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4章 下定了决心/恐怖女主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唐明黎的双手开始长出新肉,脸色也渐渐变得红润了起来,他长长的睫毛抖动了一下,睁开眼睛看向我:“君瑶,你没事……太好了。”

“傻瓜。”我摸了摸他的头发,说,“你伤得很重,需要休息,好好地睡一觉吧,等你睡醒了。咱们就回山城市了。”

他露出一道浅浅的笑容,眼中满是温暖和柔软:“君瑶,你不会离开我的,对吗?”

“是的,我永远都不会离开你。”我俯下身,在他额头上印下一个轻轻的吻。

这个吻很轻,如蜻蜓点水一般,却让我鼓足了全部的勇气。

唐明黎眼中亮起璀璨的光芒,紧紧地抓着我的手,呢喃道:“君瑶,我终于得到你的心了。”

说完,他的力气仿佛用尽,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而站在我身后的沈安毅和杨建,却互望了一眼,都皱起了眉头。

“姐姐。”沈安毅开口道。“借一步说话。”

我满心的奇怪,让杨建帮我照顾好唐明黎,然后跟着他来到一边,沈安毅直直地望着我的眼睛,看得我浑身不自在。

“姐姐,他……就是你选中的男人?”沈安毅问,不知为何,我竟然觉得他的声音里带着几分愤怒和悲伤。

“是。”我点了点头,说,“以前我很自卑,不敢面对自己的感情,但是看到明黎为了救我,被怪物吞下肚子里的时候,我突然醒悟,我不想失去他,我是真的喜欢他的。”

沈安毅的目光中透出了几分悲伤,他默默地望着我,想要说什么,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良久,他才开口道:“你……已经下定决心了吗?”

“是的。”我郑重地说,忽然之间,我又想起了姻缘簿,上面的名字有两个,我不禁有些忐忑,我和明黎,将来会分开吗?

“姐姐?”他见我走神,喊了一声,我深吸了一口气,抛开了那些胡思乱想,眼神变得坚定:“我不知道以后会怎么样。但我确定现在是爱他的,这就够了。”

我在心中默默地说:至于以后,一切随缘吧。

“姐姐,这个男人有些不对劲。”沈安毅说,“他身上有一丝魔气。”

我平静地说:“这个事情我知道。放心,没事的。”

“但是,他身上似乎还有另一种气息。”沈安毅有些困惑地说,“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但这个人的来历很不简单。你要小心一些。”

我侧过脸去,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唐明黎,露出一道浅浅的笑容,说:“他不会伤害我的。”

沈安毅一脸的不满,说:“姐姐,你到底喜欢他什么啊?因为他长得好看吗?”

我轻声叹了口气,说:“当初你成了植物人,我被身无分文,走投无路的时候,是他帮了我。他是第一个没有对我露出厌恶之情的男人,这么久以来,他救我,关心我,爱护我,帮助我。这份情义,我不想辜负。”

“那我呢?”他情急之下,居然脱口而出,我惊恐地望着他,心中敲起了警钟。

“你是我弟弟啊!”我急忙说。“安毅,我一直当你是我的亲人,是我的亲弟弟。”

亲弟弟这三个字,我加了重音,那一瞬间。他的脸上露出了极度的绝望和悲伤。但只是短短一瞬,他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委屈地说:“姐姐,我只是害怕失去你。”

我揉了揉他的脑袋,说:“怎么会呢。你永远是我最疼爱的弟弟。”

沈安毅深深地望了我一眼,然后张开双手轻轻地抱了抱我,说:“我得把他带回去受审了,姐姐,再见。”

他拿出一条枷锁,将被砸得奄奄一息的血人给锁起来带走,这个血人活着的时候也是一方枭雄吧,死了之后,却成了血池中一个永不超生的孤魂。

这就是修道啊,能够最后飞升成仙的只是少数,更多人都会进入地府,轮回转世,一切成空。

我背起唐明黎,沿着黄泉路,一直走到尽头。那尽头处一片漆黑,只有一点光亮,我追向那光亮处,纵身一跃,径直跳了出去。

哗啦!

一声脆响,我破水而出,抹了一把脸,环视四周,发现自己漂浮在茫茫大海之上,只能看到一片湛蓝的天空,和一片深蓝的大海。

这里就是当时我们进入地府的地方,而那艘游轮……居然开走了?

不可能啊,他们大少爷没有回来,居然会直接开走?不想活了吗?

等安毅他们送白大少回来的时候,还是会从这里出来,那些狗奴才是想让他们的大少爷自己游回空海岛去吗?

而我那个时候并不知道,白大少爷此时正在地府之中,阴长生的洞府里,打开了一个暗格,暗格之中有一只盒子,这盒子不知是用什么制作而成,捧在手中寒冷刺骨。

这应该就是祖先留下的小册子里所提到的宝物了。

他心中默默地想,元君瑶一定还活着,只要我拿到了里面的东西,就能下去救她。

这悬崖之下,是传说中的孤独地狱,据说很多仙界的仙人被罚到此地,忍受几百年、上千年的孤独。

这种孤独,可不是普通的孤独,几百年几千年只有自己一人。在一个不见光的地方,哪里都不能去,这种孤独,能让人发疯。

君瑶一定还困在里面,我要去救她。

白宁清在心中默默地下定了决心,打开了盖子。

里面居然什么都没有!

怎么可能?难道在上千年的时间里,有人来到这里,把盒子里的东西拿走了?

不对,这里的东西没有人动过,难道……

他默默看向这只黑盒子。难道祖先所说的,阴长生前辈留下的宝物,就是这只盒子吗?

还没等他想明白,那盒子忽然亮起一道光,他眼前一花。等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站在了一片竹林之中。

他心中满是疑惑,环视四周,不知从何处来的风,卷起竹叶。在空中不停地飞舞。

沙沙。

他听到轻微的脚步声,骤然转身,看到一个人影朝着自己飞奔而来,手中提着一把长剑,如同一道风。

他心中大震,手一翻,召唤出自己的武器——一把折扇。

这把折扇是那位祖先所留下来的宝物,一件七品的法器,只有每一任的继承人,才能够拥有。

他十六岁被指定为继承人。就从父亲手中接过了这把折扇,将自己的手指咬破,滴了一滴血在折扇上,让折扇认主。

这么多年来,他用这把折扇,不知道杀了多少人,又灭了多少怪。

当!

一声脆响,对方的剑砍在折扇上,震得他手腕一阵阵发麻。

“阁下是何人?”他高声问,“为何和我动手?”

那人没有说话,但周身弥漫着一股强者的气质,再次挥剑朝他刺来。

他和对方战斗在了一处,渐渐地,他发现自己能从战斗之中学到很多东西,对方的剑招,对方的战斗技巧,甚至连对方的运气方式都能学到。

他浑身的肌肉都激动起来,全身心地投入到战斗之中。

“我知道你是谁了。”他一边战斗一边说,“你就是阴长生前辈,对吗?”

对方没有说话,他继续道:“确切地说,你是阴长生前辈留在盒子里的一道幻影,而那盒子就是一件法器,让后辈能够从中学到您的剑法。”

那道人影依然不发一言,却仿佛圣人一般,浑身熠熠发光。

我正打算从乾坤袋里拿出备好的充气艇,自己划回去,却看见一艘艘快艇从四面八方围了过来,顷刻间就将我们团团围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