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0章 决战于长城之巅/恐怖女主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华夏国的异人们情绪都很低落,心中不免升起一抹惆怅。

难道今天我们注定要输吗?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华夏异人们越来越焦躁,一个日国异人哈哈大笑,说:“你们那个唐家的唐明黎,知道自己打不过我们大宗师,所以怂了,不敢来了吗?”

“你放屁!”立刻有人怒吼道,“唐家主肯定只是有事耽搁了,绝对不会不来!”

“没错。而且约定的时间还没有到不是吗?”

那日国异人呵呵冷笑一声,说:“还有五分钟,我倒要看看,他到底有没有胆子来。”

五分钟很短,可是在所有华夏异人的心中,却无比的漫长。

很多人开始怀疑,唐明黎是不是真的不敢来了?

如果他真的临阵脱逃了,那该怎么办?从今往后,整个华夏的脊梁骨,都挺不起来了。

直到最后一分钟,那几个日国异人笑得无比猖狂:“哈哈哈,他果然不敢来!还是什么大宗师呢,胆子这么小,原来你们华夏的大宗师,就都是这样的水平吗?简直笑掉人大牙。”

华夏的异人们气得脸色发青。却无法反驳,心中不禁对唐明黎生出了一丝怨恨。

你要是真的没那个胆子,就不要接受挑战,现在接受了,又临阵脱逃,算个什么事儿?全华夏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而站在烽火台上的橘重明也露出了失望之色,他醉心于武术,这上百年来,历经大大小小的战斗数百,近年来。已经没有对手了,除非去挑战神级。

但神级是不会接受大宗师的挑战的。

他这次来挑战,也是想试试这个二十多岁就突破大宗师的少年天才的实力,如果唐明黎的武术真的冠绝华夏,他也算不虚此行。

只可惜,那个华夏男人,居然是个怂包,连面都不敢露。

计时的秒针缓缓地走向了数字十二,眼看着时间就要到了,长城上仍然一片寂静。

华夏的异人们眼中满是绝望,一个个都觉得抬不起头来,脸色暗沉,仿佛被人打断了脊梁骨。

日国的异人们更加嚣张,而其他国家的异人,却满脸的幸灾乐祸。

就在这时,我缓缓走进了谭委员长的营帐,谭委员长一惊:“君瑶?你怎么来了?唐家主呢?”

我还没有来得及回答,却听总指挥笑道:“元女士来了,过来一起喝杯茶吧。”

我朝他行了一礼,说:“见过总指挥。”

“不要多礼。”总指挥道。“正好水烧开了,我再泡一壶茶。”

我点了点头,坐到了他的对面,谭委员长急了:“丫头,你就别吊我的胃口了。唐家主到底在哪儿?你倒是说啊!”

我抬头看了看后面挂的钟,秒针正指向数字十二,说:“他来了。”

话还没说完,外面就是一阵骚动。

“来了!来了!唐家主来了!”有人大喊道。

众人抬头一看,只见一道黑影在半空中掠过。落在了与橘重明最近的那一座烽火台上。

今天的唐明黎,穿着一套黑色的紧身衣裤,一头碎发在风中凌乱地飞舞,立在烽火台上,就像是一杆标枪,重重地插下,顶天立地。

“哈哈哈,唐家主来了!谁说我们华夏的大宗师是怂货?简直是放屁!”华夏的异人们欣喜若狂。

日国的异人们都露出不屑的神情,冷哼了一声,说:“那就是你们华夏的大宗主?呵呵。身为二两肉,小白脸,看起来像专门做后庭花生意的,能有什么战斗力?肯定不出两招,就要被我们橘大宗师给打趴下。”

华夏的异人们虽然对唐明黎没有多少信心,但这时候输人不输阵啊,都冷嘲热讽起来:“你们那位橘大宗师长得这么胖,小肚子跟怀胎五六个月似的,又能有什么战斗力?何况他一百二十多岁了,都是暮年了。能比得上正值壮年的唐家主?”

“混账!”日国的异人们怒了,眼看着就要拔刀动手,华夏异人们也不是吃素的,纷纷拔出了武器。

这是华夏的地盘,日国的异人们环视四周,见自己被一群凶神恶煞的华夏异人包围了,只要他们胆敢拔刀,肯定会被群殴得很惨。

他们恨恨地将武士刀收了回去,说:“等这个小白脸被橘大宗师打趴下,你们就知道,到底谁才是真正的强者!”

华夏异人们回答他们的,是一个重重的“哼”!

橘重明的目光落在唐明黎的身上,他还是第一次亲眼见到这个年轻人。

他派人仔细调查过唐明黎,对他的事情清清楚楚,唐明黎二十六岁半,一年多之前,还是个小小的暗劲巅峰强者,但之后不知为何突飞猛进,短短一年,就突破了大宗师。

这让他极为震惊,什么样的天才,才能在一年内连升数级,突破到大宗师!

当年他可是花了将近八十年,才成为大宗师啊!

莫非,他得到了天大的机缘?

唐明黎这一年多的行踪是高级机密,他居然查不到,这让他更加好奇,也更加心动。

不知道,那个大机缘,他是不是有机会抢过来呢?

这也是他来华夏的目的之一。

此时,他见了唐明黎,却有一种诡异的感觉,仿佛站在他面前的,并不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而是一个年岁极大的老怪物。

他心中暗暗地想。难不成神子没能夺舍,是因为他已经先一步被别人给夺舍了?

他的表情严肃起来,提起斩月,说:“果然少年出英雄。唐明黎,你,的确配得上做我的对手。”

唐明黎淡淡道:“橘重明,你回日国去吧,你不是我的对手,我怜你修到大宗师不易,不忍伤你。”

我听了这话。忍不住笑了,明黎啊明黎,你这激将法用得不错嘛,用这种方式激怒对方,对方越愤怒,就越容易出错,越容易出错,就越有机可乘。

其实,我当时不知道,唐明黎说的。是他的真心话。

谭委员长给我倒了一杯茶,说:“听唐家主这口气,君瑶丫头,你是不是已经破解了那毒药?”

我笑而不语,说:“委员长你看下去就知道了。”

总指挥一直很镇定。泰山压于顶,而面不改色。

那些围观的日国异人们,也听到了这话,满脸的愤怒。

“欺人太甚!”日国异人们喊道,“你们华夏人。太不尊重自己的对手,根本不配称为武者!”

华夏异人们冷哼一声,说:“我们那叫‘勿谓言之不预也’,通俗点就是‘丑话说在前头’。”

橘重明又哪里是这一句话就能激怒得了的,他淡淡道:“唐明黎。你就这么自信?”

八达岭本来地势就高,这烽火台更高,冷风呼啸,唐明黎抬起头,遥遥地望了望眼前的万里河山。猛然间,他的体内涌动起一股强大的力量。

橘重明一怔,面前的这个年轻人给他的压力更大了,他能够感觉到,他体内的能量汹涌澎湃,其雄浑程度,匪夷所思。

橘重明几乎要怀疑,他是不是隐瞒了自己的修为,这等雄浑壮阔的力量,绝对不仅仅是个大宗师初期。

“我本不想杀你。”唐明黎收回了眼神。落在橘重明身上,“但你既然一心求死,我也只有成全你的求道之心。”

说罢,他抬起手,一道金光出现在他的手心之中。

那金光凝聚成一把三尺长的金色长剑,他手执金剑,说:“出手吧,我答应了君瑶,打完了,要带她去吃稻香村的牛舌饼。”

橘重明眼神一凝,说:“唐明黎,你太狂妄了!如此狂妄,将来的成就恐怕不会太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