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0章 阎罗王/恐怖女主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快走!”唐明黎大喝一声,让我们三人都进去之后,他才钻了进来,然后在墙上用力一按,哗啦一声,石头又合了起来,跑得最快的那个狠狠地撞在了石墙上。

我们沿着这条羊肠小道一直往前,也不知道跑了多久,唐明黎在石壁上一按,石头裂开,我们又钻了出来,听见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

眼前,一个鬼魂被绑在木头桩子上,一个凶神恶煞的小鬼抓着他的脚,正用铁钳子狠狠地拔他的指甲。十根脚趾甲已经拔了七根,脚上血肉模糊,一看就很痛。

那小鬼听到动静,惊讶地回头,喊道:“你们是什么……”还没说完。就被唐明黎一拳打在脸上,直接晕了过去。

白宁清厌恶地看着那个受刑的鬼物,用扇子遮住了脸,却发现那鬼物血肉模糊的手脚又重新长出指甲。

“这是拔手脚指甲地狱。”我说,“他们被拔掉的手脚指甲很快就会长出来,然后再次被拔掉,周而复始,直到刑期结束。”

白宁清皱起眉头:“怪不得那么多人都崇尚修仙,成仙之后就能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不用受这地狱受刑之苦。”

唐明黎道:“别乱发感慨了,快走。”

这里是第三殿阎罗宋帝王的地盘,传说宋帝王性情仁孝,心地纯净,但是嫉恶如仇、明察秋毫。是不输给阎罗王包拯的正直之人。

我们通过了第三殿,也顺利通过了第四殿,终于来到了第五殿阎罗王的地盘。

此时,一批又一批的鬼物被送来,由阎罗王安排进哪一间地狱。

白宁清问:“你们打算怎么去见包大人?”

“这还不简单吗?”我整理了一下衣服,跑了几步,冲到殿前,大声喊道:“青天大老爷,我冤枉啊!”

三个大男人都满头黑线,心中默默想:你古装电视剧看多了吧?

此时,那大殿上传来一声呵斥:“外面什么人喊冤?”

我立刻跑了几步,来到大殿前,门口两个小鬼守卫将三叉戟一伸,叉在我的面前,里面又有个声音道:“让她进来!”

两个小鬼让开,我快步走进去,弯腰行了一礼,说:“包大人,是我喊冤。”

阎罗王道:“为何不跪?”

我说:“我是怕您的椅子腿儿不太结实。”

阎罗王眉头皱起,我乘机偷偷看了一眼。今天我总算是见识到了包青天的真正容貌了,果然如传说中一般,面色黝黑,额头上有一个月牙形状的疤痕,但并没有想象中那么胖。人还长得挺清瘦的。

“放肆!”阎罗王怒喝一声,“还不快跪下!”

我只得跪下,却听咔擦一声,他老人家的椅子居然真的断了。

阎罗王站起身,眉头皱得更紧。似乎想到了什么,挥手让人换了一张椅子,道:“本殿准你不跪,你有什么冤屈,说出来吧。”

我拱了拱手,高声说:“阎罗王殿下,我是活人,此次进入地府,是为我弟弟喊冤。”

阎罗王冷声道:“活人不得入地府,你若是没有冤屈。我必然重重罚你。”

我道:“我弟弟窦麟,年方十岁,二级异能者,阳寿未到,却被鬼差勾走了魂魄,夺寿转给他人,此行为十恶不赦,还请阎罗王殿下为我做主!”

阎罗王脸色一沉,道:“看来你要状告的人,是本殿。”

“不。殿下,您只是受人蒙蔽,才将东岳大帝赐下的锁魂镜借给了他人,跟您借锁魂镜之人,才是罪魁祸首。”我连忙说。

阎罗王一拍惊堂木,高声道:“你一介小小凡人,居然状告地府阎罗,你知道后果如何吗?”

