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6章 唐明黎,你到底是谁/恐怖女主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是明黎吗?为什么我觉得那么陌生?

唐明黎眼中闪烁着恐怖的光,像一头远古巨兽,能一口将人吞下肚子里去,木戈感觉到了危险,吓得不敢恋战,转身就跑。

唐明黎冷声道:“想跑?呵呵,没那么容易。”

他一伸手,木戈就被一股巨大的力量给拖了回来,唐明黎身上的力量压得他趴倒在地,居然动弹不得。

“你,你到底是什么东西?”木戈浑身发抖,他是个十分惜命的人,这一身的修为,得来太不容易了,他不想死。

唐明黎沉默地望着他。不知为何,那一瞬间,我仿佛看到了一个身穿黑色龙袍,头戴琉冕的男人,仿若古代的帝王。

但这种感觉只闪过一瞬间。难道是我的错觉吗?

他居高临下地说:“你不配知道。”

木戈是个识时务的人,趴在低头不停地朝他磕头:“唐家主,我,我错了,我一时鬼迷心窍,才会跟您作对,求求您,饶了我这一次,今后我见了您,一定退避三舍!”

唐明黎面色冷淡,并没有说话。

木戈拿出了一只脏兮兮的布袋子,居然是一只乾坤袋,说:“唐家主,我愿意奉上我一生所有的积蓄,只求您能放我一条生路,我愿意对心魔发誓,今后成为您座前最忠心的奴仆,为您鞍前马后,尽绵薄之力。”

唐明黎指头一动,乾坤袋飞了起来,落在他的手中,木戈露出了几分高兴之色,眼底闪过一抹残忍的金光。

轰!

一声巨响,那乾坤袋居然爆炸了!

我惊得说不出话来,心一下子揪紧,虽然知道他赢了,但看到他被暗算,我还是会难过。

木戈哈哈大笑:“天真,真是天真,唐明黎,你真的以为我会向你求饶?当你的属下,向你效忠?做你的春秋大梦!我……”

他后面的话生生地卡在了喉咙里,再也说不出来了。

眼前的浓烟散去,唐明黎依然站在原地,居高临下地望着他。眼神冰冷。

“你,你居然没有受一点伤?”木戈浑身发抖,“你,你这个……这个怪物!妖孽!”

唐明黎冷笑了一声,说:“居然有人说朕是妖孽?真是有意思。”

木戈这才反应过来。再次朝他磕头,这次磕得十分心诚,额头在地板上碰得邦邦邦直响。

“唐家主,我服了,我彻底服了。我愿意成为您的属下,为您效忠,我手下的所有势力,都奉献给您……”

唐明黎淡淡地打断他的话:“谁要你做我的部下?”

木戈被噎了一下,脸色惨白:“唐家主,我是云省木渎老人的侄儿,你杀了我,我叔父会来找你报仇!如果你能放过我,不仅能得到我手下的势力,还能交好木渎老人。何乐而不为。”

木渎老人是谁?

唐明黎嘴角上勾,勾出一抹鄙夷的笑容,说:“区区一个神级而已,朕还不放在眼里。他如果想要来找我麻烦,跟你一样的下场。”

说罢,他伸出手去,凌空一握,木戈发出一声惨叫,肉身居然啪地一声,在瞬间被烧成了灰烬,只留下了一颗头颅,滚到了他的脚边,满脸的惊恐和不敢置信。

那条缠绕在他四周的黑龙重新钻进了他的体内,他捡起人头,转身而去。

录像到这里结束了。我却觉得浑身发冷。

唐明黎,怎么会有这么强大的力量?他的力量从何而来?他为什么自称“朕”?

我突然发现,自己有些不认识他了。

难道龙影还藏在他的身体里?我并没有将他彻底赶走?

不可能啊,我记得当时确实将龙影给赶出去了啊,后来我还仔细检查了一下。并没有发现龙影的魂魄残留。

难道……唐明黎的身体之中,还居住着另外一个魂魄吗?

