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7章 白宁清VS元君瑶VS高晗/恐怖女主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过了两天,拜月山传来消息,上官家派出了一支六人小队进了山中,但一进去就失去了联系,至今未归。

拜月山就像一头猩红的巨兽,等着食物送上门去。

我对那《擎天爪》不太感兴趣,这天唐明黎去总部办公,我带着李木子在超市买东西。

眼看着端午节就快到了,我想包几个粽子给唐明黎尝尝,他不喜欢吃甜食。我便买了些糯米,等回家将乾坤袋里的异兽肉拿些出来,做腊肉粽子或者是鲜肉粽子。

就在我抓米的时候,忽然一只手从背后伸了过来,抓住了我的手腕。

我悚然一惊,回过头,竟然是白宁清。

忽然,李木子出现在白宁清的身后,用匕首顶住了他的腰眼,沉声说说:“放开我师父。”

白宁清用眼睛斜了他一眼,说:“别紧张,我只是有些话,要问问你师父。”

他看向我,眼中有着几分怨念:“元君瑶,为什么把我一个人丢在地府?我怎么说也是因为你才误入地府之中,你居然跟唐明黎双宿双栖,将我抛下,自己回了凡间。”

我连忙说:“你误会了,我在地府有认识的人,我托他们寻找你,送你还阳,绝对没有抛下你不管的意思。”

我朝李木子使了个眼色,李木子收回匕首,说:“师父,我就在那边。有什么事随时叫我。”

说罢,退到了货架背后,但警惕地望着我们这边。

白宁清一直抓着我的手腕,我嘴角抽搐了两下,说:“能不能先把我放开?”

他仍然抓着我不放,说:“你……和唐明黎……在地府之中……确定了关系吗?”

我脸颊有些发红,点了点头说:“是的。”

他的手猛地一紧,我觉得手腕有些疼,皱眉说:“白大少,请放开我,你这样很无礼!”

“你一直都这样吗?”白宁清眼中浮起一抹隐痛,“拿走了别人的心,却对别人不屑一顾。”

我顿时觉得浑身的寒毛都竖起来了,白着一张脸说:“白大少,我,我们才见了几次面而已,我自认没有做什么让你误会的事情吧。”

白宁清沉默地看了我一阵,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你的第一眼,就觉得你很眼熟。仿佛在哪里见过,这些日子,只要一闭上眼睛,我就会不由自主地想到你……你到底给我下了什么药?”

他回岛上之后,让岛上最好的几个医生来给他看过。他曾经怀疑,是不是我给他下了某种催情的魔药,才让他对我这么痴恋。

但医生们仔仔细细地检查一遍之后,没有任何发现,他非常健康。

有个医生还拍着他的肩膀说。年轻人,喜欢女人是很正常的,还鼓励他去大胆追求,追不到就直接抢回去。

直接抢回去?似乎是个不错的主意。

他死死地盯着我,有些心动了,我感觉他的眼神很有侵略性,连忙抓住了他的手腕,用力拉开,说:“白大少,你一定是误会了。你这只是一时的错爱。等过一段时间,这感觉就会变淡,不用担心。”

“我不管以后怎么样。”白宁清的眼神很有侵略性,“你先跟我回空海岛,如果我真的过段时间感情就淡了,再放你走。”

我吓了一跳,没想到他这么霸道,情急之下就要动手。

就在这时,一道黑影忽然一闪,挡在了我们的面前,我一看,头更疼了。

来的居然是高晗。

我已经很久没有见到高晗了,还以为他对我失去了兴趣,没想到他居然也追到了首都市来。

孽缘,真是孽缘啊。

高晗脸色阴冷地盯着白宁清:“放开她。”

白宁清将他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一边,冷笑一声,侧过头来跟我说:“元君瑶,这也是你的裙下之臣?你真是好手段啊。”

外婆,我被你害死了。

高晗上前两步,身上弥漫起一股黑色的气息。让白宁清暗暗吃惊。

“你不是人类?”白宁清道。

“放开她!”高晗加重了语气,两人剑拔弩张,眼看着就要动手。

周围的人都忍不住侧目,毕竟这两个都是帅哥级别的,我长得也不差,两男争一女的戏码这么狗血,人人都爱看。

“这三人都长得好好看,是不是在拍戏啊。”有位大妈低声说。

我欲哭无泪,要真是拍戏就好了。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头顶上的灯光闪了一下。一股浓烈鬼气开始弥漫开来。

我们都是一震。

忽然超市墙上所悬挂的电视机跳了一下,出现了一个阴森的画面,看起来像一座疗养院,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里面到处都是血迹,仿佛经历过一场血腥的屠杀。

我心中一怔,疗养院?拜月山那座别墅被推倒之后,修建的不就是一座疗养院吗?

难道……

画面之中,出现了一支队伍,只有六个人。手中拿着刀剑等冷兵器,腰上还插着灵能枪,可谓全副武装。

这是上官家族的人?

他们的精神非常紧张,小心翼翼地前行,一间屋一间屋地搜查。一路上都很顺利,没有遇到什么妖魔鬼怪。

“超市怎么放起这种电影啦。”有人小声说,“剧情这么拖沓,都半天了,都还没有敌人出来,不好看。”

话音未落,上官家的人就打开了一扇门,里面是治疗室,整齐地摆放着各种医疗器械。

众人搜索了一通,忽然。从柜子里面拖出了一只黑箱子,几人费了一番功夫,终于将那箱子给打开了,里面整整齐齐地放着一箱子黑色石头。

“这是什么玩意儿?”一个上官家人拿起了黑石头,另一个人接过来,仔细看了看,顿时惊喜地喊道,“这是黑月石!地府特产黑月石!”

“就是那个传说中用来炼器的黑月石吗?听说价值连城啊。”

“是啊,去年一块婴儿拳头那么大的黑月石在拍卖会上都拍出了三千万的天价。”

“那是当然了,黑月石到了炼器师的手中,炼出了法器,那可就远远不止三千万啦。”

“我们发了!”六人满脸的兴奋,正打算分黑月石,忽然头顶上的灯呲呲响了两声,众人都安静下来,听到门外有声音。

领头的队长比了几个手势,两个队员拿起武器,小心翼翼地靠近门边。

忽然,门猛地被撞开了,一团黑影飞了进来。

“躲开!”其中一个队员将身边的同伴推开。一道火球扔出去。

那黑影居然是颗人头!

一颗会飞的人头!

它长着很长的头发,发丝就像手一样,拿着一把刀,刺啦一声,将那个队员给割喉了。

那队员捂着自己的脖子,跌跌撞撞后退了两步,仰面倒了下去,一时间鲜血乱飞。

“阿政!”队长大叫一声,眼中喷出了怒火,指挥着剩下的异能者围攻那颗人头。

那人头虽然速度快。但毕竟只是一个恶鬼,被这几个异能者给烧成了灰烬。

他手中的匕首跌落在地上,队长捡了起来,拿在手中掂了掂,上面居然浮现出一层金色的花纹。

这是一件法器!目测至少是六品!

可以想见,在千千万万的电视屏幕面前,那些异人们有多么眼热。

画面一转,空荡荡的疗养院里只剩下了队长一个人,他浑身是血,还受了伤。发了疯似的逃跑,仿佛身后有什么恐怖的东西在追他。

他转身进了旁边的一间屋子,慌张地将房门锁上,还不忘推了一张桌子挡住,然后跌坐在地上,拿出对讲机,仍然无法接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