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1章 最险恶是人心/恐怖女主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甘心,我不甘心啊。”它幽幽地喊着,透明的身体里满是黑色的雾气。

那是他冤死的怨念。

忽然,一道血红色的影子飘了过来,张开大嘴,它便被一口吸了进去,连一声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

那血红色的影子砸吧了一下嘴,说:“充满怨气的异人灵魂,真是太美味了。”

说罢,他的身体飘了一下,消失在了原地。

我突然打了个冷战,白宁清关心地问:“君瑶,冷吗?我这外套你穿上吧。”

我摇了摇头,说:“谢谢,不过我不冷。只是有些不好的预感。”

郑安安满脸都是泪水,朝着那断成两半的尸体走去,噗通一声跪在老太太面前,说:“外婆,是我对不起你。没有经常来看你,是我不孝……”

话音未落,就听见唐明黎道:“安安,闪开!”

郑安安低下头,看见一只手抓住了自己的脚踝。

老太太抬起脑袋,露出一道狰狞的笑容,说:“安安,既然知道不孝顺,就来陪我吧。”

说完,猛地张开血糊糊的大嘴,朝着郑安安扑了过来,唐明黎一掌打过来,将老太太的上半身给狠狠地压在了地上,老太太拼命地挣扎,双手乱舞。口中发出野兽一般的嚎叫。

“外婆!”郑安安还想扑上去,唐明黎按住她,严肃地说,“她已经不是你外婆了,安安。”

郑安安看着老太太狰狞恐怖的脸,深深地吸了口气,拔出了背后的双刀,说:“外婆,对不起,来世我还做您的外孙女,好好孝敬您。”

说完,她将刀一挥,砍断了老太太的脖子。

一时间,鲜血乱飞,喷了她一脸,泪水顺着她的脸颊流淌下来,将血水冲得一道一道。

【我喜欢这个女孩,这么果断,不像别的女人,一遇到点事。只会哭哭啼啼。】

【可惜我早死了十几年,不然我一定要娶她。】

【话说那条六品的法器鞭子被拿走了,真是太可惜了。】

【呵呵,你活着的时候没有看过电影吗?这种角色,活不过二十分钟。说不定现在已经死了。】

程安安擦干净了泪水,说:“我们走吧。”

