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0章 崔判官/恐怖女主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说:“判官大人,我朋友受了伤,还请您开恩,让他坐坐椅子。”

崔判官有些不耐烦,看了看我,说:“来人,给他上个座。”

两个小鬼送了椅子上来,我将唐明黎轻轻放在椅子上,他脸上的血痂已经掉了大半,眼看着很快就要好了。

“大人,我查过了,这两人一个名叫元君瑶,一个名叫唐明黎,元君瑶本来有寿数三十六,唐明黎有寿数八十二。但两人现在都是修道者,以他们现在的修为,元君瑶的寿数为一百二十岁,唐明黎的寿数是一百八十岁。”

崔判官点了点头,脸色有些不好:“通幽兽不是死绝了吗?怎么又有修道者到阴曹地府里来?本官最厌烦这些修道者了。扰乱我们地府的秩序不说,还给我惹一大堆麻烦,害我被十殿阎罗骂个狗血淋头。”

他转头看向我,目光变得很不友善,我心中暗暗道:要糟!

果然。崔判官说:“元君瑶,唐明黎,你们的事情我已经知晓,你们身为凡间的修道者,不在凡间修炼,却来我们地府捣乱。按照规矩,将他们各打三十大板,然后赶回凡间去!”

崔判官虽然讨厌修道者,但我们进入地府之后,没有伤到任何鬼兵,罪也不重,何况将来若是有机缘,修道者有可能飞升成仙,那就不是他们能惹得起的了,未免将来给自己树一个实力强大地位尊贵的敌人,一般遇到修道者,只要不是犯下大罪,也不会往死里判。

但这地府里的板子可与人间的板子不同,人间的板子,打多少板对修道者来说都是毛毛雨,但地府的杀威棒,可是法器,三十板子下来,屁股开花是肯定的,最过分的是,女人挨打,是要脱了裤子打的,一想到我的身体就这么赤裸裸地展现在众鬼的面前,我的脸色就彻底变了。

我又不能说自己是来找人的,若是牵连到安毅就不好了。

我咬着牙。握紧了拳头,盘算着带着唐明黎闯出去,究竟有几分胜算。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在身后道:“她那三十大板,我来替她受。”

我回过头。看见唐明黎站起了身,他脸色发白,嘴唇乌青,脸上和手上还有没有完全剥落的血痂,声音也有些虚弱。

“明黎。你醒了?”我高兴地搀扶着他,“别逞强了,快,快坐下!”

他按住我的手,看了我一眼,眼中满是温柔之色,说:“放心,我能保护你。”

我又是心疼又是着急,怒气冲冲地说:“谁要你保护我,你伤成这样,再挨板子命都没了。”

他说:“这点伤算得了什么?再重的伤,我也经历过,不就是六十大板吗?我倒要看看,能不能把我给打死。”

“你别逞强了!”我拉住他,在他耳边低声说。“咱们找准机会,逃出去。”

唐明黎眼中闪过一抹精光,缓缓走上前去,崔判官说:“倒是个有情有义的男人,好。我就成全你,来呀,打他六十大板!”

鬼差们一拥而上,举起三叉戟准备将他按倒,而我也悄悄地拿出了白笛。准备动手。

就在这个时候,有人在门外大喊:“打不得!”

接着,一个穿着古代青色直裰的男人跑了进来,这男人看起来像个幕僚,长得清清秀秀。

崔判官一看到他,脸上就露出了几分笑容,起身拱了拱手,说:“杨先生,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

那幕僚快步来到他身侧,凑到他耳边。低声说了几句,我本想用神识探听,却又不敢轻易动手。

崔判官听完,脸色一变,惊道:“她真的是……”

“千真万确。”杨先生说。“幸好我来得及时,不然你就犯下大错了。”

崔判官闻言,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说:“多谢杨先生的救命之恩啊。”

“不必谢了。”杨先生摆了摆手,说:“人我可就带走了。”

“当然,当然。”崔判官连忙点头,那杨先生来到我们面前,拱手行了一礼,说:“元姑娘,唐少爷。两位请跟我来吧。”

唐明黎挡在我身前,警惕地说:“阁下是什么人?要带我们到什么地方去?”

杨先生说:“两位不要紧张,在下姓杨,名叫杨建,这次是受人所托,带二位去见一个人。”

“谁?”我急忙问。

杨建说:“元女士,这个人你一定很熟,他姓沈,名叫沈安毅。”

我的心顿时漏跳了一拍,急忙说:“我弟弟在哪里?快带我过去!”

杨建恭敬地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带着我们一路出了判官殿,往地狱更深处走去。

见我们走远了,崔判官才擦了擦额头,说:“好险,我要是真的打了她,我就完了。”

身边的幕僚凑过来,说:“大人,那女人是什么身份,竟然如此厉害?”

“她是……”崔判官说到一半停了,摆了摆手,道:“不可说,不可说啊。”

杨建带着我们一路走过来,我抬头一看,面前矗立着一座巍峨高大的城池,看上去十分庞大壮观。

那高大无比的城门上。赫然有一个巨大无比的鬼头雕塑,龟头有一张巨大的血盆大口,口中衔了一块牌匾,上面是三个大字:枉死城。

原来这就是枉死城,如同一座巨兽一般。张着大嘴,将枉死之人吞入其中。

“我弟弟在枉死城里?”我奇怪地问。

杨建点头道:“没错,沈……公子在城中等候多时了。”

城便边有全副武装的鬼兵看守,常有人进进出出,杨建说,枉死城里的居民们在白天时可以随意进入城门,但周围都是鬼见愁森林,还有一条河流,名叫黑云河,森林和大河都十分危险,却有一些好东西,城中的居民们出来寻找值钱的东西,上交给地府,等他们的寿数尽了,押去受审之时。可以抵消一部分的罪孽。

但是一到了晚上,就实行宵禁,任何人不得出城。

我很意外,原来地府也分白天晚上。

杨建哈哈笑道:“在人间时,鬼魂多是夜间活动,是因为白天阳气太重,这地府之中,白天阴气浓郁,到了晚上,阴气更是浓了好几倍。那鬼见愁森林和黑云河中的怪兽们,就会成群结队出来走动觅食,比白天时危险十倍百倍。”

我点了点头,朝那些拿着武器走进森林中的鬼魂看了一眼,地府这是把他们当廉价劳动力用呢。

不过,对于这些人来说,多抵消一点罪孽,就是少受些火烧油炸的刑法,倒是很划算。

杨建带着我们走到城门前,两个鬼兵挡在我们面前,高声道:“什么人?”

杨建拿出一块黑色的令牌,上面铸刻着一个“阎”字。

那两个鬼兵立刻变得恭敬,弯下腰,缓缓的退到一边,道:“大人,请。”

我心中默默道,这个杨建的身份很高啊。

这座枉死城与华夏古代的城市没有什么区别,到处人山人海,一片繁华的景象。

我有些奇怪,问道:“杨先生,这枉死城之中,有电视之类的东西吗?”

杨建笑道:“当然有,只不过一般不会摆出来罢了。这些年,活着的人流行给死人烧家用电器,电视机、电脑都很多,几乎家家户户都有。”

我嘴角抽搐了两下,说:“那地府里有电视节目吗?”

“当然没有,所以是摆设啊。”杨建哈哈笑道,“不过,前段时间倒是出了一件怪事。”

我心中一动,连忙问:“什么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