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6章 黑白无常/恐怖女主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鬼差拿着黑月石在手上掂了掂,揣进了怀中,我微微眯了眯眼睛,正要松一口气,他忽然眼睛一瞪,怒气冲冲地说:“你这个泼妇,妄图用一点小恩小惠就贿赂我?做梦!我实话跟你说了吧,这窦麟是上面指名要的,谁都别想保他!”

说罢,转身就往屋子里走,提着锁链就要去锁人。

我心中大怒,你特么吃了我的灵酒灵菜,还拿了我的灵石,居然敢不给我办事,想空手套白狼啊?做梦!

忽然眼前一闪。唐明黎已经挡在了他的面前,目光冰冷地望着他,说:“是谁点名要窦麟?”

鬼差眼睛一瞪:“这也是你这小小一个凡人能问的?滚开,否则这妨碍公务的罪名你担待不起!”

这时,天不怕地不怕的白宁清跳了出来。哈哈笑道:“不过是个小小的鬼差,身上的修为连个厉鬼都比不上,还敢在我们面前叫嚣?”

此时,一道黑雾飞了过来,凝聚成高晗的模样。他的身后,黑色的翅膀展开,看上去极为恐怖。

那鬼差是靠着请客送礼得到鬼差的差事的,此时见这么多强大的异人,心中有些发怵。

他抓紧了手中的锁链。这时地府所发的武器,专门锁魂,连厉鬼也能锁住。

这鬼差色厉内荏地喊道:“你们想干什么?我警告你们,你们和地府作对是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

话还没说完,他忽然眼前一花。唐明黎已经来到面前,按住了他的肩膀,一字一顿地问:“说,到底是谁让你来的?”

他身上的气势十分吓人,那鬼差被吓得瑟瑟发抖,吞了口唾沫,说:“你,你敢动我一下试试?”

唐明黎淡淡一笑,按在他肩膀的手微微用力,他立刻发出惨叫,噗通一声跪了下来。

“你,你居然真的敢打我!”他痛得脸都扭曲了,尖声大叫,“我上面有人!我要让你被打入寒冰地狱,让你永生永世受寒冰噬骨之痛,浑身长满冻疮,疮上长疮,疮口挤压破裂,浑身裂成数瓣,整日痛苦哀叫。永世不得超生!”

唐明黎微微俯下身,眯起眼睛,说:“我明白了,你的后台是楚江王,点名要窦麟的。也是他。”

鬼差愣了一下,随即露出一脸邪恶的笑容,说:“嘿嘿,现在知道我不好惹了?晚了,你们全都要受到最严厉的惩罚。一个都别想跑!”

唐明黎一掌劈在他的胸口,将他给生生打飞了出去,他的魂体几乎被打散,变成了半透明,极度虚弱,刚才这一掌,若是稍稍重一点,就能让他魂飞魄散。

唐明黎沉声道:“回去告诉楚江王,窦麟乃二级异能者,寿元绝对不短。要锁走他的魂魄,先拿生死簿来,如果生死簿上说他该死,再带他走!”

那个鬼差是真的怕了,飘在空中,似乎想再丢几句狠话,但最终没敢说出口,灰溜溜地跑了。

白宁清忍不住拍手道:“唐家主果然威武霸气,连楚江王都敢正面怼,真是我辈的楷模。”

唐明黎瞥了他一眼。说:“你要真将我当做楷模,就不要阴阳怪气地讽刺。”

白宁清无辜地眨了眨眼睛:“我明明是在夸你。”

我走过来,担心地说:“明黎,那楚江王掌管着寒冰地狱,其下又设十六小地狱,位高权重,你这么怼他……”

唐明黎嘴角勾起,说:“就算我不怼他,他也不会放过我。”

我愣了一下,愧疚地说:“明黎,对不起,都是我……”

他抓住我的双肩,说:“君瑶,既然下定了决心,就不要后悔,你这样瞻前顾后,将来也是会引来心魔的。”

我顿时醍醐灌顶,茅塞顿开,我们修道,修的是心,不求事事都做对,但求无愧于心。

心无挂碍,方可修成道心。

我的目光变得坚定起来,点了点头,道:“我明白了。明黎。”

唐明黎有些欣慰,又说:“何况那楚江王乘着东岳大帝不在,为所欲为,也该被整治整治了。”

白宁清笑道:“说得好!唐家主不愧是正义之士,只是他是堪比地仙的十殿阎罗。你只是一个凡人,要如何整治?”

