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6章 超级记仇/恐怖女主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门开了,快跑!”观众们争先恐后地往外跑,都想第一个逃命,有的不惜将跑在前面的人推倒,踩着他们的身体逃生。

唐明黎脸色一沉,手一挥,观众们全被扫倒在地上,我高声道:“别慌,死不了,排着队走。老弱妇孺走前面,不然一个都别想逃出去!”

有人不满了,厉声道:“你是什么东西,凭什么来指挥我们!”

唐明黎眉头一皱,手一动,直接将他扔到了队伍的最后面。

“他是异能者!”有人惊恐地大叫。

“谁若是不愿意排队,就不用出去了。”唐明黎的霸气一瞬间就压住了全场,所有人都听话地排好队,跟着我跑出了电影院。

此时,消防车赶了过来,却发现里面的火焰全都熄灭了,都傻了眼。

这时,我的电话响了起来,是李木子打来的,她语气有些激动,又有些焦急,说:“师父,你看到了吗?刚刚的那个恐怖电影?”

我奇怪地问:“你怎么知道我刚看了恐怖电影?”

李木子道:“师父,你不知道,刚才整个首都市,所有的电视、手机、电脑,全都自动播放了一部很短的恐怖短片。”

我大惊:“什么?居然有这样的事?”

“现在网上全都沸腾了。”李木子说,“大家都在说这部短片呢。”

我挂掉了电话,唐明黎的脸色有些凝重,说:“片子里的《擎天爪》。是首都上官家在九年前被偷的秘籍。”

他给我讲了事情经过,这《擎天爪》是上官家的镇家之宝之一,等级是玄级中品。

天地玄黄四等,每一等又分为上中下三品,但天地两等的秘籍现在只有最顶级的家族才有,少之又少,玄级中品,已经是非常不错了。

八十年前,上官家族靠着这个《擎天爪》功夫,和外国高手对决,打断了那个上门挑衅的高手的右臂,为国挣了光。原本他们只是二流家族,凭此一战,顺利晋级一流家族。

九年前,上官家最有潜力的一个年轻后辈忽然偷了《擎天爪》,叛出了家门,上官家主震怒,动用了家族全部的资源,发誓要将他抓回来,但那个年轻人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从此不知所踪。

这时,唐明黎的手机响了,他脸色凝重地递给我,是他部下发来的资料,关于当年上官家那个年轻人的。

看到那照片的时候。我的脸色也变得沉重起来。

刚才那部恐怖短片里的男主角,就是他,上官浦。

那恐怖短片非常诡异,我不相信它会是假的。

也就是说,上官浦已经死了?那《擎天爪》秘籍。就在那座诡异的房子之中?

这一切无疑是那个红眼鬼物搞的鬼,它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唐明黎似乎看出我在想什么,说:“君瑶,你知道一本玄级中品的功法秘籍意味着什么吗?”

我恍然大悟,心中顿时一阵冰凉。

《擎天爪》的消息已经传得人尽皆知,全天下的异人都会前来抢夺,一场腥风血雨即将在首都市上演。

我看了看唐明黎,说:“明黎,你不会也想去抢吧?”

唐明黎勾了勾嘴角,说:“君瑶。我唐家的情况,你也看到了,秘籍,自然是能多一本就多一本。何况……”

他微微眯了眯眼睛,说:“上官家那个老头在我晋级的时候居然敢来找我麻烦,不给他找找晦气,我就枉做了这个唐家家主。”

我顿时觉得头很痛,唐明黎是天蝎座,这个星座是超级记仇的。

我们回到了家,唐明黎立刻下了令,在首都市周围寻找电影里的那座古老的房子。

没过多久,下面的人就将一份调查报告送到了他的面前。

那座别墅,早就不存在了。

这座豪华别墅修建于上个世纪三十年代,是一位外交官的宅邸,因为他的妻子喜欢清静,就修在了很偏僻的山上。

后来外敌入侵,首都沦陷,外交官一家全都逃到了陪都山城市,这栋房子也空了下来,而且一空就是数十年。

直到九年前。这座山头被一位富商买了下来,修建了一座疗养院,那座别墅才被彻底推倒,夷为平地。

这座疗养院专门收治生活无法自理的老人,开得十分红火,多次被国内外的报纸所报道。

我和唐明黎没有犹豫,带了家族中的几个好手,便赶到了那座山中。

这座山不大,被称为拜月山,因为古代的时候。每到八月十五,皇后娘娘就会带着一众宫女妃嫔来山中拜祭月亮,只不过几百年前,不知何故,拜月仪式突然中止,这座山也被设为禁区,任何人不得入内。

后来这个王朝灭亡了,新的王朝建立,拜月山虽然不再被设为禁区,却也彻底荒废了。

我们赶到之时。却看到了恐怖的情景。

这座拜月山,整个山头都笼罩在一片血红色的雾气之中。

我们走上前去,伸手在雾气之中挥了挥,脸色变得凝重。

这是结界,恐怕我们进得去。出不来。

“唐家主来得真快啊。”一个声音冷冰冰地传来,接着一大群全副武装的雇佣兵将我们团团围住,手中的灵能枪对准了我们的脑袋。

一个穿着白色运动服的男人缓缓地走上前来,目光冷峻,警惕地望着我们。

我微微一怔,这个男人,居然是个七级异能者!

唐明黎嘴角微微上勾,说:“上官允,好久不见了。”

上官允冷声道:“抱歉,唐家主。我一点都不想见到你。”

“那真是太遗憾了。”唐明黎皮笑肉不笑地说。

上官允没有多余的废话,直截了当地问:“你也是为了我家的《擎天爪》而来?”

“你误会了。”唐明黎道,“我只是好奇,来随便看看而已。一本玄级中品的功法,我唐家还看不上眼。”

上官允冷哼一声:“这样最好,这本秘籍失落已久,我们一定要找回来,谁若是胆敢觊觎,就是我们上官家的敌人。不管他实力再强,地位再高,我们上官家,也决不轻饶!”

他这一字一句,掷地有声,唐明黎嗤笑一声,说:“我晋级大宗师之时,上官泽浩前辈亲自到我唐家拜访,这份情谊,我还没有还。”

上官允皱起眉头,正要开口,却听唐明黎呵呵冷笑一声。说:“总有一天,我唐明黎必会报答上官泽浩前辈的情义。”

他阴测测的笑容让上官允后脊背升起一阵寒意,这话是赤裸裸地在告诉他,他唐明黎……

超!级!记!仇!

在上官允极其难看的表情下,我们扬长而去,我问唐明黎,上官家和唐家的仇怨是怎么结下的,唐明黎说,那都是两百年前的事情了。

唐家老祖宗的名字叫唐泽浩,两人的天分都极高。名字也相同,从出生开始就被人拿来比较,两人也暗暗卯着劲儿,什么事儿都要争个高下。

清末之时华夏举行最后一次华山论剑,唐家老祖宗唐泽浩与上官泽浩在华山之巅打了三天三夜,最后唐泽浩以一招胜出,从此,两家这梁子就结下了。

我很无语,人家是“铜锣湾只能有一个浩南”,他们这是“首都只能有一个泽浩”吗?

唐明黎回过头看了那红雾缭绕的山头一眼。说:“能够布下这样庞大的一个结界,那个鬼物一定不同凡响,为了一本《擎天爪》,就有点不值得了。”

也许大家都是这么想的,很多人在拜月山周围转了一圈,就离开了,只有上官家的人还守在山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