她走在队伍的最后,犹豫了一下,挽起自己的裤子,发现脚踝上有一道浅浅的伤口。是刚才被老太太给抓了一下。

她吃了一颗解尸毒的药丸,并没有在意。

我们穿过空无一人的楼梯和走廊,来到了二楼的治疗室,门虚掩着,空气中的血腥味更浓了。

白宁清推开了房门,看见上官磊背对着我们站着,低垂着头。

他的身上弥漫着一股腐败的味道,我们的目光却全都集中在他的口袋。

那口袋之中,插着录音笔,而他找到的匕首。则插在腰上,古江城等人看得眼热,恨不得立刻就上去抢夺。

但有郑安安外婆的事情在前,他们又有些犹豫了。

终于,有个年轻男人没有忍住,提着剑小心翼翼地走了上去。

这个男人叫秦久安,是首都秦家的人,他姑姑是唐家的媳妇,他也仗着这个关系,以前常常跟在唐明黎身后跑,一门心思想要巴结他。

他既想要那把匕首,又想在唐明黎面前表现,便壮着胆子上前,心想,要是有危险,也有唐明黎这个大宗师在呢。

他来到上官磊面前,正伸手想拿录音笔,上官磊忽然缓缓地转过了身来。

我们都被他的模样给惊了一下。

他的脸已经彻底烂成了一堆血肉,五官全没了,上身光着。肚子上有一道巨大的伤口。

“久安,回来。”唐明黎下令。

秦久安有些舍不得,咬了咬牙,没听命令,直接伸手抓住了上官磊腰间所别的刀。

就算拿不到录音笔。至少要拿下这件法器。

之前唐明黎可是说过了,谁凭自己的本事拿到的东西,就归谁。

就在他抓住匕首的刹那,一只手从上官磊的伤口中伸了出来,抓住了他的手。

唐明黎目光一沉,手一伸,想要将秦久安凌空拉回,谁知道只是一眨眼的工夫,秦久安就这么凭空消失了,唐明黎拉回来的。只是半截撕碎的衣服。

众人都惊呆了。

我们这一行人,实力都不俗,更是有大宗师在,可是秦久安就这么在我们面前消失得无影无踪,我们连那个鬼物长什么模样都没看见。

这个鬼物到底有多强?

“嘻嘻嘻。”上官磊的肚子里传出了嬉笑声。忽然,那伤口被打开了一条缝隙,里面黑漆漆的,只能看见一双诡异的眼睛。

“你们……”那玩意儿居然说话了,“全都要死在这里。”

说完,便是一阵诡异的奸笑声,伤口又合上了,上官磊身子一软,跌倒在地上,彻底地死了。

即使如此,还是没有人敢去拿录音笔。

我说:“我去。”

唐明黎并没有阻拦,古江城心中一动,心想:元君瑶是他的女人,他没有阻止,岂不是说没有危险?

他立刻道:“元女士。这种事情,怎么用得着您出手,我来代劳。”

说着,便大步走了上去,将录音笔拿在了手中。

他满脸的喜色。又去拿那把匕首,就在这时,那道伤口又打开了,那眼睛扑闪了一下,说:“你又上当了哦。”

古江城也算是有些本事,反应力极快,他手中早就备了一张符箓,猛地甩了出去,扔在那鬼物的手上。

刺啦。

鬼物那干瘪的手背烧出了一个大洞。

鬼物吃痛,脸上满是愤怒之色,怒吼一声,从伤口里钻了出来。

那是一只矮小干瘪的小鬼,皮肤皱巴巴地包裹着骨头,一双眼睛大得吓人,没有鼻子,却长了一张血盆大口,猛地朝着古江城扑了过来。

古江城提起刀就砍,那小鬼居然在他面前消失了。

他悚然一惊,眨眼之间,唐明黎出现在他的身后,一把抓住了小鬼的脖子,而我也早已跟了上来,将一颗丹药塞进了它大张的口中。

这颗丹药,是“丹杀”。

丹药,能够救人。也能杀人,这颗丹药就是专门杀鬼的“鬼杀丹”。

小鬼拼命地挣扎,但身体之中却突然迸出红色的光芒,它发出一声惨叫,身体开始迅速扭曲。最后缩成了一个肉团,化为了黑沙,洒落了一地。

说起来慢,其实只不过过去了三秒,古江城还没有反应过来。

“江城,你没事吧?”另一个年轻人小声问,这年轻人名叫黄冰,比古江城大两岁,黄古两家的关系很好,一直恨照顾古江城这个表弟。

古江城这才回过神,说:“我,我没事。”

他又转身对唐明黎道:“明黎,刚才多谢你救我一命。”

唐明黎摆手道:“我们是一个队伍的,互相帮助是理所当然。”

古江城看了看手中的录音笔,犹豫了一下,递给了唐明黎,又俯身捡起了匕首,说:“刚才我已经拿到它了,明黎,它应该归我。”

唐明黎眯起眼睛,如果不是他出手杀了小鬼,古江城连命都没了,哪能得到匕首,他居然胆敢厚着脸皮要。

连黄冰都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说:“江城,鬼是明黎和元女士杀的。”

古江城看了唐明黎一眼,发现他正冷冷地盯着他,不由得打了个寒战,说:“表哥说得对,你看我,都糊涂了,这把匕首的确该归明黎和元女士。”

说着便将匕首递了过来,唐明黎对我道:“君瑶,你收着吧。”

我点了点头,拿过了匕首,插进了高筒靴之中。

古江城虽然一脸的平静,心中却满是怨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