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6章 空中飙车/恐怖女主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唐明黎说:“既然如此,咱们就赶快交易吧,免得耽误了你儿子看病。”

说着,他再次拿出了那块中品灵石,那老头子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接过去仔仔细细地看了几遍,惊喜地说:“真的是中品灵石!而且成色还这么好!老太婆,咱们这次发了,哈哈哈哈。”

说着,他哈哈大笑起来。唐明黎伸出手,道:“簪子给我们吧?”

谁知那老头眼中露出一抹凶光,说:“嘿嘿,小子,既然你今天进了我这门,就别想出去了,老老实实把你身上值钱的东西全都交出来,还能少吃点苦,否则……”

我冷眼看着他,说:“你们的胆子还真不小,敢在首都里行凶。”

那老太太也变了脸色,之前看起来慈眉善目,现在看来满是阴险狡诈,凶狠异常。

“富贵险中求,要是这点胆量都没有,我们怎么走江湖啊?”老太婆阴笑道。

我目光如刀,瞪着她说:“看来你用这九品法器做诱饵,骗过不少人了。”

老太婆笑道:“是遇到过不少肥羊,但像你们俩这么肥的,这还是第一次。哈哈哈,做完这一单,我们可以舒舒服服过下半辈子了。”

唐明黎冷笑了一声,说:“本来你们把簪子给我,拿我的中品灵石走,也可以舒舒服服过下半辈子,可惜你们太贪婪了,居然想要强抢,只能怪你们自己命不好。”

那老头狠毒地瞪了他一眼,说:“怎么?你们还想反抗?”

他一挥手,围墙上忽然出现了五个身强体壮的壮汉,个个凶神恶煞,提着武器就跳了下来,将我们团团围住。

这些居然全都是异人,有异能者,也有武者,但实力最高的也不过才四级。

我和唐明黎平时出门,都收敛了气息,在其他异人看来,就是两个普通人。

那几个壮汉的目光在我脸上、胸口和腰上来回扫过,还吞了口唾沫,说:“这个女人长得真是美,待会儿我要第一个上。”

“呸,上次就是你第一,这次我要第一个上。”另一个壮汉叫道。

唐明黎的脸色彻底沉了下来。冷声道:“敢肖想我的女人,找死。”

那些壮汉只觉得眼前一花,接着便掉落在地,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身体,脖子上正在不停地喷着血。

五个人。瞬间斩首。

那老头和老太婆惊得半天说不出话来,这些壮汉全都是他们的儿子,他们两个普通人,能生下五个异人儿子,非常的难得。之前的十几年,他们横行华夏多年,只要避开了那些大家族,就不会遇到什么厉害的人物。

长期逍遥法外,让他们丧失了警惕心,居然敢到首都来行凶。

唐明黎的目光在他们脸上冷冷扫过,两人双腿一软,噗通一声跪倒在地,磕头求饶:“大侠,大侠饶命。我们愿意将这件九品的法器送给两位。”

老太婆把那簪子举过头顶,捧到了我的面前,哭道:“我们一大把年纪了,只求能有个善终,请两位大侠成全。”

唐明黎冷冷地看着他们,说:“那些被你们害死的人,到哪里去求善终?”

说罢,老太婆忽然觉得脸上一热,伸手摸了摸,满脸满手都是血。

“老头子!”她大叫一声。朝身边的老头扑了过去,她恶狠狠地瞪着我们,大叫道:“我跟你们拼了!”

说罢,疯了一样朝我们冲了过来,唐明黎抬起手,虚握一下,咔擦一声,那老太婆颈骨断裂,当场死亡。

我看着满眼的尸体,有些无奈。说:“明黎,我本来想给你一个很美好的生日,没想到变成了一个最糟糕的生日,只剩下了杀杀杀。”

唐明黎揉了揉我的脑袋,说:“傻丫头,这个生日我们一直在为民除害,难道不好吗?”

