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4章 君瑶,你真漂亮/恐怖女主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泽叙二完全没有起疑,心中反而默默地想,我们神子换了肉身之后,这通身的气派一点没有折损,反而越来越高贵了。

忽然,他别在腰间的对讲机响了,他立刻拿起来,里面就传来了日国异能者的叫声:“这是陷阱,是陷阱,我们中计了!”

小泽叙二大惊。抬头看向唐明黎:“神子,我们……”

话音未落,唐明黎猛地出手,掐住了他的脖子,然后在后背的一个穴道用力一按,他顿时就软倒在地,昏死过去。

做完之后,他拍了拍手,仿佛手上有什么脏东西似的,然后拿起了对讲机,说:“都抓住了吗?”

那边传来华夏异能者的声音,说:“都抓住了,活的。”

“很好。”唐明黎嘴角上勾,这次日国吃了大亏,不仅神子死了,还折损了几个好手,他们若是想赎回这些人,得大大地出一次血。

“不好,又有敌袭!”对讲机里传来一声大吼,唐明黎脸色一沉。接着,里面就传来几声低沉的闷哼,然后便安静了下来。

一只手将落在地上的对讲机拿了起来,唐明黎能够听到他的呼吸声,沉声道:“阁下是什么人?”

“你知道我是谁。”熟悉的男声从里面传来。唐明黎脸色一黑:“白宁清?”

“难为你居然还记得我。”白宁清的声音清冷。

唐明黎道:“堂堂空海组织的大少,居然也会出手抢夺华夏的灵石。”

“你不知道吗?”白宁清嗤笑道,“我们的祖先,本来就是海盗出身,抢夺宝物这种事情,本就是我们的老本行。”

唐明黎脸色更黑了:“你到底想怎么样?”

“元君瑶呢?”他问。

唐明黎眼底浮起一抹怒意:“她现在是我的女人。”

“她把我丢在地府之中,自己逃走。”白宁清说,“我有一笔账,要跟她算。”

说完,他关掉了对讲机。

唐明黎脸色很难看,没想到他的计划,居然是为他人作嫁衣裳。

很快,谭委员长的电话打过来了,那边急得不得了,说:“唐家主,计划出了纰漏,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我们反被人劫了。”

“死人了吗?”他问。

谭委员长道:“对方没有下死手,那几个日国的异能者也在我们手中,只是一箱子灵石不见了踪影。”

“不用担心。”唐明黎说。“偷走灵石的人,会自己找上门来。”

我正在唐家院子里修炼,手中拿的是一块钟乳石,从山城市的溶洞里找来的,有上亿年了。里面所汇聚的天地之灵气非常浓厚,拳头大小那么一块,够我吸收好几天。

就在这时,敲门声响了起来,我打开门。见是唐明黎,笑道:“事情解决了吗?”

唐明黎笑了笑,没有回答,说:“君瑶,来,我让你见一个人。”

他一挥手,两个仆人押着秦妈走了进来,秦妈面无血色,身子微微发抖,一见了我。立刻噗通一声跪倒在我面前,说:“元女士,我错了,是我猪油蒙了心,不该去告密,求求你饶了我吧,我上有老下有小,最小的孙子才七个月,还要靠我照顾呐。”

我皱起眉头,看向唐明黎,他说:“她向你行贿,被你拒绝之后,无意间看到尹晟尧进了你的休息间,自以为抓到了把柄,旁敲侧击地向我告密,这种挑拨主人关系,挖主人家墙角,心思恶毒的女人,我们唐家不能留下。”

我心中默默地想,尹晟尧实力强大,他若是想躲开人,一个小小的秦妈怎么会发现?肯定是他故意让秦妈看见的。

“家主,我真的知道错了。”秦妈哭哭啼啼地说,“求求您,就饶了我这一次吧。我在唐家干了快三十年了,从二十岁起,就一直兢兢业业,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

唐明黎冷冷道:“这些年,你在唐家捞的钱也不少了。我不追回,已经算是看在你这些年照顾我母亲的份上,否则,我若是要追究,你以为你家那些大大小小的亲戚。能逃得过一个吗?”

原来,原来他什么都知道。

秦妈身子一软,做倒在地上,唐明黎冷哼一声:“带出去,给她两个小时。让她把自己的东西都拿走。”

那两个仆人将亲妈拉了起来,带出了房间,唐明黎握着我的手,说:“君瑶,我们好不容易才在一起。绝对容不得别人来破坏。”

我嘴角抽了抽,说:“你今天怎么这么严肃?”

他却岔开了话题,说:“你到首都来之后,我还没来得及好好地陪陪你,今天我们一起去逛逛街吧。”

我点了点头。想到这还是和他确定关系之后第一次约会,我有点小小的紧张。

为此,我将乾坤袋里的衣服全都找了出来,细细地选了一遍,选中了一条黑色的小香风裙子,衣领上的钻石熠熠发光,将我的脸色称得很漂亮。

我又画了个精致的妆容,将头发绾上去,自从我开始修行之后,就没有再剪过头发。一年的时间,已经长得很长的,绾了个发髻之后,还垂下来不少,对着镜子照一照,和衣服倒是挺配。

我从房间里走出来,唐明黎的目光一下子黏在了我的身上,我的脸一红,说:“回魂了。”

他的脸颊也有些微红,说:“君瑶……你……真漂亮。”

我的心里甜滋滋的,女人哪有不喜欢男人夸自己的?

他屈起手臂,我挽着他,走出了唐家大院。

今天是出来约会的,不想太轰动,唐明黎就开了一辆最低调的车——保时捷卡宴。

我满头黑线,心想你的低调和别人的低调不在一个次元。

本来想去游乐园,但想想我们这年纪还是别去了,就去逛了一圈商圈,像普通人一样,手牵着手在商场里闲逛。买了不少东西。

他本来想付钱,被我给抢先了,我也想享受享受为了男人一掷千金的感觉。

结果刷卡付钱的时候,收银员小姐用诡异的目光盯着我们,仿佛在看一个富婆和被富婆包养的小白脸。

我给唐明黎挑选领带夹的时候,GUCCI的男柜员一直跟我献殷勤,不停地抛媚眼,那表情仿佛在说:富婆你包我吧,我器大活好持久还不粘人,保证比你身边那个厉害。

唐明黎的脸色黑得像锅底。当时就过去按了按他的肩膀,说:“小子,把你的眼睛给我收回去,再多看一眼,小心让你终身不举。”

那男柜员被他的眼神吓了一跳。等我们走了很久都没有回过神来,结果从那天开始,他居然真的不举了,不管面对多么漂亮的女人,他都……举不起来。

逛了一个上午,我们找了一家甜品店,点了一份草莓千层,我最喜欢吃甜品,只不过以前穷的时候吃不起,最奢侈的事情,就是吃点路边摊的鸡蛋糕了。

记得当年我在一家甜品店打工,有个客人点了草莓千层,没有吃完,我在后厨偷偷尝了一小块,就对这味道上了瘾,恨不得能天天吃。

吃到一半,我抬起头,发现他一眨不眨地盯着我看,不由得问:“你老盯着我干什么?”

“你吃饭的样子好看。”他笑眯眯地说。

我嘴角不由自主地上勾,然后挖了一小块千层,举到他面前,他直接就着我的叉子吃了,说:“真甜。”

“那再吃一口?”我又挖了一小块,他凑过来,低声说:“没有你的小嘴甜。”

我的脸顿时红得像熟透了的番茄,说:“大庭广众的,别说这种让人害羞的话了,让人听到多不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