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7章 背后黑手/恐怖女主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抬起下巴,高声道:“你们助纣为虐,窦麟的寿元明明没有耗尽,你们却要强行锁他的魂魄,将他带去地府,该当何罪?”

黑无常道:“他寿元有没有尽,不是你能说的,等我们带回去,交友崔判官大人审过之后,自有定论。”

我冷哼一声:“原来崔判官也有份?”

黑无常眯起眼睛。眼中满是狠厉,白无常跑出来打圆场,说:“呵呵,小丫头,那窦麟和你非亲非故,你又何必为了他自找不痛快呢?你这一身的修为不容易,又年轻,将来的日子还长着呢。”

我冷笑一声,说:“夺人寿命,这种阴毒之事,你们居然也敢做?就不怕遭天谴么?如今我保护小麟,阻止你们,是替天行道,也是为将来的修行攒功德。”

白无常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呵呵笑了两声,说:“小丫头,看来你是一意孤行了?”

我双手在胸前结了一个法印,说:“你们尽管动手,今天要是锁走了窦麟,算我输。”

“放肆!”黑无常怒喝一声。手中的法宝骤然射出,我快速掐了几个法印,高喊:“阻!”

一时间,阵法之中,金光闪烁,出现了一层金色的透明屏障,只听一声脆响,那锁链打在屏障上,屏障摇晃了一下,居然没有碎裂。

黑无常惊了一下,有些不敢相信,他手中的法宝十分厉害,自古以来不知道捆住了多少宗师、大宗师高手,今天却折在我这个小小的六品修道者所布的阵法上?

侥幸,一定是侥幸!

他发了狠,双手一抖,那锁链变成了许多条,像蛇一样在空中乱舞,然后重重地打在金色屏障之中。

当当当当。

接连的脆响,一声接着一声,打得屏障不断晃动,却根本无法击破。

白无常见情况不妙,大叫道:“我也来领教领教你的高招!”说罢,将手中的大蒲扇用力一扇,一道米黄色的气浪迎面而来。和黑无常的锁链一起打在屏障之上。

轰!

屏障剧烈地颤抖,但并没有破。

这下子,黑白无常都惊到了。

“这是个什么阵法,居然这般厉害?”白无常惊道。

我嘴角得意地翘起,我那位祖先炼丹、布阵的造诣都很高。这可是上古时代的强大防御阵法,又怎么会被你们轻易击破?

白无常低声道:“老黑,我看这个女人邪门得很,咱们还是回去如实汇报,请上面的再派些人来。如何?”

那黑无常却是个犟脾气,想他横行一世,却被我一个小小的六品修道者挡住,无功而返,他又怎么会甘心。

“我就不信了!”他大吼一声,用尽了多年修行的灵气,疯狂催动手中的锁链,“纳命来吧!”

那锁链变得极长,居然将这屏障缠了一圈又一圈,然后亮起红色的暗光。

砰砰砰砰!

锁链连番爆炸。震得阵法摇摇欲坠,我脸色一沉,又拿出几颗五行石,猛地按在墙壁上,加固了阵法。

高晗背后的黑色翅膀猛地展开,双手在胸前一舞,一团黑色的能量迅速膨胀,朝着黑无常扑了过去。

白无常大惊,冲过来用蒲扇挡住了黑色能量,这时。白宁清又出手了,他脸上露出一道诡异的笑容,手中的玉石折扇猛地展开。

那折扇之上,居然出现了一只金色的鸾鸟,鸾鸟发出一声清啸,从纸上飞出,朝着黑白无常二人冲了过去。

“不好!”白无常大喊道,“老黑,他们手中也有法宝!那法宝的等级不在我们之下!不可恋战,快走!”

说罢,他拼尽全力,一蒲扇将那黑暗力量扇开,拉住黑无常,收回锁链,狼狈地退进了虚空之中。

白宁清将扇子一扇。说:“回来。”

那金色鸾鸟立刻飞了回来,落回了扇子之中,扇面又变得白白净净。

“算他们跑得快。”他冷笑一声,“不然,他们多年的修行,就要毁于一旦。”

我看着他俩,白宁清手中有法宝不奇怪,倒是高晗,上次和他分开之时,他还只是六品的异能者吧?如今见面,都升到七级后期了?

升得真快啊。

不过,想一想我自己,一年多从白丁升到了六品,谁能比我快?也就没什么好说了。

谭委员长叹了口气,苦笑着说:“看来。这次我们是把地府给彻底得罪了。”

白宁清毫不给面子地说:“你可以让他们锁走你的外孙,这样你好我好大家好,岂不一团和气?”

谭委员长愣了一下,连忙说:“各位误会了,我并不是那个意思。”

说着,握住了窦麟的手,目光坚定地说:“我只有这么一个外孙,为了他,哪怕与全世界为敌又如何?”

白宁清用扇子在手心里拍了拍,说:“这才是一个外公该说的话。”说完。他又看向我们,道,“下次来的,可就不是黑白无常这样的角色了。”

唐明黎却意有所指地道:“我倒是想看看,下一个来的是谁。”

可令我们没想到的是,第二天一早,谭委员长醒来,正要叫小外孙起来吃饭,这几天他一直谁在外孙的身边,一步也不敢离开,却发现窦麟双眼紧闭,婴儿肥的小脸一片雪白,身体发软,一动不动,怎么都叫不醒。

一股寒意从心底升了起来,他急匆匆就跑来,将我们几人叫醒,我给窦麟把了脉,脸色变得极为难看。

“他的灵魂被带走了。”我眉头紧皱,说,“不可能啊,我所布置的阵法并没有被毁,小麟的灵魂怎么可能被锁走?”

我们面面相觑,沉默了许久,唐明黎脸色凝重。道:“是我失算了,他们居然拿到了锁魂镜。”

我惊道:“锁魂镜?”

“锁魂镜是一件极为强大的法宝,只要知道活人的生辰八字,就能够将他的灵魂从镜中锁来。”唐明黎眼中阴郁。

白宁清道:“竟然有这么强大的法宝?”

“这锁魂镜,本来是东岳大帝的宝物。”他一字一顿地说。

白宁清惊道:“点名要窦麟的,莫非是东岳大帝?”

谭委员长惊得脸色惨白,若是十殿阎罗偷奸耍滑,还有办法处理,但那东岳大帝是地府之主,是真正的神仙,他拿什么去抵抗东岳大帝?

唐明黎沉声道:“那锁魂镜,被东岳大帝赏赐给了第五殿阎罗王包拯。”

我们都惊了。

“不可能吧?”白宁清说,“包拯可是华夏历史上最出名的清官,公正严明,连自己的亲外甥,只要为非作歹了,他都要斩,这样一个不畏权贵、大义灭亲的人,居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那天地之间,还有什么公理道义?”

唐明黎背负双手。缓缓地说:“当初东岳大帝将锁魂镜交给阎罗王,正是看在他公正严明,不徇私情上。”

我沉默了片刻,说:“或许阎罗王根本不知情呢?楚江王以有人阻拦鬼差办案为借口,将镜子从他手中借出。”

众人互望一眼,倒是有可能。

高晗道:“既然如此,就去找他伸冤。”

唐明黎思考片刻,说:“好,既然他已经卷了进来,就别想置身事外,我们再入一次地府。”

白宁清说:“通幽兽的头骨已经用过了,我们空海也只有这一枚,要怎么去地府?”

唐明黎执起我的手,高晗二人的眼神有些沉,他挽起我的袖子,露出那只金镶玉的镯子,是我弟弟送我的。

“这只镯子,名叫阴阳镯。”唐明黎道,“能够沟通阴阳,自由来去阴曹地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