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1章 东岳大帝/恐怖女主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阎罗王立刻起身相迎,小跑着来到了门边,弯腰行礼。

我转过头,见一袭黑衣大步走了进来,后面跟着皇帝等级的仪仗,身上的龙袍发出烈烈的声响。

当看到他容貌的时候,我暗暗惊了一下,他长得和唐明黎好像啊!

东岳大帝,就是泰山之神,古老相传,东岳泰山之下,就是阴曹地府,东岳大帝主宰生死、贵贱和官职,是统治地府之神明。

历代帝王都到泰山封禅,对泰山之神崇敬有加。唐代封泰山神为“天齐王”。宋代晋为“仁圣天齐王”、“天齐仁圣帝”,元代加封为“天齐大生仁圣帝”,明代又恢复为东岳泰山神。

关于泰山神的来历,有很多说法,其中最接近事实的。是汉代东方朔所写的《神异经》。

《神异经》中说:开天辟地的盘古,有一个儿子,名叫赫天氏,赫天氏之子名为骨勃氏,骨勃氏之子玄莫氏有两个儿子,长子名为金轮王,次子名为少海氏。

少海氏的妻子是弥轮仙女,有一天晚上弥轮仙女梦见两颗太阳朝她扑了过来,她便张口将那两颗太阳吞下,不久之后。她就发现自己怀孕了,生下了两个孩子,长子金蝉氏,号东华帝君,次子名金虹氏。号东岳帝君。

值得一说的是,这东华帝君乃古代赫赫有名的神灵,与某热播玄幻剧没有什么关系。

东岳大帝乃盘古之正统苗裔,自古以来都是极为强大的神明。

面前这位东岳大帝,身穿白色的袍服,上面有黑色的龙盘踞,头上戴着黑色的琉冕,他健步如飞,但那琉冕上的五色珠子,却没有丝毫的晃动。

他大步走上正堂,坐在堂上,阎罗王和楚江王都立在两侧,微微欠身,低着头颅,毕恭毕敬。

东岳大帝的目光在我们身上扫过,冷冷道:“今日这桩公案,我已经知晓了。”

楚江王忍不住道:“这不过是区区小事,何至于劳烦帝君?”

东岳大帝冷冷地瞥了他一眼,说:“小事?多年之前朕曾告诫过你们一次,夺取他人寿命。乃罪大恶极之事,如果朕座下的官员卷入其中,不管是谁,朕绝对不会姑息。如今有人在朕面前告御状,朕必定彻查此事。所有涉及此事的人,全都要严惩!”

说罢,他手一挥,半空中居然出现了一个画面,在首都朝阳门外有一座东岳庙。其中就供奉着东岳大帝,一个中年男人跪在蒲团之上,手中拿着一张纸,正在焚烧。

那个中年男人我认识,就是窦麟的父亲——窦郑林。

他所烧的那张写满了字的纸,肯定就是状子了。

如果阳间之人有涉及阴司之事,想要伸冤,就可以写一份状子,到神灵面前告状。

楚江王的脸色很难看。

东岳大帝道:“将那生死簿给朕呈上来。”

立刻便有一个太监模样的人下来,拿了生死簿放到他的面前。他仔细看了看窦麟的生辰、死期,手一抹,生死簿上的死期就发生了变化,变成了丁巳年腊月二十一。

他登时大怒,呵斥道:“楚江王,你好大的胆子,窦麟本还有九十年寿元,你为了夺取他的寿命,居然敢私自篡改生死簿,你可知罪?”

楚江王见事情败露。噗通一声跪倒在他的面前,说:“帝君,我只是一时糊涂,请帝君再给我一次机会!”

