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5章 九品法器/恐怖女主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明白了,他所说的,是法器。

很多法器,尘封多年,又没有主人,就和普通的老物件差不多,甚至品相更差,一般的古董大师都不一定能看得出来。

一进入潘家园,我就将神识放了出去,探索灵气。一个地摊一个地摊地看过来,还别说,真让我发现了几个有灵气的。

只不过大多数灵气都很弱,也就是个满清末年的老物件,老板还都叫出了天价,这是把我当不识货的傻子呢。

其中灵气最浓的,是一只鼻烟壶,我拿起来仔细地看了看,应该是满清初年的东西,有点价值。

“老板,这个怎么卖啊?”我并没有想买,随口问了一句。

老板原本爱答不理的,抬眼一看,眼睛立刻黏在了我的脸上,看那模样,恨不得将眼睛抠出来,安装在我的身上。

我嘴角抽搐了两下,你怎么做生意的,这样太直勾勾的了吧?

“不,不要钱。”他说。

我奇道:“你做生意。还兴白送啊?”

老板嘿嘿笑了两声,露出一口的大黄牙,说:“小姑娘,我要求也不高,你陪哥哥我吃个晚饭。这只鼻烟壶就送给你了,怎么样?”

我简直想将鼻烟壶扔到他脸上,冷冷地放下,说:“我们走。”

老板追了几步,说:“喂喂,你别走啊,我这只鼻烟壶可是清朝的乾隆皇帝用过的?你知道乾隆皇帝吗?那可是满清一帝!这鼻烟壶至少价值三十万往上!三十万请你吃顿饭还请不动?你直说,你要多少钱?”

周围的摊贩都望着我们窃窃私语,指指点点,没等我说话,唐明黎抓住他伸过来的手,他立刻龇牙咧嘴起来,叫道:“放,放开我!痛死老子了!”

唐明黎轻轻一推,就将他推倒在地,然后拿起那只鼻烟壶,放在手心里用力一捏。

那老板肉痛得跳起来大叫:“我那鼻烟壶可值三十万!你要是弄坏了,你特么的赔不……”

那个“起”字生生地卡在了他的喉咙里,再也吐不出来,因为唐明黎张开手之后。手心之中只剩下了一滩五颜六色的粉末。

他居然轻轻一捏,就将一只坚硬的鼻烟壶给捏成了齑粉!老板捏了捏自己的骨头,这要是一下捏在他的骨头上,不得把他给捏成残废啊?

那老板也算是个老油条了,看人的眼光是有的。立刻换上了一副笑脸,陪着小心说:“先生,您小心啊,仔细别割坏了您的手。”

唐明黎冷声道:“你说这鼻烟壶值多少钱?”

老板哪里敢漫天要价,忍者心中的肉痛。说:“先,先生,看您说的,我这鼻烟壶其实是个赝品,不值钱,您随便捏,随便捏。”

唐明黎眼中弥漫着一股寒意,说:“这鼻烟壶是乾隆年间的东西,市场价一万三。我向来不喜欢欠别人的,拿着吧。”

说完。从钱包里拿出一叠厚厚的钞票,扔在他的面前,顿时下起了一阵红色的钞票雨,淋了那老板一身。

那老板一动也不敢动,陪着小心说:“多谢先生打赏。”

唐明黎拉起我,转身就走,没有必要和这种人浪费时间。

这老板平时的人缘不怎么好,周围的小摊贩们都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神情,有的还对唐明黎竖起了大拇指。

我嘴角带着一丝淡淡的笑容,说:“不愧是明黎。教训一个不长眼睛的摊贩,也这么威武霸气。”

唐明黎冷嗤一声,说:“他若是冒犯了我,我也就不和他计较了,但他冒犯了你,我就不能饶过他。”

我默默地想,这就是小说里所说的霸道总裁吧。

就在这时,我突然感觉到了一股强烈的灵气,立刻转头看去,发现一个老太婆正坐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面前铺着一张大红色的布,布上零零星星地放着几件更加不起眼的小物件。

那股灵气就是从这小物件上散发出来的!

我几步并作一步地走过去,发现那红布上摆着一只发簪,那发簪灰扑扑的,金子不是金子,银子不是银子,上面有一些金色的花纹,看起来像是黄铜鎏金的。

这簪子的主题是很常见的蝶恋花,长长的一根扁平长簪,上面是两朵牡丹,牡丹上又是一朵攒金丝的蝴蝶,拿在手头沉甸甸的。

这种簪子,若是落在旁人的眼中,哪怕真是老物件,也不值什么钱。做多买回去洗干净,修修补补一下,再拿去卖给喜欢古典风格的女孩子,最多也就两三千块。

但是,我清楚地感受到其中的灵气,浓郁得让我恨不得立刻将它给弄到手。

这是一件法器!九品!

我心中已经掀起了巨浪,但面上却很平静,拿起另外一只小印章,仔细看了看,说:“老太太,你这印章怎么卖啊?”

老太太抬头看了我一眼,说:“这印章是民国初年的东西,也不是什么大家所雕刻,你给六百块拿走吧。”

“六百啊,有点贵呢。”我摸了摸下巴,又问了问其他几样东西,最后才问到那根簪子,像是随口问的,连看都没有多看它一眼。

我这也是没办法,要是让对方知道你一门心思想买。肯定会漫天要价。

“这簪子,不卖钱。”老太太说,我有些奇怪:“要是不卖,您何必摆出来呢?”

老太太用她那双精明的眼睛望着我,说:“姑娘。咱们明人不说暗话,我知道你是看中了这根簪子,这可是一件九品的法器,你要是想要,一颗极品灵石,卖给你。”

我顿时囧了,原来是个明白人。

我仔细打量这位老太太,怎么看都不像是异人。

我说:“老太太,你这就不厚道了,这根簪子的确是九品法器。但在上古时代都不值一块极品灵石,何况现在灵石几乎绝迹,更加珍贵。”

老太太犹豫了一下,说:“姑娘,这簪子是我的传家宝,如果不是我家急用钱,我是不会拿出来卖的。你如果诚心要,一块中品灵石,不能再少了。”

我还想跟她讲讲价,唐明黎笑道:“我送给你吧。”说着便从乾坤袋里拿出了一块中品灵石。

他的乾坤袋是唐家祖传下来的。里面有一座房子那么大,能装下不少东西。

老太太一看到灵石,眼睛都亮了,警惕地看了看四周,将包袱一收。站起身来,说:“这里不是交易的好地方,你们跟我来。”

一块中品灵石,在现在这个时代,可谓价值连城。如果她当街拿了灵石,恐怕走出去没有几步,就要被人抢劫,连命都保不住。

唐明黎将灵石放了回去,微微勾了勾嘴角:“好。老太太,前面带路吧。”

老太太带着我们七弯八拐,走过了一条又一条小巷,把人脑袋都要转晕,最后来到了一条小巷的深处,有一扇斑驳的黑色木门,她上前敲了敲,说:“老头子,我回来了。”

吱呀一声响,门开了,一张老脸露了出来。

那个老头也是个普通人,只是眼神阴测测的,看得人浑身不舒服。

“老头子啊,我们儿子的病咋样啦?”老太太问。

老头说:“唉,还不是老样子。”

老太太对我们说:“我们老俩口只有这么一个儿子,这孩子本来很争气的,但是一年前查出患了尿毒症,每周都要透析两次,医生说了,他的情况很危急,再不治疗,活不过一个月了,要不然是因为这个,我才不会把家里祖传的簪子拿出去卖呢。”

说着,用衣服袖子擦了擦眼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