不,不,不。

夺舍?

我的手微微发抖,冷静。君瑶,你一定要冷静。

事情或许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糟糕。

就在这时,手机响了起来,我一看,居然是唐明黎打来的,我迟疑了一下,按下了接听键。

“君瑶?”唐明黎温柔的声音传来,“你在哪儿?我刚回家,没有看到你。”

“我在外面逛街呢。”我顿了顿,说,“要不要一起来?”

“好啊,你在哪儿,我马上来找你。”

我迟疑了一下,给他报了一个地名,离上官家举行宴席的酒店很远,挂了电话之后,我吃了一颗风行丹,迅速跑了出去。

十几分钟之后,我坐在步行街广场的喷泉旁边,静静地看着远处的夜景,忽然一只手伸了过来,手中拿着一只冰淇淋。

草莓味的,是我最喜欢的味道。

“怎么不高兴?”他在我身侧坐下,手中拿着一只巧克力味道的冰淇淋,慢慢悠悠地吃着。

“没有不高兴,只是有些感慨。”我叹了口气,说,“今天的生活,真像是一场梦一样。”

他抓住我的手腕,说:“别胡思乱想了,走,我们去吃宵夜。”

不由分说便把我拉到了步行街后面的小吃巷里,坐在一个海鲜馆子前,点了一大份白灼虾,一盆麻辣小龙虾。一盘爆炒鳝鱼,一盘清蒸多宝鱼,开始大吃特吃起来。

他将白灼虾一只一只剥开,挑去了泥线,把虾肉放到我的面前。

他剥虾子剥得特别快,转眼就是一大碗,我夹起一只沾了海鲜酱油的虾肉,塞到他的嘴里,他一口吃下,笑着说:“你要是能用嘴叼着喂给我吃。会更加美味。”

我老脸一红,说:“光天化日之下,朗朗乾坤,你居然诲淫诲盗,该打。”

“好,你打吧。”他将脸凑了过来,我忍不住笑了,上官允将脸递给我打,我只觉得恶心,而他凑过来。我却只想笑。

我轻轻地在他脸上拍了拍,说:“嗯,细皮嫩肉,手感不错。”

他朝我眨了眨眼睛,说:“我别的地方手感也不错。晚上回家之后你要不要试试?”

我无语。

我摸了摸下巴,说:“可以,用刀试试。”

他苦笑道:“千万别,那可是你的终身幸福。”

说着,就将剥好的小龙虾塞进了我的嘴里。

这个夜晚,因为他的温柔变得甜美宁静起来,可我的心里还是乱糟糟的。

如果他真的被人夺舍了,是什么时候夺的呢?认识我之前,还是认识我之后?为什么我一点都没有察觉到呢?

就在这时,我似乎发现了什么,脸色变得凝重起来。

“明黎……”我开口,他说道,“别管他们,我们继续吃饭。”

一个老人走了过来,坐在我们身侧,笑呵呵地说:“这么有闲情逸致,出来吃宵夜啊?不知道老头子我,有没有这个荣幸参加?”

我看了他一眼,说:“谭委员长,咱们都不是外人,何必这么客气?请。”

“光有海鲜,没有酒可不行。”谭委员长拿出了一瓶酒,说,“这是我们谭家二十多年前酿的,味道还不错,要不要尝尝?”

“那我们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唐明黎笑道。

谭委员长让服务员拿来酒杯,倒出了三杯酒,我喝了一口,绵柔醇香,的确算得上是好酒了,可惜不含灵气。

“谭委员长,你带这么多人来,不会就是为了跟我们喝酒吧。”三杯酒下肚,唐明黎淡淡笑着说。

在这小小的路边摊周围,有不下十个六级异能者,还有一个七级巅峰的异能强者。

谭委员长放下酒杯,看向他,说:“唐家主,我也就不跟你拐弯抹角了,我要知道,你到底是唐明黎,还是神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