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3章 尹晟尧的惆怅/恐怖女主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本来他就这么直接离开,是很失礼的,但这个时候,不会有人去指责他。

因为,胜利者,不需要指责。

八达岭下沉寂了一阵,忽然爆发出一阵大笑。

“哈哈哈,我们赢了,赢了!”

“我们的二十六岁大宗师,打败了日国一百二十多岁的大宗师后期高手!这下子我倒要看看,他们日国的人,还敢不敢那么嚣张!”

“唐家主好样的!没有给我们华夏丢脸!”

“你胡说什么呢?唐家主不仅没有丢脸,还给我们大大地长脸了!唐家主万岁!”

“万岁!”

华夏异人们兴奋地高呼着,而日国的异人们刚开始不敢接受这个现实,最后不得不灰溜溜地溜走。华夏人也不会去找他们麻烦,谁愿意踢落水狗?平白无故惹得一身的泥。

而那些其他国家的异人们,都露出了担忧之色,唐明黎实在太强大了,令他们感到害怕。要知道,他才只有二十多岁啊,等到十年后,二十年后,他会强大到什么地步?

华夏有这样的人在。谁还敢跟华夏叫板?

这样的人,不能让他活在世上!

所有人都没有发现,尹晟尧也在那些观战的人之中,他今天穿着一身最普通不过的衬衣休闲裤,毫不起眼。

当他看着唐明黎抱着我离去之时。眼底闪过一抹惆怅与悲伤。

还有一丝不服输的坚定。

危险,在不知不觉之间弥漫。

谭委员长满心的喜悦,说:“总指挥,我们华夏有这样一个好苗子,真是我华夏之福啊!”

总指挥笑而不语。谭委员长奇怪地说:“总指挥,难道您不看好唐明黎?”

总指挥说:“我不是不看好他,而是更看好这个姑娘。”

“您是说元君瑶?”

总指挥将杯中的最后一口残茶喝尽,说:“这个丫头前途不可限量,你们一定要保护好她,不能让她有半点的闪失,知道吗?”

谭委员长点头道:“是。”

此时,我们并不在乎背后的人们如何议论,手牵着手,走在老首都的街道上,来到那享誉海外的糕点店门口。

这里随时随地都排着长长的队伍,我们俩跟在人群之中,排了整整半个小时的队,才买到了牛舌饼,一人拿了一根,边走边吃。

街上行人如织,没有人知道,我身边的这个男人,刚刚经历了一场惊心动魄的大战,为华夏人挽回了面子。斩杀了日国的绝顶强者,撑起了华夏的脊梁。

这糕点很好吃,我吃完了一块,伸手去拿下一块,唐明黎笑呵呵地在我唇边抹了一下。将碎屑抹下来,然后放进了他自己的嘴里。

我嘴角抽搐了两下,说:“想吃我可以再去买,何必吃碎屑,好像我不给你吃饭似的。”

他却笑着道:“你嘴边的最甜。”

我脸颊上飞起两团红霞。说:“你还真会说情话。”

“嗯,我最近买了很多书研究。”他说,“我用这三天的时间看完了《撩妹十八式》、《如何征服你的女人》、《让女人对你千依百顺的一千种办法》。”

我顿时满头的黑线,要是让华夏的异人们知道你这三天没有积极备战,反而关着门研究这些东西,不知道会跌破多少眼镜?

幸好橘重明死了,不然听到这个消息,又要气得再自爆一次。

唐明黎牵着我的手,从街头吃到街尾,夜色渐渐降临了。电视上在播出新闻,说八达岭发生了五级地震,没有人伤亡什么的,当然,这些只能骗骗完全不懂的普通人了。

我们来到一座公园,此时公园里有不少吃了晚饭出来遛弯的人,我俩坐在公园的草地上,看着对面两个小孩打闹,他们的母亲坐在大石头上,脸上挂着幸福的笑容。

唐明黎凑过来。搂住我的腰,让我靠在他的胸膛上,说:“想不想生个孩子?”

