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4章 中医国手秦至真/恐怖女主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偌大的宝库之中,居然只有零零散散的十几天宝物,大都是些武器,最高等级是七品,最低等级只有四品。

“这……”我有些不敢相信,这么大一个唐家,居然只有这么点家底?怎么可能?

“君瑶,看到了吗,我们唐家,已经是风雨飘摇了。”唐明黎道,“这么多年来,我们唐家,为了守护华夏,出人出力,家底渐渐耗光,老一辈的高手们都蜗居在老宅之内闭关修炼,只求能够突破更高等级,得到更长的寿命。没有到家族生死存亡之时,是不会出手的,而新一辈的后辈之中,有高天赋的人不多。”

我恍然大悟,点了点头,道:“怪不得你要把唐明辉留下来。”

唐明黎眼中似乎有些我看不懂的东西。说:“我不知道还能在唐家多久,唐家毕竟对我有养育之恩,我能够给他们留下一些东西,就多留一些吧。”

他的眼神让我有些害怕,他忽然觉得衣服一紧,回过头来看着我。发现我整扯着他的衣摆,笑道:“怎么了?”

我犹豫了一下,开口道:“没什么,只是……你刚才的表情,就像是要去一个很远的地方,而我再也见不到你了。”

他笑呵呵地伸手,抱住了我,说:“放心,不管我去哪里,都绝对不会抛弃你的。”

我点了点头,靠在他的身上,却想起了姻缘簿,在现代社会,一女二夫是不可能的,我也接受不了这一点,而我的名下,却有两个丈夫。

我和明黎,难道最终走不到一起吗?

从第二天起,唐明黎就开始闭关,我在唐家老宅里,已经享受主母的待遇了,以前还用眼角斜我的仆人们,现在见了我,全都恭恭敬敬地弯下腰,喊一声:“元女士。”

我在屋子里修炼了两天,炼了几天的丹药,觉得有些百无聊赖,刚刚出门,便有一位老太太前来拜访。

这位老太太是唐家族老,也是当时在族老大会上支持唐明黎的人之一,她保养得不错,虽然杵着龙头拐杖,却自有一股气度,想来年轻的时候也是一位美人。

我跟下人打听过,这位老太太是嫁进唐家的媳妇,年轻时对唐家有大贡献。因此上上下下的人都很尊敬她,选她当了族老。

“元姑娘。”老太太在一阵寒暄之后,开口说,“我这次拜访,是有事相求。”

我客气地说:“老太太但说无妨。”

老太太道:“我是为了我那个不肖的外甥而来。”

外甥,她娘家人吗?

老太太说:“我娘家姓云。现任云家家主是我的亲哥哥,他一大把年纪了,老来得子,才有了我外甥那么个宝贝金疙瘩,自然是捧在手心里宠着,家里的什么资源都先紧着他来。那孩子也争气,小小年纪,就突破了五级。”

说到这里,她不由得叹了口气,说:“可不知道怎么的,那孩子半个月前忽然晕倒,至今未醒。我那哥哥找遍了首都的名医,也找不到医治的办法,甚至都找不到病根。”

我问:“听说首都市有三大名医,都是杏林高手,能生死人肉白骨,有没有请他们来看看?”

她的眼睛红了。说:“三位名医都出门云游去了,没在首都。”

我默默地想,真是倒霉。

老太太抹了抹眼睛:“最后,我们好不容易从药王谷里请来了一位名医,他说他也查不出病根,但知道有一种丹药应该有用。”

我听明白了,这是来求丹的。

“是什么丹药?”我问。

老太太说:“四品的引魂丹,据说吃下这种丹药,能祛除邪气,哪怕是昏睡几十年的植物人,都能醒来。”

对此我有些不赞同,说:“老太太,这可不一定。治病讲究的是对症下药,没有找到病根,随便用药,这是对病人不负责啊,要收吃坏了怎么办?”

老太太哽咽道:“我们也是没有办法了,小东儿身体越来越虚弱,眼看着快不行了,不管如何,我们也得试试。元姑娘,当年我怀着儿子,为了唐家,我帮着老祖打败了一位神级,但是我受了重伤,孩子没了,这辈子都不能生育,小东儿这孩子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我把他当亲生儿子看待,老身求求你了,求你救他一命啊。”

说着,她居然噗通一声跪了下来,我连忙搀扶住她,说:“老太太,你这不是折煞了我吗?”

我有些为难,这事儿不太好办,如果答应了她,那么唐家上上下下,都要来找我要丹药,我每天应付这些,哪还有时间炼丹修炼?

何况,我也不能让他们觉得我是个冤大头,丹药可以随意索取。

我考虑了一下,说:“老太太,有病还是要对症下药,这样吧,我去看看你那外甥,如果他真的可以吃引魂丹,我再想办法,看能不能找到丹方。”

老太太抹了抹眼泪,说:“好,好,只要元姑娘你肯帮我,我就心满意足了。”

老太太亲自安排了车。带我来到了云家大院。

云家离唐家并不远,两家也算是世交,老太太和她那早已经过世的丈夫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结的婚,两人婚后还算是和美,只可惜那位唐家的长辈命不好,过世得早。

云家也是明清的老院子,老太太将我领到正堂,一进门,就看见官帽椅上坐着一个老人,那老人从外表看也就六十多岁,穿着一件民国的青色长衫,身上带着一股浓郁的药香。

一位七十多岁。穿着华贵的男人正在央求那个老人:“秦医生,只要您能救治我的儿子,要我做什么都行。”

那老人捻着胡须说:“令公子这病症有些麻烦,我要斟酌斟酌……”话还没说完,他忽然抬起头,看到了我。

他皱起眉头,上下打量了我一遍,指着我说:“云家主,这个女人是谁?”

云家主也不认识我,就看向云老太太,云老太太说:“这是元君瑶元女士,她是一位三级的炼丹师,能够炼制四品丹药,我便带她来看看小东儿,看能不能炼出四品引魂丹来。”

那老人的目光一缩,霍然站起,冷声道:“原来你就是元君瑶。”

我奇怪地问:“阁下认识我?”

老人冷声道:“老夫叫秦至真。”

我恍然大悟:“原来你就是那位中医国手秦至真秦医生啊,久仰久仰。”

秦至真冷哼一声,说:“别在我面前套近乎,老夫不吃这一套。”说完,又对云家家主道:“你们既然请了她,就让她来治疗令公子的病吧,恕不奉陪。”

说罢,一挥手。带着他那两个小药童转身就走。

“等等,秦医生,你别走啊。”云家家主连忙追上来,“她不是我请来的,您不要误会啊。”

我笑了笑,说:“秦医生,听闻你医术十分高明,但这人品嘛……”

秦至真步子一顿,回过头望着我,眼神冰冷:“我秦某人人品如何,天下人自有公论,轮不到你来说三道四。”

我淡然一笑:“秦医生的人品若是好。又怎么会三番四次教出品行不佳的徒弟?这也就罢了,身为医生,当以病人为重,你却因为个人的恩怨情仇,置病人于不顾,违背医德。这样的人品,天下人,的确会有公论。”

秦至真眼睛微微眯起,说:“早就听说元女士伶牙俐齿,今天一见,果然如传说中所说,只可惜,在我看来,说出的话,和市井妇人没有什么不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