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2章 九灵子的怀疑/恐怖女主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此时,接到消息的沈安毅才匆匆赶来,一见了我,便急匆匆地说:“姐姐,我不是说过了吗?这件事情水很深,让你不要管……唉,算了,反正已经解决了。”

说罢,他无奈地望着我:“姐姐,你什么时候才能让我省心。”

唐明黎打断他,说:“放心吧,你姐姐有我,我不会让她受到伤害的。”

沈安毅皱了皱眉头,没有再说什么。

他将我们送到了黄泉路上,我回过头,看了看他,他站在鬼门关前,不停地朝我挥着手。让我心里一阵阵的难过。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姐弟才有团聚的时候。

我们所不知道的是,在我们离开之后,寒冰地狱之中,楚江王被冻在森冷刺骨的寒冰之中,脸上长满了冻疮。一层叠着一层,十分恐怖骇人。

这时,一个人影缓缓地走了过来,他睁开被挤得只剩下一条缝的眼睛,激动地说:“救我,救我!”

那人摇头道:“现在还不是时候,委屈你多受一段时间的苦吧。”

楚江王急道:“我是为了帮您,才落到这般田地,您不能见死不救啊。”

那人缓缓地在他面前走过,说:“我本来以为,那唐明黎就是东岳大帝,没想到我居然料错了。东岳大帝居然还在东岳殿中。”

他又看向楚江王,说:“如果我现在将你放出来,一定会引起他的怀疑,你不仅逃不掉,还会遭受更严酷的惩罚。”

顿了顿,他又道:“忍着吧。我会来救你的。”

说罢,转身离开,留下了一脸绝望的楚江王。

我们回到阳间之后,来到了窦麟的房间,他身上插着很多管子维持着生命,谭委员长紧紧抓着他的手,仿佛在一夜之间老了十岁。

我走上前去,安慰道:“老爷子,不用担心,小麟很快就要回来了。”

话音未落,窦麟长长的睫毛眨了眨,睁开了眼睛,糯糯地叫了一声:“外公。”

谭委员长老泪纵横,一把将他抱进怀中,哭道:“好孩子,太好了,你终于回来了。”

说完,他转过身,朝着我深深地弯下腰,说:“君瑶,你的大恩大德,我谭家和窦家,没齿难忘。”

我连忙躲开,摆手道:“谭委员长。小麟是我的朋友,我救他是应该的,我可受不起您这样的大礼啊。”

谭委员长真挚地说:“君瑶,你可以施恩不图报,但我不能忘恩负义,今后。我谭家和窦家,对您的要求,都有求必应。”

我只得点了点头,道:“既然你如此坚持……好吧,我就却之不恭了。”

灵魂被锁走,虽说安然无恙地回来了。但窦麟的身体还很虚弱,我给他准备了几颗温养灵魂的丹药,便回了唐家。

高晗和白宁清自然不可能跟我一起回去,高晗什么都没有说,一拍翅膀就飞走了,而白宁清却笑道:“君瑶,我这段时间都会在首都游玩,有机会一起出来吃个饭啊。”

唐明黎冷眼看着他,将我搂进了怀中,说:“这个就不劳烦白大少了。”

白宁清呵呵冷笑了两声,对我温柔地说:“君瑶,等过几天我再来拜访。”

说罢。上了他的银白色法拉利,疾驰而去。

唐明黎一脸不悦,说:“君瑶,这个白大少还真是个狗皮膏药,一沾就贴上了,怎么都撕不掉。”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说到底,还是我的血害了他们。

等回到了房间,我查看两位前辈的打赏,云霞仙子最近又研究出了不少的药膳,把菜谱打赏给了我,我打印出来。一个个细看,心中感叹,云霞仙子真是做菜的天才。

就在这时,我却听九灵子道:“丫头,刚才有别人在,我不好明说,现在只剩下咱们俩了,有件事,我得说给你知道。”

我愣了一下,说:“前辈请明示。”

九灵子道:“我看那东岳大帝,似乎有些奇怪,但怎么个奇怪法,我又说不上来。总之,我多年之前曾见过他一面,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

我也不是笨蛋,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道:“前辈,这次窦麟被夺寿的事情。您是不是怀疑,这是一个阴谋?”

九灵子道:“自古以来,那些奸邪小人想要夺寿,都是选择一些无权无势的人家,所选之人,也大都是不怎么受家人重视。死亡之后,没人愿意深究的人,几乎没有人愿意选择异人来夺寿,不然一旦闹出来,后果不堪设想。”

我点了点头,从一开始,我就怀疑楚江王选择窦麟夺寿的动机。

我沉思了片刻,说:“莫非,这次的事情,针对的是我?”

九灵子道:“丫头,不是我瞧不起你,你只是一个六品的修道者。楚江王那个层次的地仙,还不至于为了你,弄出这一档子事儿来。”

我深吸了一口气,咬牙道:“莫非,是为了明黎?”

九灵子顿了顿,道:“你那男人和东岳大帝长得很像,这其中恐怕有些关联,你还是小心一些,免得惹来祸患。”

我奇怪地说:“那楚江王都被东岳大帝给镇压在寒冰地狱了,还能闹出什么事儿来?”

九灵子叹息道:“丫头,你还是太年轻啊,如果这个阴谋真的是针对东岳大帝的,那楚江王就只是一个小小的喽啰,恐怕涉及到上层的斗争。”

他顿了顿,道:“总之,你要小心。”

我顿时觉得一个头两个大。

不过,若真是涉及到神仙打架这种事情,我一个小小的凡人又能做什么?唯一能做的。只能是尽快提高自己的实力,不让自己成为炮灰。

唐明黎身为唐家家主,很快又忙碌了起来,绝色粉黛那边柳总又在催促我赶紧开发一点新的化妆品出来,我便弄了一个祛疤的给他,他高兴得见牙不见眼,说:“我有预感,这一件商品上市之后,我们的公司就可以上市了。”

我心中一动,既然我的化妆品公司开得这么好,是不是可以考虑考虑开药品公司了?

其实,当初黄卢子传给我丹方和医术之时。就曾经教导过我,让我要济世救民,将他的医术发扬光大。

如今的世界,黎民百姓被各种各样的病痛折磨,我如果开一个公司,研制一些能够治疗疑难杂症的药物。岂不是天大的功德?

一来,可以救治黎民百姓,满足黄卢子济世救民的冤枉;二来,也可以积攒功德,将来飞升之时,雷劫也要小一些。

之前一直不敢涉足医药行业。是因为害怕动了别人的蛋糕,被国内那些后台强大的医药公司群起攻之。

但今时不同往日,我已经突破了六品,唐明黎在长城上一战,又扬名天下,成为华夏的支柱之一。阻力就会小上很多。

我将这件事告诉了唐明黎,唐明黎自然赞同,还让唐起给我物色了好几个CEO人选。

我拿着手中的资料,一份一份地看过来,最后停在了一个名叫沐阳的女人上。

这个女人刚从国外回来,她在花旗国做了五年的医药公司CEO,那个医药公司势力庞大,在花旗国可谓是一手遮天,但她还是毅然决然地辞去了职务。

据传闻,她之所以辞去职务,是发现这个公司做药品临床实验的时候,害死了七个志愿者,但药品公司将这个消息压了下去,还继续将这件药物推出市场,她据理力争之后,没有任何结果,只得辞职离开,不跟那些利欲熏心之人同流合污。

那个药品公司出手,让她在花旗国混不下去,她只能回到华夏,很多公司都向她抛出了橄榄枝,只不过她还没有选中而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