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9章 楚江王殿/恐怖女主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道:“哼,幸好他还算公正,没有护短,否则我肯定不会与他善罢甘休。”

云霞仙子嘲笑道:“九灵子,你就吹吧,当我们不知道呢,当时的你还不是仙人呢,幸好东岳大帝还算公正。不然你现在就在地狱之中受苦了。”

九灵子觉得自己有些下不来台,说:“去去去,你这个死丫头,就喜欢嚼舌根。”

云霞仙子啐了他一口,说:“你这个死老头,说不过我就搞人身攻击。”

这云霞仙子看了这么多直播,连这些现代化的词语都学了不少。

九灵子没有理她,说:“丫头,咱们也算是同命相怜,这件事我管定了,先直播着,咱见机行事,实在不行,老头子我还有别的办法。”

我顿时心中大定,九灵子可是神仙,神仙都发话了,还怕他一个小小的十殿阎罗?

白宁清对地府很熟悉,他祖先游历地府,不仅写下了笔记,还画了详细的地图。我们躲开了巡逻的鬼兵,悄悄地穿过前面四座阎王殿,往第五殿阎罗殿而去。

但来到第二殿楚江王的地盘时,却见里面戒备森严,根本无法通过。

我们躲在矮墙后面,白宁清皱眉道:“楚江王心思缜密,居然将这里守得跟铁桶似的。”

我皱了皱眉,说:“不然咱们弄晕几个鬼差,化妆成鬼差的模样,浑水摸鱼混过去?”

唐明黎点头道:“有道理。”

说着,拿出了几张面具,交到我们的手中,道:“戴上这个。”

“这是什么?”我惊道,“武侠片里的人皮面具吗?”

他朝我笑了笑,说:“戴上你都知道了。”

我将面具往脸上一蒙,面具立刻贴在我的面皮之上,然后迅速起了变化,化成了一张鬼脸。

我拿出镜子一照,把我自己都吓了一跳,这鬼脸太真实了,双眼圆瞪如铜铃,颧骨高耸,血盆大口张得老大,里面还有两颗獠牙伸了出来。

“这是法器。”高晗简明扼要地说。

唐明黎点头道:“这是我所制作的法器,赶快戴上。不要浪费时间。”

这时,几个鬼兵走了过来,白宁清从矮墙之后将脑袋伸出去,朝那几个鬼兵招了招手,说:“你们快过来。来看看这是什么?”

那领头的鬼兵队长走过来,呵斥道:“楚江王殿下吩咐了今天要戒严,一只苍蝇也不许飞过去,我们马不停蹄地到处巡逻,你们居然在这里摸鱼?”

“队长。我们在这里找到了一样好东西。”白宁清说,“您快来看,要是把它献给殿下,咱们可就发了。”

那鬼兵队长眼睛一亮,立刻加快了脚步,嘴里说:“我倒要看看是什么好东西,要是让我知道你敢骗我,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他将脑袋伸到矮墙后面,我立刻一把白色粉末扔了过去,他还没反应过来便浑身一抖。朝我倒了下来。

我立刻将他拉进来,从外面看,就像是他自己走进来的一般。

“队长?”他手下的鬼兵催促道,“我们还要巡逻呢。”

唐明黎清了清喉咙,开口道:“你们都过来,来搬这件宝贝,等送到了殿下的面前,全都论功行赏。”

我惊讶地看了他一眼,他居然模仿这鬼兵队长的话模仿得惟妙惟肖。

鬼兵们一听说有赏,全都兴高采烈地跑了过来。我们三下五除二,将他们全都撂倒,然后结结实实地捆了起来,迷晕他们,让他们睡上个几天几夜,再将他们藏好,便穿上他们的衣服,拿着他们的武器,大摇大摆地走了出来。

唐明黎炼制的这法器面具实在是厉害,我们一路走来,遇到了好几支巡逻的队伍,居然都没有被发现。

很快就来到了第二殿和第三殿之间的大门前,我看了一眼,立刻就退了回去,真没想到。楚江王居然亲自坐在门口,周围是一圈服侍的美丽女鬼,正端着茶,用着茶点,而几个实力强悍的鬼将正守在门口,一个一个地检查。

在那几个鬼将后面,还立着一面镜子,每个经过的鬼,都必须到镜子前照上一照。

我压低声音问:“现在该怎么办?”

