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0章 家族大会/恐怖女主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唐明黎抓住我的手,说:“既然爷爷不愿意看到我们,我们就先告辞了。”

说罢,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包房,他朝我竖起了大拇指,笑道:“君瑶,你今天这一仗,打得真是漂亮。”

我笑道:“只要有实力,就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什么都没有。只能摇尾乞怜了。”

走到一半,我忽然顿了顿,问旁边一个白色旗袍少女:“你们的厨房在哪里?”

白衣少女道:“客人,我们这里有规定,任何客人都不能接近厨房重地。”

我说:“规矩都是人定的,我想见见你们老板。”

白衣少女坚定地说:“不行,我们老板不见任何人。”

我笑了笑,用神识一扫,就找到了厨房,大步走了过去,厨房门口站了两个壮汉,戴着墨镜,气势汹汹地看着我们。

“什么人?”他们大声道。

我说:“我想见见你们大厨。”

“我们大厨从来不见客。”壮汉道,“请回吧。”

我笑了笑,高声道:“贵店做的菜肴我不满意。自然要见你们大厨说道说道。”

我知道那大厨在厨房里面,能够听到我的声音,门前的壮汉冷哼一声,说:“女士,你再不走。我们可就不客气了。”

我继续大声道:“你们所做的菜肴,灵气太少,就比如那个红烧蹄髈吧,里面加了七七四十九种灵植,居然只有那么点灵气,灵植里的灵气全都在烹饪的过程中破坏了,就这样的厨艺,还敢自称大厨?”

壮汉怒道:“女士,你再胡说八道,诽谤我们大厨,今后就会上我们店的黑名单,你,以及和你有关的人,都不得在我们品味轩用餐!”

“还有那个白斩鸡,里面有一味萍水花吧?那萍水花用的还是十年份的,居然只剩下那么点灵气了,你们大厨是放到油锅里炸过了吧?萍水花居然用来炸,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我滔滔不绝地说了半天,那两个壮汉怒气冲冲地上来,想要将我们轰出去,就在这时,厨房的门开了,一个穿着白色围腰的男人走了出来,说:“是谁在品评我做的菜?”

看到那人,我愣了一下。原本以为大厨肯定是个中年大叔,没想到却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年轻人,长得还很俊美,穿着那么丑的围腰,戴着那么丑的厨师帽。居然都让我惊为天人。

唐明黎的脸色顿时就不好了,走过来站在我的身侧,揽住我的腰,我白了他一眼,没想到他这么爱吃醋。

我上前一步。说:“是我。”

他将我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饶有兴味地说:“女士贵姓?”

“免贵姓元。”我说,“阁下贵姓?”

“乔。”

我点头道:“乔老板,我想借你的厨房一用。”

“哦?”乔老板道,“难道元女士也会做菜?”

“略知一二。”我说。

乔老板笑道:“元女士,我这厨房可不是随便进的。”

“如果你让我借用,我就教你怎么处理萍水花,让萍水花的灵气一丝不泄。”

他眼睛一亮:“当真?”

“当然。”我斩钉截铁地点头。

乔老板呵呵轻笑两声,说:“元女士,不是我不相信你,可这萍水花,本来就很容易流失灵气,做成菜肴之后还能一丝不泄,恕我不信。”

“你不信没关系,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就知道了。”我自信地说。

乔老板来了兴趣:“元女士这么自信?”

“反正你又没有什么损失。”我摊了摊手,说。

乔老板沉默了片刻,侧到一边,说:“既然如此,你就进来吧。不过我丑话先说在前头,如果你骗了我,我自然有办法让你付出代价。”

我无所谓地笑了笑,走进了厨房,这厨房的确不错。厨具、食材之类应有尽有,我挑选出了一些食材,然后开始熬粥。

我将这些灵植一样一样地处理,然后依次放入锅中,和上好的粳米一起熬煮。很快,一股迷人的香气开始在厨房之中弥漫。

乔老板刚开始的时候根本没有把我放在眼里,但见我处理灵植,眼睛一亮,立刻认真起来。

等那迷人的味道一出来。连他都忍不住狠狠地吸了两口。

我弹出异火,用异火熬煮,一锅粥很快就熬好了,盛出来正好三碗。

我对乔老板说:“这一碗,麻烦你给六楼的第九号包厢送过去,不要说是我熬的,就说是你们额外附赠的,请他务必要喝了。”

那个包厢里的,正是唐老爷子,乔老板兴奋地说:“这个完全没有问题。我绝对能忽悠得他喝下去,不过你这手艺如此精湛,能不能……”

我笑了笑,说:“我做菜的手艺,和我炼丹的手艺差不多。都是不外传的。”

乔老板更兴奋了:“你……不,您还是个炼丹师?”

我笑而不语,他满心高兴,说:“那您答应的萍水花的烹饪方法……”

“答应你的事,我自然会做到。”我将方法教给了他。他恍然大悟,原来灵植居然也能用这种办法炮制,做出来的菜肴果然灵气浓郁。

他拿出了一张黑色的卡片,说:“元女士,这是我们品味轩的黑卡,每次来都可以打八折,请您笑纳。”

虽然我以后不会来了,但人家的好意,我得收下。

乔老板亲自把我们送到了门外,然后告诉我们,唐老爷子已经将那碗粥给喝了。

无论是品味轩的服务员还是客人,都露出了惊讶的神色,满脸的不敢置信。

他们心高气傲的老板居然会亲自送人出来?今天是刮的什么风,作的什么妖,太阳都从西边出来了。

上了劳斯莱斯。唐明黎问我:“那碗粥……”

“我给唐老爷子把了脉,他的身体有一些暗伤,因此我给他熬了一碗粥,粥里所使用的灵植,都是对他的暗伤有好处的,他吃了之后,会很舒服,今晚应该能睡上一个好觉。”

唐明黎眼中有几分感动,握住了我的手,说:“君瑶,难为你还愿意为他疗伤。”

我说:“他毕竟是你的爷爷,总不能不管吧。”

他叹息了一声,将我搂进了怀中,说:“像你这么优秀的女人,他居然会看不起你。没想到他越老越固执,越老越目光短浅了。”

我笑了笑,说:“他未必看不起我,恐怕是觉得自己从小培养起来的宝贝孙子,却为了一个女人多次忤逆他,让他很不高兴吧。”

他嗤笑了一声,说:“我早就不是可以任由他搓圆捏扁的傀儡了,他迟早要接受这个现实。”

说着,他捋着我的长发,说:“恐怕。明天爷爷就会召开家族大会,要免去我的家主之位。”

我抬起头看向他:“你打算怎么应对?”

唐明黎神秘莫测地笑了笑,说:“自然是以不变应万变。”

果然,第二天一早,唐老爷子就派了一个部下来通知他。今晚将召开家族大会,让他准时参加。

唐明黎根本不给面子,一挥手,就将那人给打飞了出去,那人一边吐血一边回去复命。又把唐老爷子气得个仰倒。

到了晚上,他带着我回到了唐家老宅,宅子里此时灯火通明,正堂之上早已经挤满了人,坐着的,都是家族之中德高望重的,站着的,都是家族里的一些重要人物。

谁都知道,老爷子今天是想要免去唐明黎的家主之位,这可是关系唐家存亡的大事,而老爷子想要立谁当新的家主,又是一件大事。

此时,一个少年站在唐老爷子身侧,大概十七岁,容貌和唐明黎有几分想象,只是眼神有些阴郁,其中带着几分与年龄不符的狠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