不了多少,面容年轻稚嫩,眼神却十分老成,被他目光一扫,便觉得浑身发冷,仿佛被蛇信子舔过一般。

这年轻男人长得很漂亮,不是英俊,而是漂亮,如果用古代的话来说,就是“状若美妇人”,像美女一样,皮肤白皙,不像是常年在海上做事,跟紫外线打交道的。反而像是常年蜗居在房子里的宅男。

但是,这个男人绝对不弱,我居然看不透他的,他的实力不会低于六级。

他的目光在我身上扫了一下便移开了,说:“什么事情,说说吧。”

我将前因后果简单地说了一遍,道:“白少,这件事,你们打算怎么处理?”

“这个简单。”白少在桌边坐下,也不看我们,自顾自地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说,“把他丢进海里去。”

他又顿了顿,补充道:“用锁灵铐把他铐起来再扔。”

金月芝愣了一下,往常遇到这种情况,都是直接扔下船了事,这些异人实力强大,一般不会死,也算是给他们留条活路,但若是戴上了锁灵铐,那他就跟个普通人没有什么区别了,把一个普通人扔进大海中央,那是要人家的命啊。

她忍不住偷偷看了我一眼,心中想,白少居然为了这点小事杀人,这女人也不过是个四品的修为而已,难道是因为白少因为别的事情心情不好,这个阮南靖正好撞到枪口上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