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9章 我很期待这一战/恐怖女主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俩相亲相爱的模样,落在唐老爷子眼中,十分的刺眼,他始终认为,是我抢走了他的孙儿,勾得他的孙儿忤逆他,不听他的话,这个偏见恐怕很难扭转了。

他气急败坏地说:“女色误国!女色误国!古人诚不我欺!明黎,我看你是鬼迷了心窍了,连自己的命都赔进去跟她赌!”

唐明黎平和地说:“爷爷。你放心,即使君瑶研究不出解药,我也能打败橘重明。”

唐老爷子更加不信了,指着他说:“明黎,你年少得志,轻狂一些,我能够理解,但这可事关华夏国运啊。”

唐明黎依然微笑,说:“这件事,就不劳烦爷爷了,您在后宅颐养天年就行。”

唐老爷子给气了个仰倒,一甩袖子,愤怒地说:“我不管了!”

说罢拂袖而去,唐明黎淡淡一笑,并没有放在心上。

接下来的两天。不断有医生上门,想要破解橘重明的毒药,连程老先生都解不了的毒药,要是他们能解出来,那可是扬名立万的好事啊。

连药王谷都派了人来,还是谷中的知名医生,可惜都铩羽而归。

这件事在整个华夏发酵,传得很快,异人网上,越来越多的人不看好唐明黎。甚至有人提出,干脆换一个人去和橘重明决战好了。

当然,这也只是说说,要真那么做,唐明黎背上临阵脱逃的名声,是彻底毁了,而华夏也会出大丑,在国际上挺不起腰杆。

整个华夏异人界,都笼罩在一片压抑的气氛之中。

决斗前一夜,首都的日国大使馆中,一个身穿和服的中年男人跪坐在榻榻米上,两侧跪着他的两个弟子,一男一女,男人年轻英俊,女人妩媚动人,都穿着和服,面容恭敬。

那中年男人微胖,面前横着一把武士刀,闭着双眼,唇上有一撇小胡子。正是日国的大宗师——橘重明。

他看起来四十来岁,其实已经有一百二十多岁了,据说是日国的大宗师中,最有实力晋升神级的人。

“师父,如您所料。”那个女弟子说。“华夏没有人能解得了您的毒,现在整个华夏的士气都很低落。”

那男弟子说:“师父真是神机妙算,先用毒素打伤唐家的守门人,给他们三天时间,让他们寻找名医解毒。而华夏无一人可解,致使华夏人对唐明黎毫无信心。想必此时唐明黎也如坐针毡,担忧明日的比武吧。”

女弟子笑道:“他越害怕,在比武之中就越容易出错,胜算也就低上一分,师父实在是厉害,比武还没有开始,就先把对方给击败了。”

橘重明脸上露出了一道浅浅的笑容,说:“华夏的《孙子兵法》中说:攻城为下,攻心为上。决斗也是如此。两人修为旗鼓相当,从武力上说,胜负难断,就需要攻心,谁在心理上输了,谁就真正地输了。”

那年轻男弟子哼了一声,说:“那个唐明黎,不过是大宗师初期,而我们师父是大宗师后期,比师父低上两个小阶,本来就不是师父的对手。师父,杀鸡焉用牛刀?”

那女弟子道:“你懂什么?师父攻的,不仅仅是唐明黎的心,还是整个华夏异人的心。”

橘重明微微点头,道:“知我者。小樱也。”

小樱有些得意,微微弯了弯腰,说:“多谢师父夸奖。”

橘重明说:“你们且记住,狮子搏兔,亦用全力。那唐明黎虽然修为不及我,我却不能瞧不起他,每一场战斗,我都必须全力以赴,这也是为师我能够平安活到今天。屡战屡胜的原因。”

说着,他拿起面前的武士刀,用力一拉,嚓地一声响,长刀出鞘。发出一声龙吟。

他睁开眼睛,让那擦得光滑铮亮的刀身映照出他的瞳孔,幽幽道:“我这把斩月,已经很久没有饮过华夏人的血了,它也已经迫不及待了。”

他猛地将长刀插在身前的地面,说:“我很期待,明天这一战。”

这个夜晚很快就过去了,第二天一早,八达岭长城之上就人山人海。

本来八达岭长城是一个著名的景点,但从昨天开始。这里就开始清场,方圆百里之内,不许任何游客进入。

但异人是可以入内的,今天来的,不仅仅有华夏的异人,还有日国的、东南亚各国的和欧美各国的。

这一战,已经成为一件全球关注的大事了。

此时,谭委员长正在不远处的高地上,特殊部门在这里立了军绿色的营帐,可以清清楚楚地看见八达岭上的情景。

谭委员长轻轻叹了口气。说:“今天这一战,您更看好谁,总指挥?”

坐在他身侧的,是一个身材十分高大的男人,他正端着茶,慢悠悠地喝着,似乎一点都不为今天的事情担心。

这位,正是特殊部门真正的最高长官:总指挥。

关于这个总指挥,有着许多传闻。

他向来是不管庶务的,常年隐居,除非有十分重大的事情发生,否则他不会出现。哪怕是特殊部门里的成员,都没几个见过他的真容。

因此,谁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修为。

当年他成为总指挥,开始隐居之时,是七级的修为,因此在很多人心中,他仍旧是个七级异能者。

此时的他,身体之内没有一丝一毫的能量泄出来。若是不知道他的身份,还以为他只是一个最普通不过的凡人。

但他这一身的气度,又极为惊人,让人看一眼,就忍不住低下头,心中对他生出崇敬之心。

谭委员长望着他,等待着他回答,良久,他才道:“两人我都没有见过,不好评判。等他二人来了,我再好好看看。”

谭委员长亲自为他斟了一杯茶,眉目之间有了几分愁容,说:“总指挥,如果今天的唐明黎败了……”

“等他败了再说。”总指挥打断他。“老谭啊,你年纪越大,越喜欢杞人忧天了,别说丧气话。”

谭委员长苦笑了一声,他实在是不太好看唐明黎。

他还不知道,唐明黎早有斩杀大宗师后期高手的先例。

就在这时,八达岭上一阵骚动。

“快看,有人来了!”人群中有人大声喊道。

话音未落,就看见一道光在天空之中划过,最后落在了八达岭长城的一座城楼之上。

“是日国的大宗师——橘重明!”有人大声说。

那橘重明,今天穿了一身武士服,手中拿着他的斩月刀,立在城楼上,宛如一座山岳。

风鼓起他的衣服,他背负着双手,转身看出去,这八达岭曾被称为“玉关天堑”,一眼望去,峰峦叠翠,地势险要,仿佛整个天下,尽在眼前。

他心中想:这大好河山,若是在我们日国的手中,该有多好?

“原来那就是大名鼎鼎的橘重明。”下面有看客说。

“看他刚才出场,的确实力超群。”有人低声叹息,“不知道那位唐家主,是不是也有这样卓越的修为。”

“唉,我听说,那唐家主才二十六七岁,还是个黄口小儿,要和这位一百多岁的强者对决……”有人摇头。

“这橘重明都一百多岁了,居然挑战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说出去不让人笑话吗?”

“虽说两人岁数相差很大,但那唐家主也是个堂堂正正的大宗师,大宗师挑战大宗师,本就在情理之间。”

“可我总觉得不公平,多活一百岁,那阅历可就大不一样。决斗,靠的就是临场反应,临场反应不行,胜利的机会就很渺茫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