说罢,跪地磕头,将青石板的地面磕得梆梆直响。

东岳大帝脸色阴冷,道:“楚江王,多年之前,你的前任也是因为收受贿赂,买卖寿命,被朕惩罚,下寒冰地狱受苦三百年,罚入凡间,受人间生老病死之苦。朕本来以为,你是个正直之人。才提拔你来担任楚江王一职,没想到你居然也走上了他的老路,真是令朕痛心。”

说罢,他目光一冷,说:“我且问你。是谁贿赂你,要你夺寿命给他?你收受了多少贿赂?中间人是谁?还有谁牵涉其中?给我从实招来!朕可以考虑轻判。”

楚江王咬了咬牙,迟疑了一阵,说:“禀告帝君,属下并没有收受贿赂,而是属下在人间的最后一个后人,今年也是十岁整,却寿元将近。如果他死了,属下的家族就彻底地断子绝孙了,因此属下想要为他弄一些寿命。让他能够给属下的家族留下一男半女,也算是让属下不至于断绝血脉。”

东岳大帝冷冷瞥了他一眼,说:“你那个后代叫什么名字,拿上来给朕看看。”

楚江王立刻拿出一本生死簿,呈到了他的手中,他仔细看过,是一个姓余的小男孩,那男孩的确是余家的独苗,已经得了癌症,没有几天活头了。

东岳大帝沉声道:“虽说你的行为是人之常情,但你身为十殿阎罗之一,你的立身之本,就是公平公正,如果你不能够做到这一点,你就不能做这个阎罗。”

楚江王的脑袋都垂到了地面。痛哭流涕地说:“属下知罪,求帝君开恩,让我这个后代能够生下子嗣,让我余家,不至于断子绝孙。”

东岳大帝沉默了片刻,说:“看在你为朕做了几千年的事情,朕可以满足你这个心愿。”

他又翻看了一下生死簿,说:“当年你被凡间的帝王斩杀之后,来到了地府,我看过你的生死簿。你还有三十年的阳寿,本来你若是进入了轮回,这三十年阳寿就可以加在你来世身上。既然你不想让余家断子绝孙,这三十年,就给你这个后代。你服不服?”

楚江王咬了咬牙,说:“我服!”

“很好。”东岳大帝拿出朱笔,在生死簿上画了几笔,楚江王的三十年阳寿,就加到了那个小男孩的身上。

这时。我听到耳机里传来九灵子的冷哼声:“这东岳大帝真是太仁慈了,若是换了我,不仅不给他阳寿,还要让他下辈子无法转世为人,不严惩如何能够震慑世人?”

云霞仙子道:“这是东岳大帝的御下之道。你懂什么?如果不恩威并施,岂不是让手下的人寒心?”

九灵子冷哼了一声,不再说话。

然后,东岳大帝又说:“楚江王,你私自转移寿命,以权谋私,害人性命,朕夺去你楚江王一职,罚你进入寒冰地狱,受刑三百年,此后再入轮回,成为凡人,你可服气?”

楚江王咬牙道:“我服。”

“很好。”东岳大帝道,“把他带下去吧。”

楚江王被脱下了官服和紫金冠,一身白衣,拖了出去。

阎罗王上前说:“帝君,属下差点错判,酿成大错,请帝君处罚。”

东岳大帝看向阎罗王,说:“包拯,你的人品朕是信得过的,这次只不过是受人蒙蔽,朕可以既往不咎。”

阎罗王说:“多谢帝君。”

东岳大帝站起身来,看向我,眼中似乎有些什么奇怪的东西,让我有些不舒服。

他的目光又落在了唐明黎的身上,嘴角勾了勾,说:“你们此次不畏强权,勇于和恶势力作斗争,朕很欣慰,朕会派人送你们还阳,那窦麟,朕也会让人送他回家。”

我在心中默默地想,这位东岳大帝还真是潮,都会用“勇于和恶势力作斗争”这样的华夏官方句式了。

说罢,东岳大帝带着他的仪仗转身离开,唐明黎牵起我的手,说:“君瑶,事情已经解决了,我们也回去吧。”

我点了点头,正要说什么,高晗忽然走了过来,从我们中间插了过去,强行把我们给挤分开,说:“走,回家。”

我按了按太阳穴,头又开始痛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