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9章 姻缘簿/恐怖女主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蹲在那里看了很久,感觉像是过去好几年似的,他每一次的演练都让我获益良多,我学到了不少的排兵布阵的方法。

阵法这种东西,只要学会了最基础的一些规则,就能举一反三,生出许多的变化来,学得精了,还能自创许多阵法。

“好了,你已经看得够多了。”祖先开口道。

我抬起头,就像一个蒙童般望着他,我仍然看不清他的容貌,但他一定长得十分俊美,而且风度翩翩,气质高贵。

“你的天赋很高。”他说,“但贪多嚼不烂,把今日所学到的内容好好地消化一下吧,等下一次你再入梦。我再教你。”

说罢,他一挥手,我便猛地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还坐在悬崖底下,唐明黎仍然没有醒,但脸上的血痂已经开始剥落。

我又看了看手腕上的猫头。已经有点变淡了,不能把时间浪费在这里。

我拿出手机看了看直播间,还是没有回音,我叹了口气,将唐明黎背在背上,将吞魂剑刺入崖壁之中,想要爬上去。

就在这时,我看到这深渊的更深处,亮起了一盏灯光。

我愣了一下,忍不住停下了脚步。

那边有人?还是藏着一只怪物?

我心中有些痒痒的,按道理说,我应该带着唐明黎马上出去,但心中却仿佛有一个声音在催促我,让我去那灯光处好好看看。

我的第六感很灵的,几乎没有出错的时候。

不如去看看吧,反正唐明黎的情况已经稳定了,说不定那是一个很大的机缘呢?

下定了决心,我背着唐明黎朝着那灯光亮起处走去。

悬崖深处,越往里走越黑,渐渐地伸手不见五指,我走了大概半个小时,忽然发现前面有一座房子。

那房子也是茅草屋,看起来很简陋,但是,里面有人。

“哟,今天吹什么风,我这个鸟不生蛋的地方,居然还有客人来。”屋子里传来一个苍老却略有些调皮的声音,我连忙说:“前辈,我们是意外跌落悬崖的,见这边有光才来看看,无意间打扰前辈清修,请前辈见谅。”

“哈哈,不妨事,不妨事。”屋子里的老人笑道,“我这里许久都没有客人了,正好,你进来陪我唠唠。”

我歉意地说:“前辈,实在是抱歉,我时间不多了,还有急事要办。”

老人说:“你陪我唠唠,我给你指一条出去的近路。如何?”

我动心了,便小心翼翼地走了进去,看见一个穿着白衣,须发皆白的老头斜躺在屋子里的榻上,周围的书柜上密密麻麻,摆满了书。

“丫头。来,坐。”老人指了指对面的蒲团,我连忙坐下,他便跟我天南地北地聊了起来,问我凡间现在是什么年代,皇帝是哪个。太不太平。

我一一说了,他摸着胡须,说:“怪不得啊,人间可以随意离婚了,怪不得那么多女人名下有好几个丈夫。”

我一头雾水,老人在说啥?

老人见我一脸茫然,笑着指了指自己,说:“丫头,你知道我是谁吗?”

我恭敬地说:“还没请教前辈尊姓大名。”

“我的真名叫什么,我早就忘了。”老人说,“不过,他们都叫我月老。”

“原来前辈是……”我突然反应过来,惊道:“前,前辈,您,您是月,月老?”

“哈哈,你这丫头。连话都不会说了?”他抚着胡须笑道。

我还处于震惊中:“等,等会儿,您真的是那个主管姻缘的月老?”

“如假包换。”他点头道。

我惊得说不出话来,如在梦中。

“可,可是您不是在仙界吗?”我说。

他道:“我本是仙界人,只不过多年前犯了点小错。被罚到此处,算算时间,再过两百年,我就能回去了。”

我好半天没能说出话来,有些不信,他见我不肯信。便笑道:“这样吧,丫头,我来看看你的姻缘,你叫什么名字?”

“元君瑶。”我说。

他的眼睛之中忽然亮起金色的光,仿佛有无数的文字一一闪过。

“找到了。”他哈哈一笑,一招手,一本书从书架上飞了出来,落在我的面前,书页翻开,我的名字赫然在上。

我忍不住往下看,当看到丈夫那一栏的名字时,我顿时愣住了。

这,这怎么可能!

我抬起头,看向对面的月老:“前辈,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我丈夫这一栏,有两个名字?”

那两个名字,赫然便是唐明黎和尹晟尧!

“难道……我会跟其中一个离婚,和另一个在一起?”我震惊地说。

月老道:“谁说的?”

我晕。这不是你刚才自己说的吗?

月老摸着胡子说:“我给你看了姻缘簿,已经是违反规定了,要是再告诉你是怎么回事,不就成了泄露天机了吗?不能说,不能说啊。”

我更无语了,看向唐明黎的目光变得复杂起来。

月老说:“好了,丫头,你该走了。”他手指一弹,一只萤火虫飞了出来,“你跟着这只萤火虫走,就能出去了。”

我定了定神,起身道谢,背着唐明黎大步而去,月老翻了翻写有我名字的书,说:“呵呵,原来如此,你这小丫头倒是艳福不浅嘛。”

我跟着那萤火虫往前走了两个小时,终于看到了一个山洞,我钻进洞中,里面十分狭窄,好不容易终于钻出来了,一看,顿时吓傻。

山洞外面,居然是一座地狱,这地狱之中,有着无数的巨大铁锅,铁锅之中有血红色的沸油,沸油之中,又煎炸着无数的灵魂!

油锅地狱!

那些魂魄在油锅里翻腾挣扎,却无法逃出生天,整个世界都充斥着凄厉的惨叫,一声高过一声,一声惨过一声,十分恐怖。

传说,卖淫嫖娼,拦路抢劫,欺善凌弱,拐骗妇女儿童,诬告诽谤,谋占他人财产,强占他人之妻室,死后打入油锅地狱。在此受滚油煎炸之苦楚。

这里,就是传说中的十八层地狱。

我还没反应过来,一群穿着盔甲的小鬼便围了上来,手中举起三叉戟,怒吼道:“什么人!”

完了。

我欲哭无泪,月老。你坑我!

很快,我就被那些小鬼给押到了判官殿上,这里与华夏古代的衙门很像,大堂两侧各站着一排鬼兵,手上拿着杀威棒,个个凶神恶煞。十分恐怖。

再看那公案后面,坐着一个身材魁梧的大汉,穿着古代的官服,头戴乌纱帽,下巴上长着浓密的络腮胡,眼睛如铜铃,恶狠狠地瞪着我们,高声道:“见了本官,为什么不跪?”

看来,这位官威极大的大汉,就是传说中的崔判官了。

我迟疑了一下,人在屋檐下,不能不低头,跪就跪吧,也不会少根汗毛。

我双腿一屈,跪了下来,就在我的膝盖磕到地面之时,忽然听见轰隆一声。崔判官的椅子,腿居然断了,重重地砸在地上,崔判官没注意,差点摔倒。

他目光诡异地看着我,让身边的幕僚去重新取一张椅子来。他坐上去,整理了一下衣冠,大声道:“大胆,快跪下!”

我再次跪下,这下倒好,椅子的两条腿都断了,崔判官这次没站稳,把屁股都差点摔开花。

他看我的眼神变得更加诡异了,幕僚上前道:“判官大人,她邪门得很,您还是小心着点。”

崔判官皱着眉头,说:“把她的生死簿找出来我看看。”

再次换了椅子,他正了正歪掉的乌纱帽,说:“好了好了,别跪了,你就站着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