唐明黎露出一道神秘的笑容:“本山人自有妙计。”

第二天晚上,午夜很快到来,窦麟坐在二楼的卧室之中,房间四周是我花了一天时间。用特制朱砂所绘制的防御阵法。

连唐明黎都看呆了,几人都用惊讶的目光望着我,良久,唐明黎问我:“君瑶,这些……你在哪里学的?”

我总不能说是承袭自神族的血脉吧,只得说:“当然是我师父教的。”

谭委员长从震惊中回过神来,说:“君瑶丫头啊,不如在异人学院开设一个阵法课吧。”

我翻了个白眼,说:“委员长,这可是我的不传之秘。”

“当然,当然。”谭委员长笑道,“我也是想让阵法之道能够传袭于世,不至于灭绝啊。”

“那也只能传给我的弟子。”我画完了最后一个符咒,将笔一扔,双手快速地掐着法诀。符咒一个接一个地亮起,而那几颗镶嵌在墙体中的五行石骤然大亮,阵法中的符咒仿佛在旋转游走,十分壮观。

谭委员长看得双眼放光,心中默默地想,这件事之后,干脆让小麟拜到君瑶的门下吧,跟着她,小麟绝对会有一个光明的前途。

“金光千合阵?”唐明黎低声道,“果然如传说中一样灿烂夺目。”

我心中一震。这个阵法是我那位祖先所创,唐明黎为什么会知道阵法的名字?

我心中疑窦丛生,却始终没有问出口。

我有些害怕,总觉得自从上次从地府之中回来之后,唐明黎就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更强,更霸气,更温柔。

是他,又仿佛不是他。

“君瑶,你走神了。”唐明黎轻声提醒我。

我骤然惊醒,继续催动阵法。直到阵法完全启动。

窦麟用期待而感激的目光望着我,说:“元姐姐,谢谢你。”

我冲他笑了笑,说:“放心,小麟,我不会让他们把你的魂魄抓走的。”

“好大的口气!”一声厉喝从虚空之中传来,我心中一震,金色的锁链猛地从双手之中飞了出去,刺进了虚空之中,缠住了某个东西。

我嘴角上勾。我晋升六品之后,捆鬼索也进化了,能够穿透到鬼空间之中,锁住厉鬼之魂。

“放肆!”那虚空之中发出一声厉喝,只听“当”地一声脆响。我的捆鬼索居然被砍断了,一个黑色的人影跳了出来,手中拿着一条黑色的锁链,上面弥漫着一股浓郁的黑气。

我微微眯了眯眼睛,那是一件法宝!

他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头上戴着一顶高高的帽子,帽子上写着四个大字:正在捉你,舌头像吊死鬼一样,伸出口中老长,一直垂到了胸前,凶神恶煞,面相极为恐怖。

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黑无常!

此时,又传来一阵笑声,一个身穿白色衣服,头上戴着白色帽子,上面写着:和气生财,手中拿着一把大蒲扇的人,他依然吐着长长的舌头,只不过是一副笑脸。

他那笑脸,比黑无常那凶神恶煞的表情还恐怖呢。

我脸色有些凝重,他们手中的锁链和蒲扇,都是法宝!

平常鬼差手中拿的只是法器,而黑白无常、牛头马面手中的,却是法宝!

而且是等级很高的法宝!

黑无常厉声说:“你们妨碍鬼差办案,还打伤了鬼差,该当何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