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0章 不甘的冤魂/恐怖女主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晋级得这么迅速,即使在上古时代,也只有天纵奇才才能有这样的修炼速度。】

【你们没发现吗?主播身边的人,晋级都很快。可惜我死了,不然我都想去主播身边当牛做马了。】

踏进了疗养院的大门,忽然一道影子在茂盛的草丛中一闪而过,我将神识放出去,居然什么都没有发现。

我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君瑶,跟上。”唐明黎喊道。

“我们好像是进来的第一支队伍。”古江城说,“其他人都还困在红雾之中,明黎,我们应该尽快去找那只录音笔。”

郑安安说:“我要去找我外婆。”

古江城皱眉道:“安安,你要有心理准备。”

郑安安咬紧了牙冠,说:“唐家主,明黎大哥。我必须去找外婆,你们可以不用管我。”

唐明黎说:“安安,我们认识十几年了,我会帮你,单独行动太危险。你还是跟着我们吧。”

郑安安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

我们还是决定先去找上官磊的录音笔,在大厅入口处挂着一张地图,旁边是值班医生和护士的照片。

我只看了一眼,就将地图全记到了脑中,然后回忆电影里看到的,一番分析之后,正要开口,白宁清忽然在地图上点了点,说:“上官磊就死在这间房,二楼的治疗室。”

我朝他看了一眼,他微笑道:“君瑶,我是不是很聪明?”

你抢了我的风头还要我夸你聪明?以前怎么没发现他自带逗比属性?

唐明黎脸色有些发黑,拉住我的手,让我紧跟着他,就在我们过去的刹那之间。其中一张照片的眼睛动了。

我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回过头,却什么都没有看到。

疗养院里到处都是血迹,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血腥味和诡异的腐臭味。

“哒。”一声脆响,唐明黎抬手止住身后的人。

我的精神力伸了过去,发现一个穿着病号服的老太太,正杵着拐杖一步一步,颤巍巍地走来。

那个老太太眼神空洞,精神似乎有些不对,嘴里絮絮叨叨地说个不停。

满是鲜血的疗养院中突然出现一个完好的老太太,这情景十分诡异。

她走过了转角,郑安安忽然大喜:“外婆!”

“等等。”唐明黎按住了他的肩膀,“事出反常必有妖,先弄清楚她到底是不是你外婆。”

郑安安咬了咬下唇,点了点头,那老太太一见到众人便笑了起来:“你们来看我呐,我那外孙女啊,最有出息,也最心疼我,经常派人来给我送东西。看我,唉,可是她好忙的,没空亲自来看我,我都有好久没见到她了。有多久呢……”

她开始数自己的指头。数来数去都数不清楚,郑安安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叫道:“外婆,我来了,我就是安安啊。”

就在这时。古江城忽然说:“明黎,你看她的腰上。”

我们一看,那老太太的腰上缠了一条黑色的鞭子,粗一看还以为是裤腰带,没想到居然是一件五品的法器。

一看到法器,众人都有些心动。

“安安,我过去帮你看看外婆。”一个年轻男人说,他叫程中华,是程家的三公子,岁数在这群人中是最大的。但修为最低,还是个暗劲巅峰,因为程家和唐家有些交情,唐明黎才答应带他。

众人都知道,他想要的是那件法器,但都没有反对。

废话,这个时候有人自告奋勇去试探虚实,何乐而不为。

对于程中华来说,这是一场豪赌,他的天分不高,如果能弄到一两件法器,活命的机会大些,将来也更有前途。

唐明黎没有阻拦。

他拔出一把剑,拿在手中,小心翼翼地走上前去,缓缓地摸向她的腰。

就在这时,老太太抬起头,笑呵呵地说:“我算出来了,我有两年没有见到我家安安了。”

程中华一咬牙,抓住了那条鞭子。猛地一拉,那老太太的腰居然一下子就断了,整个上半身都滚落了下来。

“不!”郑安安失声大叫,“外婆!”

她双眼血红,拔出了别在腰间的双刀。猛地朝程中华砍了过去:“你杀了我外婆,我要你偿命!”

而程中华法器在手,兴奋得双眼放光,见她一刀砍来,本能地一鞭子打了出去,正好打在郑安安的身上,把郑安安打飞,吐出一大口鲜血。

唐明黎皱起眉头,手一伸,将她拉了回来。众人都看向程中华,程中华这才回过神来,惊恐地看了看手中的鞭子,说:“明黎,我只是……只是刚才没有反应过来。”

唐明黎冷眼望着他:“还记得我之前说的话吗?”

程中华脸色煞白地咬了咬牙。将鞭子缠在腰上,说:“我已经拿到了一件法器,就不跟你们进去了。”他顿了顿,指了指地上的尸体,说,“她早就死了,不是我杀的。”

众人冷眼看着他,郑安安一边无声地哭泣一边恶狠狠地瞪着他,看得他如芒在背,他埋下头,转身往外走去。

程中华走得飞快,出了疗养院大厅,越过草丛,正要走进浓雾之中,忽然听到草丛中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他吓了一跳。侧过头去看了一眼,发现草丛中有什么东西在发光。

他犹豫了一下,但贪欲还是占了上风,他将鞭子拿在手中,小心翼翼地走过去。扒开了草丛。

草丛之中,是一只玉瓶。

丹药?

他心中一阵狂喜,立刻抓了起来,打开一闻,一股药香扑鼻而来。

丹药,真的是丹药,而且是三品的聚灵丹!

他满脸喜色地将玉瓶放进口袋里,忽然一双脚出现在他的面前,他抬起头,看见几个异人虎视眈眈地朝他走了过来。

这几个人他见过,都是散修。

他直起身子,严肃地说:“我是首都程家的人,你们想要对我出手,先掂掂自己的分量,有没有那个本事承受程家的怒火。”

其中一个穿棕色夹克的异人冷笑道:“我们在这里杀了你,神不知鬼不觉,谁知道是我们杀的?”

程中华沉声道:“我的同伴就在不远处,你们要是不怕,就动手吧。”

说完,他大步朝着红雾之中走去。

他看起来很镇定,其实心中很慌,不由得加快了步伐。

只要走进红雾之中就安全了。

就在他离红雾一步之遥时,忽然一支长箭嗖地一声飞了过来,穿透了他的胸膛。

他不敢置信地回过头,看向那些散修。说:“你,你们居然敢……”

这支队伍一共三个人,射箭的是那个穿黑衣服的,另一个穿灰色衣服的人拔剑朝他胸口里刺了一刀。

最后,那个穿棕色夹克的男人走上来。冷冷地望着他的眼睛,说:“机缘难得,我宁愿被程家追杀,也要拿到你身上的东西。”

说罢,他拿起了手中的尼泊尔弯刀,一刀砍断了他的脖子,他的脑袋滚落在地,咕噜噜滚动,满脸的不甘心。

棕色夹克男人将程中华身上的东西全都搜出来,除了鞭子之外,他自己还有一把剑,以及一些符箓之类的东西,三人分了东西,棕色夹克的男人指头一弹,火星落在尸体身上,立刻熊熊燃烧起来,片刻之间就将他烧成了灰烬。

“程中华是我们三人共同所杀。”那棕色夹克男人冷声道,“都闭紧嘴巴,否则我们都要死。”

另外两人点了点头,三人大步走进了疗养院,空旷的院子里,那一堆灰烬之中飘起一缕不甘的冤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