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1章 我才是唐家家主/恐怖女主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所有人都在猜测这个少年的来历,而一直觊觎家主之位的唐明勤,本以为唐明黎被扳倒,家主一定是他,没想到却从天而降一个少年来,让他非常不爽。

他目光中透着几分怨毒,狠狠地瞪着那少年。

那少年似乎感觉到了,缓缓地侧过头来,瞥了他一眼,眼中满是不屑。仿佛唐明勤根本不入他的法眼。

唐明勤被那个眼神气得浑身发抖,站在他身侧的美女按住了他的肩膀,低声说:“勤少,稍安勿躁。”

唐明勤最信任这个女人,握住她的手,说:“放心,我不会做傻事。”

就在这时,唐明黎牵着我的手,缓缓地走了进来。

他的目光在众人脸上扫过,众人都不敢与他对视,他勾了勾嘴角,抬头直视坐在上首的唐老爷子。

唐老爷子沉着脸,说:“明黎,我再问你一遍,你真的要为了这个女人。反叛唐家吗?”

唐明黎眯起眼睛,说:“反叛唐家?我什么时候说要反叛了?”

唐老爷子冷哼一声,说:“我是不会同意这个女人进门的,你要是执意要跟他在一起,就离开唐家!我们另选家主!如果你舍不得唐家。就跟这个女人分手!我就当这件事没有发生过!”

唐明黎忍不住笑了,唐老爷子更怒:“你笑什么?”

唐明黎说:“爷爷,你弄错了一件事。”

“什么?”唐老爷子皱眉,唐明黎道:“我现在才是唐家的家主,按照家规,只有我才能召集家族大会。”

唐老爷子大怒,骤然站起,怒喝道:“你放肆!”

唐明黎道:“爷爷,你越俎代庖,违反家规召集家族大会,我是有权力处罚你的。”

唐老爷子怒极反笑:“你想要怎么处罚我?”

唐明黎缓缓走上正堂,我跟在他的后面,唐老爷子愤怒地指着我,说:“你给我滚出去,你有什么资格站在这里?”

我嗤笑一声,说:“就凭我是三级炼丹师,能炼出四品的丹药,连五品都可以挑战,我为什么不能站在这里?”

众人闻言,都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他能炼出四品丹药?”

“不可能吧?四品丹药哪里是随随便便就能够炼出来的?”

“但她有个地仙师父啊。”

“她还说自己能炼五品丹药?骗人的吧?”

“假如她真能炼制五品丹药……那她做咱们的主母,似乎也没有什么关系吧?比林家大小姐好。”

这个闲言碎语飘进了唐老爷子的耳朵,唐老爷子脸上的怒意更盛,高声道:“唐明黎,你就任由这个女人对我出言不逊?”

唐明黎淡定地说:“君瑶说的是实话。”

“你!”唐老爷子愤怒地指着他,说。“你这个忤逆的不孝子!你反叛唐家,忤逆长辈,根本没有资格做唐家的家主,我今天就要罢免你,将你赶出唐家!让明辉做新的家主!”

我看向那个少年。他也在打量我,眼中是鄙夷和不屑。

这个少年,城府很深呐,不过嘛,他或许天赋很好。但修为也不过才化劲初期,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一切的阴谋诡计,都不过是一场笑话罢了。

我笑了笑,移开了眼睛。

唐明黎看向那少年:“哦,这位我记得是叫李明辉吧,他根本就不是我们唐家人,有什么资格代替我成为家主?”

唐老爷子冷声说:“他的父亲是我的儿子,只可惜,那孩子命薄,去得早,我已经让明辉认祖归宗了,他现在是唐明辉。”

唐明黎冷笑道:“一个私生子的儿子?”

“放肆!”唐老爷子高声道,“只要我承认,这里就没有什么私生子!”

唐明黎露出一道邪肆的笑容。说:“爷爷,他不过是个十七岁的孩子,唐家,有谁会服他?”

唐老爷子冷声道:“在他成年之前,我会暂代家主一职。”

唐明黎失望地摇了摇头。说:“爷爷,看来君瑶说的没有错,你并不是接受不了她,你只是接受不了我不受你控制罢了。”

唐老爷子哼了一声,不再跟他废话。环视四周,说:“按照规矩,罢黜家主,应该由族老会的人投票,几位族老都在这里了。大家投票吧。”

族老们互相望了望,都有些迟疑,唐老爷子沉声道:“怎么,你们不把我的话当一回事了吗?”

族老们犹豫了一下,正要说话。唐明黎忽然开口道:“各位族老,我必须提醒你们一件事,我已经是宗师了,咱们唐家老一辈中,宗师也只有五位,大宗师也只有一位,神级的老祖多年都不曾出世,而我还年轻,将来突破大宗师,突破神级。都不在话下,你们确定要罢黜我,让一个前途未卜的少年来接替吗?”

这话一出口,族老们更加犹豫了,唐老爷子道:“明辉的天赋是神级。只要我们给他足够的资源,他一定能突破神级。”

这时,我开口了:“有我的丹药支持,明黎很快就能够再次晋级,你这个小傀儡。有什么?要知道,很多珍贵的丹药,可是有价无市的。”

我顿了顿,说:“何况,他只是有神级的天赋,将来能不能成为神级还不知道呢,你们将宝压在他身上,到底值不值得?各位族老都是聪明人,好好想想吧。”

唐老爷子笑容冰冷:“你不要在这里危言耸听,任你说出花来,今天也要罢免唐明黎的家主之位!”

他这么自信,是因为这些族老都是他提携的,自然是他的人,绝对不会背叛他。

族老们互相望了一眼,其中一个忽然站了起来。朝唐老爷子拱了拱手,说:“大哥,抱歉,我不赞成罢黜唐明黎的家主之位。”

“你,你说什么?”唐老爷子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老五,你忘了,当年我是怎么对你的吗?”

“大哥对我有恩,我记在心中,但今天的事情,关系着家族的兴衰,我不能为了私利,置公义而不顾。”他正义凛然地说,“唐明黎担任唐家家主的这些日子,他的所作所为。大家都看在眼中,如果他不能做唐家主,这世上就再没有能做唐家主的人了!”

这时,另一个族老也站起了身,义正辞严地说:“昊笠啊,明黎才做了几天的家主,在位期间也没有做错什么事情,你要将他罢黜,于理不合啊。”

唐老爷子的脸色又沉了一分。

话音未落,又一个族老说:“老大。我看这个姑娘也不错,还是个炼丹师,嫁进咱们唐家,也不算是辱没了我们唐家的门楣,你又何必一定要反对呢。”

“是啊。难得明黎他自己喜欢,现在的年轻人啊,和我们那个时候已经不一样啦,新华夏都建立这么多年了,现在不流行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了,讲究自由恋爱。”一个老婆婆说,“老大,我看他们俩情投意合,男才女貌的,也不错,说不定没两年你就能抱曾孙子了。”

“老大,当年你把进儿逼走了,现在你又要逼走明黎吗?”

唐老爷子脸色越来越难看,最后狠狠一拍椅子扶手,骤然站起,喝问道:“唐明黎这是给你们吃了什么丹药,让你们这么替他说话?我今天就把话撂在这里,只要我唐昊笠活着一天,这个女人就别想进我们唐家的门!”

“唉。”那个老婆婆摇头道,“老大,既然你执迷不悟,我只能站在明黎这一边了,我投反对!”

“老大,对不起,我也投反对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