“我知道。”我义正言辞地说,“但为了替弟弟伸冤,我愿意接受任何处罚。”

我顿了顿,说:“何况阎罗王殿下无论身前身后,都有公正之名,我相信殿下会还我公道。”

和唐明黎交往了个把月,学会了一点说话的技巧,公正严明的包拯不爱钱财。但肯定是极其爱护自己的名誉的,如果我弟弟真是冤枉的,而他又牵涉其中,这苦心经营了上千年的名誉,就彻彻底底地毁了。

名誉这种东西。建立起来很难,但毁起来,十分容易。

因此,我们才敢来伸冤,笃定了他是不会置之不理的。

阎罗王面色一沉,道:“若真有此时,我定然为你伸冤!”

说罢,他对身侧的师爷道:“李先生,去请楚江王走一趟吧。”

我有些失望,原来不是大名鼎鼎的公孙策——公孙先生。

阎罗王看向我。说:“你不是一个人来的吧?把你那几个同伴都叫进来,当面对质。”

话还没有说完,唐明黎三人快步走了进来,朝阎罗王拱了拱手,说:“见过阎罗王。”

有我的前车之鉴,阎罗王没有让他们下跪,当看到唐明黎的时候,他的眼睛眯了眯,说:“下面何人?报上名来。”

“在下唐明黎。”他一字一顿地说。

阎罗王盯着他沉默了半晌,似乎在思考着什么,没过多久,楚江王大步走了进来,阎罗王起身相迎,说:“来人,上座。”

两个鬼差端着椅子上来。楚江王俯身坐下,目光在唐明黎身上扫来扫去,忽然意味深长地笑了。

阎罗王道:“楚江王,这几人状告你夺取活人的寿命,转嫁在寿元将近之人的身上,可有此事?”

楚江王冷淡地说:“并无此事。那个名叫窦麟的孩子寿元将近,鬼差去捉拿,却被他们用暴力阻止,如今却来贵殿诬告于我,请贵殿秉公处理。”

阎罗王看向我们。道:“可有此事?”

我说:“楚江王说窦麟寿元将近,这个简单,只要拿出生死簿来看一看,就知道了。”

阎罗王道:“楚江王,你觉得如何?”

楚江王嗤笑一声。说:“这个更简单。来人,将生死簿给我拿过来。”

话音未落,楚江王的师爷就将一本生死簿拿了上来,转交给阎罗王,阎罗王翻开仔细查看。随即怒道:“大胆刁民,居然敢诬告楚江王!”

他将那生死簿扔到我的面前,说:“首都人士窦麟,生于丁亥年十一月五日,死于丁酉年三月十六。享年十岁。”

我骤然一惊,捡起来翻看,却被唐明黎拿了过来,上面的确清清楚楚地写着死于丁酉年三月十六。

他的眉头深深地皱了起来,连我也有些动摇,难不成真是我们弄错了,窦麟小弟弟真的注定只能活十岁?

阎罗王怒道:“你们还有什么话好说?”

我们面面相觑,说不出话来,阎罗王将惊堂木一拍,高声道:“尔等私自闯入地府,诬告楚江王,罪无可赦,打入寒冰小地狱,受一百年寒冰噬骨之刑!”

说罢,一挥手,道:“把他们带下去!”

那楚江王脸上带着几分得意的笑容,看向了唐明黎,目光很是意味深长。

高晗脸色阴沉,背后的黑色翅膀猛地展开,而白宁清手中的折扇也展了开来,我握紧了拳头,随时都可以召唤飞剑。

九灵子也气冲冲地在我耳机里说:“这个楚江王好大的胆子,居然敢私自更改生死簿!这可是大罪!不行,我要去帮丫头,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哪怕闹到玉皇大帝面前,我也有话说。”

云霞仙子连忙劝道:“九灵子,你先别激动,说不定有转机呢。”

就在这个时候,屋外有人高声唱道:“东岳大帝驾到!”

众人都是一惊,特别是楚江王,惊得从椅子上一下子跳了起来,似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