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0章 陪我玩一把/恐怖女主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难道……吹笛……他是不是以为我和白大少一起干了什么不和谐的事情?

我的脸腾地一下就红了,气冲冲地说:“什么不知廉耻,我还说你心思龌龊呢!”

我气呼呼地回到了房间,发现桌上多了一只暖玉盒子,这玉石入手微暖,摸起来很舒服,而且是老玉,有数百年历史了,果然是极品啊。

这样的玉石,外面都是论克卖的,白大少居然拿来做盒子,真是奢侈。

我在心中对这个白大少生出了几分好感,为人豪爽,乐善好施,又公正不阿。这样的人执掌空海组织,也算是不错了,至少空海组织不会变成一个邪恶组织。

我本来以为第二天就举行拍卖会,结果接到临时通知,拍卖会将会推迟到三天之后。这三天客人们可以在游轮上尽情享受玩乐,一切游乐全部免费。

我有些奇怪,问小樱为什么拍卖会要推后,小樱说得很委婉,但我总结了一下,意思就是:我们爱什么时候举行就什么时候举行,不服憋着。

好吧,谁叫人家势力大,手中又有数不尽的宝贝呢?

何况,一切游乐都免费了。这里又有大把的美人,在这里多放纵几天,又有何不可?因此这一船的客人,并没有表现出半点的不满。

这三天我也不能一直闷在屋子里,反正白大少处理了阮南靖之后。震慑了宵小,应该也不会有人敢对我动手了,便想出去走走,到处看看。

这一看,才发现这艘游轮真的是大,而且还分了不同的区域,每个区域有不同的风格,有的是中国风,有的是日本风,有的是欧洲风,各种你所能想到的享乐,这里都有。

我来到一处欧式的建筑前,看了看地图,这里居然是赌场。

我走进其中,发现大厅里有着各种各样的赌具,什么十三点、老虎机之类的,应有尽有,只不过空空荡荡,根本就没有人。

我忍不住问一个荷官,说:“这里怎么没人?高手们都不喜欢赌博?”

那荷官恭敬地说:“女士。客人们都是有身份的人,都不愿意在大厅里玩儿,这些都是平民玩儿的,客人们都在楼上的包间里玩大的呢。”

我点了点头,随手递了一颗灵石给他做打赏。

这只是一块下品灵石。而且只有指甲盖那么大一颗,但他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捧着灵石的手都在发抖,说:“女,女士。这真的是给我的吗?”

空海组织手中应该有灵石,但都是珍贵的宝物,怎么轮都不可能轮到这些最底层的人,她能得到一小块,自然十分激动,周围的其他荷官都投来嫉妒的目光,恨不得立刻抢过来。

“这是你该得的。”我淡淡说了一声,转身走向了二楼,立刻有侍者迎了上来,脸上挂着谄媚的笑容,他已经看到了我刚才的作为,自然十二万分的热情,巴不得我也给他一块灵石。

“女士,您想玩什么呢?”那个侍者谄媚地问,我问。“那些高手们都在玩什么?”

侍者说:“这几个包厢都有人在玩了,都是几位决定高手自己开的局,您去参加不合适,这个包房比较适合您。”

他停在一间包房前,我抬头一看。包房上的铭牌,是一个花体的阿拉伯数字——4。

第四号包房,还真是不吉利,谁会选这么个包房?

侍者敲了敲门,里面道:“进来。”

侍者推开房门,那赌桌旁边已经坐了三个人,两男一女,这三人都是六级异能者,用眼睛斜了我一眼,并没有把我放在眼中。

其中一个红发绿眼的男人说:“老郑。你怎么带了个四品的人进来?她也配来和我们玩?”

另一个栗色头发的男人盯着我上下看了看,笑道:“这么美的女人,你们不要,我可就不客气了。”

说罢,他朝我招了招手。道:“美人儿,到我身边来,帮我看牌,今天我要是赢了钱,少不了你的好处。”

说着,又朝我眨了眨眼睛,说:“如果你能让我在床上满意,好处更多。”

我冷淡地看了他们一眼,忽然露出一道诡异的笑容,拿出一只玉瓶子。然后从里面倒出一颗丹药来,转手递给身侧的侍者。

那侍者见我没有打赏灵石,反而打赏丹药,有些失望,但仔细一看,眼睛顿时大亮。

这,这是三品的聚灵丹?

不仅仅是三品,还是上品丹药!

他眼睛有些发红,他在空海组织之中,只能算得上是外围的成员,每个月能分到的修炼资源很有限,一个季度才有几颗一品丹药供应,还是下品丹药,今天能够得到一颗三品丹,简直就是祖坟上冒青烟了。

“多谢女士。”他经过严格训练。姿态依旧优雅,但身体微微颤抖,可见他有多兴奋。

三个异能者都用震惊的目光看着我,我缓缓地走到他们面前,在空位上坐下,微笑道:“各位,不知道现在我有没有这个资格和你们玩一把?”

三人交换了一下眼色,他们见我出手阔绰,虽然也很眼红,心中却又生出了顾虑。

一个四品高级的修道者,居然随随便便用三品的丹药打赏侍者,这样的豪奢,绝对不是普通的散修,肯定有很硬的后台。

他们心中暗暗盘算着:如果我们一起阴她,她身后的势力会不会出手报复?

但这样的犹豫只不过片刻,他们都是一方豪强,如果畏畏缩缩,前怕狼后怕虎,怎么可能晋升到今天这样的实力?

“有意思。”那个栗色头发的男人笑道,“小美人,你年纪轻轻就带着这么多好东西出来玩儿,你家大人呢?”

“我是一个人来的。”我坦言道,“几位前辈,愿不愿意陪我玩儿这一把,给个准话。”

“玩。怎么不玩?”那个女人开口了,她是拉丁裔,身材火辣,有着一头漂亮的黑发,打着波浪卷,眼角全是风情,“小妹妹,我们可有言在先,是你自己要玩,就算连内衣都输了,也要愿赌服输,不要耍赖,让你家大人来找我们麻烦。”

我说:“这是当然,我像是输不起的人吗?”

“这就好。”三人再次交换了一下眼色,“那咱们就开始吧。”

“等等。”金发的男人说,“小姑娘,你身上有那么多赌资吗?”

我嘴角一勾,说:“怎么,看不起我?”

说罢,我从背包里拿出了十只玉瓶,里面全都是三品的丹药。

三人眼中放出精光,我的目光在他们脸上扫过,说:“三位前辈是不是也应该将赌资拿出来看看?这些筹码就算了吧,都是异人,用什么筹码,要赌,就赌灵植、丹药或者法器。”

三人沉默了片刻,那黑发美女首先拿出了一把弯刀,那弯刀的刀柄是一颗骷髅头,弯刀出窍之时,那骷髅头发出一声尖叫。

这是一件三品的法器!

我又看向另外两人,栗发男人迟疑了一下,拿出了一只十字架,那十字架是用水晶做成,上面雕刻了圣经铭文,浑身晕染着一层洁白的光晕。

这也是一件三品法器,光明属性的,正好可以用来对付鬼魂。

那红发男人也拿出了一件三品的法器,是一只号角,据说是希腊神话时期,一位山神所使用过的武器。

我眼中精光闪闪,这些法器我都很有兴趣,如果能够赢下,我就赚大了。

我一拍桌子,高声道:“各位前辈,请!”

此时,在白大少的房间里,墙壁上投射下一个巨大的屏幕,屏幕之中是赌场包房里的场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