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9章 不知廉耻!/恐怖女主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虽然心中很疑惑,但金月芝不敢多说什么,点头道:“属下遵命,现在就去办。”

她朝那两个保镖使了个眼色,保镖立刻拿出了锁灵铐,铐在阮南靖的手腕上。

阮南靖忽然暴起,猛地召唤出一只火凤凰,朝着我们飞了过来,然后转身就往外跑。

金月芝吓了一跳,立刻挡在了白大少的面前,高声道:“阮南靖,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对我们大少出手!”

白大少依然悠哉悠哉地喝茶,仿佛这边发生的一切,都与他无关。

金月芝也不是等闲之辈,她一伸手。就抓住了那只火凤凰,手中忽然弥漫出一大摊清澈的水,将火凤凰包裹住,不到片刻,火焰便熄灭了。只留下一地的烟灰。

我心中暗暗惊讶,这个金月芝,居然是个五级巅峰的水系异能者,看来,我真的是这艘船上实力最低的人。

金月芝双手一伸,喷出数道水链,将逃到船舷上的阮南靖捆住,用力一拉,就将他给拖了回来,然后用高跟鞋踩在他的脑袋上。整个动作如行云流水一般,非常的漂亮帅气。

“大少,此人居然敢对您动手,简直就是罪大恶极,请大少示下。此人该如何处置?”

白大少冷冷道:“本想让他死得轻松一点,没想到他却不知感恩,月芝,给他吃下鱼醉散,把他给扔到下面的水牢去。”

“是。”金月芝答应一声,我轻声问:“鱼醉散?”

白少重新倒上一杯茶,说:“吃了鱼醉散,海鱼就会闻到他身上的气味,把他当成最美味的食物,争先恐后地来啃食他的身体,直到将他吃得千疮百孔,活活痛死。”

金月芝有些意外,从来没有见白大少对谁解释过什么,他今天居然这么有耐心?

她忍不住朝我看了一眼,偷偷上下打量,这个女人到底有什么魅力,连白大少都这么反常?

白大少道:“元女士对我的处置,可还满意?”

金月芝吓了一跳,心中暗暗道:白大少居然问她满不满意?大少爷不是向来我行我素,谁都不放在眼里吗?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啦?

我摸了摸下巴。说:“空海不愧是空海,公平公正,怪不得能成为海上的霸主,我心悦诚服。”

金月芝带着阮南靖离开了,白大少说:“元女士想要去看看他是怎么受罚的吗?”

“不必了。我不喜欢踢落水狗,免得被溅一身的泥点。”我说,“多谢白大少为我主持公道,我就不多打扰了,告辞。”

“且慢。”

我奇怪地回过头。说:“白大少还有什么事情吗?”

白大少淡淡地说:“你会吹笛子?”

我低头看了看腰间,之前我将白笛拿出,挂在腰上,是防着被这些高手看出我有乾坤袋,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啊,我可不敢随便露白。

“会一点点。”我说。

白大少说:“既然如此,就吹一首曲子我听听吧。”

我顿时愣住,白大少你没事吧,居然要我给你吹笛子?我又不是卖艺的。

白大少说:“今日有竹,有茶,有闲,却没有音乐,实在是扫兴,你若给我吹一首曲子,我便允许你在我这院子里摘一棵奇花异草。”

我朝院子里看了一眼。里面竟然有不少珍贵灵植,其中有一棵太阳果,果子长得像太阳,还能散发淡淡的亮光和热量,是能治疗寒毒、寒症的重要草药。

吹一首曲子。得一棵太阳果,不吃亏。

我说:“白大少,我的水平很一般,吹是可以吹,就是怕污了你的耳朵。”

他轻笑一声,道:“那我更要听听了,看看能差到什么地步。”

我眼皮子跳了跳,你还真是不客气啊。

我转身来到院中,立于竹林之内,拿起白笛。放到唇下吹出了一个音。

这笛子不仅仅能吹出杀人的曲子,也能吹出普通的曲子,我所吹奏的,是神族记忆中一首古老的歌曲,当年神族少女们在春日来临之时。就喜欢唱着这首曲子在山林之中踏青。

那时,神族人丁还很兴旺,又因为基因好,男的俊美女的漂亮,在山林之中嬉戏,是世间最美的景色。

吹起这首曲子,我仿佛也变成了当年的神族少女,自由自在,无忧无虑。

一曲终了,我睁开眼睛。一眼便看见屋内的白大少,他正默默地望着我,严重有些不可言说的复杂情绪。

不知为何,我的心猛烈地跳了一下,说:“白大少,我可以挑选灵植了吗?”

“当然可以。”他点了点头,说,“你选吧。”

“那我就要这棵太阳果。”说着,我就俯身去摘果子,白大少不知何时来到了我的身侧,按住了我的手。

在我们的肌肤碰触的刹那,我像是触电一般,连忙将手抽回来,惊讶地望着他。

“白大少舍不得吗?”我问。

白大少面色平淡地说:“一颗太阳果,我还不会舍不得。只是你这手,是执笛之手,不能做这种肮脏低贱的工作,还是交给下人去做吧。”

他拍了拍手,一位妙龄少女走了进来,白大少道:“把这太阳果摘下来,用最好的暖玉盒子装好,送到元女士的房间里去。”

少女低眉顺目地说:“遵命,大少爷。”

她拿着药铲,小心翼翼地挖开泥土,将整株太阳果都取了出来,我仔细看了一眼,那根须十分完整,没有一丝一毫的破损。

妙龄少女捧着太阳果退下了,我也开口告辞,转身的时候,头碰触到了一枝竹叶,我也没有在意,快步离开。

在我走了之后,白大少将那枝扫到我的竹叶摘下,放到了唇边,深深地吸了一口,露出迷醉的神情。

“真是……人间至香啊。”他喃喃地说。

不知为何,我居然打了个寒战。

怎么回事?又有人在背后议论我吗?

我走过长廊,居然又遇到了唐明黎。他双手抱胸,冷冷地望着我。

我从他身前走过,他淡淡地说:“元女士,听说白大少亲自给你主持公道了?”

我点头道:“确有此事。”

唐明黎似笑非笑地说:“白大少身份不凡,修为也顶尖,身为空海组织的继承人,他经常谁的面子都不给,连有位七级的异能者想要拜会他,都被他拒绝了,他居然愿意来处理你这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元君瑶,你的魅力真是大啊。”

我皱起眉头,这话也太酸了吧,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忽然觉得后脊背一阵发凉,他不会是再次对我产生了兴趣了吧?

我给他喝忘情川之水让他忘记我,没想到再次见面,他居然还是产生了那种感情。

我的血,威力真的这么大吗?

“怎么?心虚了,所以不说话?”他冷笑道,“怪不得你有恃无恐,原来是找到了更大的后台。”

我深深地吸了口气,说:“没错,我和白大少一起喝了茶,还为他吹了笛子,现在我已经和他是好朋友了,有他保护我,在这艘船上,谁敢动我?不需要你来操心,唐家主。”

唐明黎脸色一变,脸色涨得通红,咬牙切齿地说:“你,你居然给他吹笛?”

“对啊。”我疑惑地看着他,“有什么问题?白大少很满意,还称赞我技艺高超……”

“不知廉耻!”他怒喝一声,眼中满是怒火,眼珠子都差点从眼眶里给瞪出来,恶狠狠地看了我一眼,怒气冲冲地转身就走。

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我不就是和白大少交了个朋友,他居然气成这样?他这么快就有如此强烈的占有欲了?

等等,他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