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1章 你太狂妄了!/恐怖女主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唐明黎毫无所动,说:“我将来成就如何,不是你该考虑的,因为,今天你就要死在这里。”

橘重明微微皱起眉头,说:“竖子狂妄,我便让你知道,今天死的到底是谁。”

他挥舞起斩月,朝着唐明黎当头斩了下来。

这一刀,勾动了天地灵气。四周一时间飞沙走石,一股弘大的刀意将唐明黎笼罩起来。

橘重明没有一丝一毫的试探,上来就直接挥出了全力一刀,这一刀,强大到足以劈碎唐明黎的灵魂。

所有观战之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连谭委员长都不禁心如擂鼓。

所有人都在想,原来一个大宗师后期的高手,竟然有这么强,强到可以撼动山岳。

唐明黎,能在这一刀之下活命吗?

在众人或期待或担忧或怜悯的目光之中,唐明黎出手了。

他刺出一剑。

他的身体几乎没有动,只是直直地刺出一剑,弘大的剑气凝聚成了一束金色的璀璨光芒,朝着那一刀迎了上去。

众人大惊,原本以为在橘重明这么强大的一刀之下。唐明黎会选择避其锋芒,想办法躲开,再反击,然而,他居然真的硬扛这一刀!

“失策啊!”有人说,“大宗师初期又怎么能赢得了大宗师后期呢?这一招太失策了。”

“唉,唐家主少年得志,太狂妄了,居然想硬扛这一刀,他是赢不了的啊!”

在众人失望的目光之中。金色剑光划破了天际,与橘重明的刀芒狠狠地撞在了一起。

轰隆隆!

一声声巨响在头顶上炸开,一时间,地动山摇,连长城都在剧烈的震动下摇摇欲坠,沙石不停地往下掉,下面的人都被惊得仓皇躲避。

两人的第一次交手,声振寰宇,惊天动地。

橘重明惊讶地望着他,刚才这一招,看着像是他居上风,其实他自己知道,自己已经尽了全力,而对方,似乎还游刃有余!

初期,居然比后期还强,橘重明觉得自己的三观都动摇了。

“不可能!”他握紧了刀,眼中涌动着不甘的战意。

而八达岭下的观众们,很多根本没有看出什么门道,一个日国异人讽刺道:“呵呵。你们那个大宗师运气真好,在橘大宗师的刀下,居然能够捡回一条性命。”

华夏的异人们咬牙切齿地说:“胜负未分,现在说这个还太早!”

“再来!”橘重明大吼一声,纵身而起。朝着唐明黎劈下一掌。

别看打出的是掌,其实蕴含着满满的刀意。

空中出现了一个五指手掌,呈现出淡淡的绿色。

“是毒掌!”有人叫道,“你们日国的大宗师太龌龊了,居然下毒!”

日国人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说:“毒掌本来就是我们橘大宗师的成名武技,既然接受了挑战,就应该知道会面对这一掌,既然贪生怕死,不敢面对这一掌,那就干脆不要战斗好了。”

“这,这简直是强词夺理!”

橘重明也以为自己胜券在握,高声道:“你就是再强,能破除得了我的毒吗?”

唐明黎嘴角上勾,说:“有何不能!”

说罢。他拿出一只玉瓶,打开,一股醉人的香味在空气之中弥漫。

他将玉瓶扔了出去,然后朝玉瓶打出一掌,玉瓶轰然碎裂,里面的翠绿色液体洒开,正好粘在那巨大的毒掌之上。

翠绿色的液体开始在毒掌之上弥漫,如同长出的苔藓,以极快的速度将毒掌包裹,然后彻底将它腐蚀殆尽。

这惊天动地的一掌。就这么在半空中销声匿迹,而橘重明后退了一步,看着自己的手掌,因为反噬,他的手发绿、腐烂,渗出了淡绿色的水。

他瞪大了眼睛,满脸的不敢置信:“你,你居然真的解开了我的毒!”

下面的围观群众也大为震惊,涌起了一阵阵骚动。

“他,他居然真的解开了橘重明的毒?那可是连程老先生都解不开的毒药啊,居然被他解开了?”

“肯定是恐怖女主播给解开的,哈哈,我早就说了,女主播那么厉害,能够炼制那么多中品、上品的丹药,这点毒算得了什么?”

“真没想到啊,这次我们居然有赢的希望,可恶,我可没有哭啊,只是沙子吹到眼睛里了。”

日国的异人们却一个个脸色极为难看,如丧考妣。

谭委员长看着下面欢喜雀跃的众人,惊得好半天都说不出话来,拿震惊的目光看向我,说:“君瑶丫头,你真的破解了那毒药?”

我微笑着饮茶,谭委员长说:“对那种毒,我也有所耳闻。据说是九十年前,他在日国东北部的一座小岛上发现的。那小岛上曾经有一位上古大能居住过,留下了一座洞府,洞府之中,就有这毒药的药方,这九十年来,死在他毒掌下的高手无数,竟无一人能够解毒。”

他顿了顿,说:“君瑶。不是我不相信你,这次你是不是请你的地仙师父出手了?”

我朝他眨了眨眼睛,说:“这可是秘密。”

他愣了一下,随即指着我苦笑:“你啊你,算了,我还是继续看比武吧。”

我的目光也飘了出去,落在长城之上。

橘重明的那种毒药,名字叫桃花醉,虽然叫这名字,其中里面根本就没有桃花。只是调配出这种毒药的人,居住在桃花林中。

没错,调配出这种毒药的人,就是我那位神族祖先。

他调配这毒药,其实是用来药一种灵虫的,那些虫子繁殖得很快,快要把桃木给蛀空了。

真没想到,上万年之后,居然有人发现这个方子,用来作恶。

既然那毒药是我祖先所调。我的血脉记忆中,自然也有关于解药的记忆,只是之前没想起来,程老先生一句“神机草”,让我茅塞顿开。

我摸了摸下巴。原来我那位老祖先还去过日国,想必是去寻找什么灵植灵草吧。

橘重明认为自己此战必胜,只可惜你遇到了我。

这就是所谓的天意吧。

此时,唐明黎淡淡地看着橘重明,说:“我说过。你赢不了。”

橘重明抓着自己的手,心中冒出了苦涩的念头:难道,这次真是天要亡我?

但不过是顷刻之间,他的目光就再次变得坚毅了起来,灼灼地落在唐明黎身上。说:“胜负未分,唐明黎,你的大话,未免说得太早。”

唐明黎平静地说:“你还有什么底牌,都拿出来吧。”

橘重明发出一声咆哮。他脚底下的烽火台震动不已,他举起斩月,在自己身上一划,鲜血涌出,正好喷在刀上。

那刀亮起一层层白色的刀光,高高举起,身后居然出现了一轮巨大的圆月,涌动着浓厚的灵气,可开山断河。

“小子,来试试我这一招——凌空斩月!”他用尽全力。劈出了这一刀。

八达岭下的众人全都高昂着头,紧张得望着,被这一刀的强大而震撼。

连谭委员长都霍然站起,来到窗户边,几乎将脑袋伸出去,心如擂鼓。

八达岭上空,清冷的月光,几乎要遮掩住刺目的太阳。

“好强!”有人叹息道,“橘重明不愧是日国的大宗师强者,这一刀,如此强大,要是真让他劈下来,恐怕连长城都要被劈成两半吧。”

“这橘重明好狠毒的用心,他劈断了长城,就如同劈断了我们华夏人的脊梁一般啊!”

长城,是华夏最重要的标志之一,是民族精神的象征,表现华夏人坚韧不拔,自强不息的精神。

长城被劈断了,华夏人的精气神都被毁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