我苦笑道:“说得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我给谭委员长打了个电话,他立刻派了人来,对方检查了尸体。高兴地说:“这不是我们通缉了快三年的诈骗杀人团伙吗?这两个老家伙生了五个异人儿子,其中有一个是三级巅峰的精神力异能者,他们在全国流窜作案,我们抓了几次都没抓到。”

那个探员激动地来抓我的手,说:“谢谢,太谢谢了。”

唐明黎直接伸手过来挡住了,那探员只得抓住他的手握了起来。

我们从巷子里出来,然后拿出了那只簪子,唐明黎笑道:“想不想试试这件法器?”

我点了点头,他带我再次来到偏僻的郊外。这次我用精神力扫过,确定没有人乱入,我才用指甲划破手指,滴了一滴鲜血在簪子上。

那滴血一触碰到簪子,立刻就被吸收了,上面所裹着的灰扑扑的一层包浆出现了一道道蜘蛛网,网纹之中迸发出金色的耀眼光芒。

喀拉。

一声脆响,那层包浆碎裂开来,露出一支非常漂亮的金色蝶恋花簪子,最神奇的是。它不再是完全的金色,簪身是金色的,但花却是红色的碧玺花,上面所停的那只蝴蝶,是翠绿色的碧玺。

美,太美了。

我顿时有了一种奇妙的感觉,仿佛与这只簪子,血脉相连。

我一挥手,将簪子扔了出去,那簪子飞到半空之中。亮起金色光芒,居然变成了一把金色的长剑,剑柄是红色的,顶端有一只翠绿色的蝴蝶。

飞剑!

这蝶恋花发簪,居然是一柄飞剑!

我已经是六品修士,可以仗剑飞行,我足尖一点,跳上飞剑,朝唐明黎伸出手,说:“明黎,来。”

唐明黎嘴角勾起一抹迷离的笑容,纵身跳上飞剑,将我抱在怀中,我依偎在他的胸膛上,道:“走!”

飞剑骤然飞出,在空中划出一道浅浅的金色弧光。

仗剑飞行的感觉和坐飞机完全不同,我低头看着脚下的首都城,仿佛黑色的海洋之中漂浮着无数璀璨的宝石。

要真是宝石,随手一捞,就能捞上一把来多好?

“君瑶。”唐明黎的下巴轻轻点在我的头顶,说:“我们现在过得这么好,将来……无论将来我们遇到了什么,都不要分开,好吗?”

我愣了一下,微微抬起头,从这个角度,正好看到他坚毅的下巴:“为什么突然提起这个?”

他的笑容似乎有着几分苦涩,良久才说:“我怕你会离开我。”

“怎么会呢?”我按住他的手背,说,“明黎,你这么好,我能够有你这样一个道侣,是我上辈子修来的福分,怎么会离开你呢?”

他将我抱得更紧了,说:“好,君瑶,记住你今天的承诺,不管发生了什么,永远都不许离开我。”

我道:“那不行,要是你背叛了我,去找别的女人了呢?”

“如果真有那一天,你就杀了我。”他坚定地说。

“好。”

我说:“好。”

“咱们来个空中飙车怎么样?”他似乎很高兴,说。

我愣了一下,老脸顿时就红了:“这……这空中飙车,你也太重口了吧?”

唐明黎满头黑线,说:“你想到哪里去了?我说的飙车,就是真的飙车,没有别的意思。”

我老脸更红了。

这一天过得飞快,明天我就要回山城市,唐明黎原本打算和我一起回去,谁知道第二天一早谭委员长就亲自给他打了个电话,密谈了一通。

唐明黎歉疚地说:“君瑶,抱歉,有件很重要的事情需要我去做,这次不能陪你回去了。”

我笑了笑,说:“没关系,以大局为重。”

这件事谭委员长对我也保密,想来是很重要的国家大事,我自然不能因为儿女私情就拘着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