白宁清有些无奈:“第二殿和第三殿之间,只有这么一条路,如果过不去,我就真没有办法了。”

九灵子也很着急,气得叫道:“这个楚江王真是无法无天!惹急了我,老头子直接杀到地府去,把他从楚江王殿上拖下来。揍他个生活不能自理。”

云霞仙子道:“九灵子,你就别说大话了,咱们去地府也不是不可以,但必须要先交申请书给东岳大帝,东岳大帝批示同意之后,咱们才能够去,我们要是私自去,可是会受到天道的惩罚的。”

九灵子气得拍桌子:“这仙界也这么官僚!”

我满头黑线,看来九灵子老前辈也是指望不上了,我正在冥思苦想。忽然唐明黎道:“我知道一条捷径,你们跟我来。”

楚江王殿之下,有十六小地狱,分别是:黑云沙小地狱,粪尿泥小地狱、五叉小地狱、饥饿小地狱、焦渴小地狱、脓血小地狱、铜斧小地狱、多铜斧小地狱、铁铠小地狱、幽量小地狱、鸡小地狱、灰河小地狱、斫截小地狱、剑叶小地狱、狐狼小地狱,寒冰小地狱。

他带着我们混入地狱之中,来到饥饿小地狱,这地狱之中全都是些欺占他人财物、拐卖少男少女的邪恶之人。

这地狱之中是一片天堂般的景象,那些鬼物们被固定在其中,头上就是累累的果实,脚下就是清澈的溪流,那些果实都垂到了他们的面前,他们能够清楚地闻到果实的芳香。

但他们只要抬起头,想去咬那些果实,树枝就会缩上去,而他们一旦低头喝水,原本淹到他们下巴的溪水就会迅速退下去。

于是他们就一天天一年年地忍受着难以想象的饥饿,看得到、吃不到,这种痛苦会延续到他们刑期结束。

白宁清朝那些鬼物看了一眼,摇头道:“这刑法真是残忍。”

唐明黎嗤笑了一声,说:“如果他们活着的时候遵纪守法,就不必受这痛苦了。他们拐卖儿童,凡间多少家庭因为他们而被毁?”

白宁清无法反驳。

避开那些鬼兵,我们来到了一处山峦处,唐明黎扒开累累的果实。露出了石壁。

“嚎!”周围的鬼物们眼放着绿光,他们饥饿太久了,连活人都能吃下去,估计在他们眼中,我们就是一团团白花花的肉。

唐明黎从树枝上摘下几颗果子,丢给他们,他们发了疯似的争抢,不再搭理我们。

那石壁之上,看起来严丝合缝,但他伸手在上面一按,石头居然裂开了,出现了一条羊肠小道。

“跟我来。”他一马当先走了进去,我心中却满是疑惑。

云霞仙子也奇怪地说:“这条小路如此隐蔽,暴君怎么会知道?”

九灵子摸着胡子,意味深长地点了点头,道:“看来这个年轻人有些来历啊。”

白宁清凑过来,在我耳边低声说:“虽说人都有秘密,但唐家主的秘密也未免太多了。”

我眉头深锁,沉默不语。

唐明黎冷冷地瞥了他一眼,说:“我都听到了。”

白宁清拍了拍扇子。哈哈笑道:“我也就随口一说。”

就在这时,一声嚎叫传来:“你们是什么人?”

我们一惊,回过头去,只见一个小鬼拿着三叉戟大声地嚎叫着:“快来人!这里有活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