我这张老脸有点微微发红,说:“以前从来没想过。”

他凑到我耳边,低声说:“现在想也不迟。”

我仔细想了想,严肃地说:“我们是修道之人,生下孩子,就是结下了因果,等将来飞升成仙的时候,要是放不下后辈们,怎么办?”

唐明黎满头黑线,说:“你想得可真远。”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嘛。”我说。

他揉了揉我的脑袋,说:“好,只要你不想生,我们就不生。”

我也满头的黑线,你脑补得也太厉害了吧,我们的交情已经到了可以一起生孩子的地步了吗?

我再次看向那两个孩子,一儿一女,特别可爱,心中不禁有些动摇,或许……过个几年,生个孩子也不错。

就在这时,我发现那小男孩的额头上有一道黑色的光闪烁,看起来像一条锁链,将他的脑袋锁了起来。

我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唐明黎按住我的肩膀。说:“那孩子与你没有关系,你就不要去管了。”

我惊奇地问:“你知道那是什么?”

唐明黎道:“那是标记,说明他已经被鬼差给定下了,时间一到,就要上门锁魂。”

我心中有些不是滋味。道:“这么小的孩子,寿元就到了,太可惜了,不知道他父母要伤心成什么样子。”

唐明黎嗤笑了一声,说:“他的寿元没到。是有人看上了他的寿元。”

我悚然一惊,道:“怎么回事?”

“看到他后颈上的拇指印了吗?那就是夺寿的标志。”唐明黎道:“每个人的寿命都是有限的,如果想要延长寿命,唯一的办法就是修炼,但有天分成为异人的少之又少,有些人就打起了别人寿命的主意。”

我惊得说不出话来:“还有这样的事?”

“这样的事情常有。”唐明黎说,“多是用在风水之上,在别人家里布一个九阴夺寿阵,就能将这家人的寿命给转移到自己的身上,但这个阵法布置起来很难,通常一个人只能用三次,一次不超过十年,如果超过了,就很可能会被地府发现,不仅寿命要还回去。死后还会进入地狱之中,受剥皮剖心之刑。”

我皱起眉头,说:“这孩子家里被人布了夺寿阵?”

“这孩子的寿命,应该有个几十年,但如今全都被人夺走了。”唐明黎说,“那锁链,是鬼差的标志,今晚鬼差就会上门锁魂。”

我怒道:“偷了别人几十年的寿元,地府难道就没有发现吗?那些鬼差还会助纣为虐?”

唐明黎嘴角一勾,露出一道冰冷的笑容。说:“既然能做到这一点,肯定是打通了地府的关系。”

我呆了一下,说:“地府之中,也有这些贪污受贿,蝇营狗苟的事情?”

唐明黎笑道:“怎么会没有?《聊斋志异》你总看过吧,那蒲松龄,是个修道者,曾悄悄进入地府生活过一段时间,了解了地府中不少的事情。”

我这才想起,聊斋中确实有不少的故事提到。寿元到了,男主角就请来锁魂的鬼差吃吃喝喝,许下重金酬谢,鬼差就放过他一条生路。其中一个故事里还说,鬼差放了男主角,但男主角嫌买那么多纸元宝太费钱,不肯按照说好的给鬼差钱,结果没几天就被鬼差给重新锁走了。

当年看的时候,还以为这是蒲松龄讽刺人间的事情,没想到竟然都是真事儿。

唐明黎笑道:“地府里的鬼差生前都是活人。人间有的事情,地府自然也有。”

我看了那孩子一眼,心中有些怒气:“难道十殿阎罗都不管的吗?”

“当然要管,只不过十殿阎罗也参差不齐,譬如第五殿阎罗王包拯。就是大名鼎鼎的包青天,他处置事情,刚正不阿,但也有些阎罗私心重,纵容下属,而那崔判官,也曾经有前科。”

《聊斋志异》之中,崔判官也曾为了帮一个礼遇他的凡人,为他丑陋的妻子换了一颗美艳的头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