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8章 灵丹妙药/恐怖女主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又回过头来对我说:“元女士,他是我堂弟,叫沐俢。”

年轻男人撇了撇嘴,说:“这是男人的天性。”说着便站了起来,走过来非常绅士地执起我的手,低头行了一个吻手礼,说:“很荣幸见到您,元女士。”

我微笑着点头,不动声色地将手抽了回来。

沐俢打量着我,说:“姐姐告诉我说。有人发明了一种药,能够让我的耳朵重新长出来,这个我是不信的,本来不想来,但见到了元女士,就算你的药没有任何效果,我也不枉来这里走一趟。”

我嘴角勾起,说:“沐先生,你放心,结果绝对会让你满意。”

说完。我微微侧过头去,说:“那几位不请自来的朋友,你这样随随便便闯入别人的家里,恐怕不太好吧?”

“哈哈哈。”一阵笑声传来,便看见一个身高一米九的壮实男人大步而来,他的身后跟着两个跟班,全都是之前跟在田姐后面的那两个。

我微微眯了眯眼睛,这个壮实男人,居然是宗师初期的强者,怪不得上官家愿意跟田家联姻。这个男人天分不错,值得上官家投资。

“大哥,就是她!”田横指着我,叫道,“就是她出手打我!”

那壮实男人冷声道:“闭嘴!”

我也冷笑了一声,说:“你才三岁吗?被人打了就回家告状?这就是你们世家子弟的修养?真是给你们田家丢脸。”

说到这里,我顿了顿,道:“或许,你们田家人,都是这样?”

田横大怒:“你!”

壮实男人拦住他,将我上下打量了一番,眼中满是惊艳之情,嘴角勾起了一抹志在必得的笑容。

“请问,这位女士高姓大名?”他问。

“免贵姓元。”我冷冰冰地回答。

“元女士。”壮实男人道,“在下田汾,东南田家子弟。”

我冷淡地说:“我对你是谁,不感兴趣,如何没有什么事,请吧。”

田汾居然一点都不生气,说:“这是沐阳女士的家,就算让我走,也该沐阳女士开口。”

沐阳冷淡地说:“你们田家人太没有规矩了,先派个跳梁小丑来我家闹腾,如今又大咧咧地闯进我的家来,是把我沐阳当成软柿子捏吗?”

田汾笑道:“沐女士。你误会了。”他并没有在这个事情上继续纠缠,而是岔开了话题,道:“我听说元女士有一种可以令断指重生的药物?”

我冷眼看着他,没有回答,他笑了笑。说:“正好,我还没有见过这样的灵丹妙药,正好可以见识见识。”

沐阳正要开口,我抬手拦住了她,说:“你真的要看?”

田汾点头道:“没错。”

“看。当然可以,但不能白看。”我说。

田汾挑了挑眉毛,说:“元女士还要收观看费吗?”

“如果我的药,真的能让断指重生,沐阳女士就要出任我公司的CEO,请你们以后不要再来骚扰她。”我说,“可以吗?”

田汾摸了摸下巴,说:“当然可以。”他顿了顿,道,“不过。如果你的药没有这么好的药效,那就说明,你是来消遣我们的。你消遣我们兄弟也就罢了,还消遣沐阳女士,这又该怎么说?”

沐阳冷冷道:“那是我和元女士之间的事情,田先生就不用管了吧?”

我道:“如果我的药不行,我就向你们道歉,任由你们处置,如何?”

田汾眼睛一亮,似乎想到了什么不纯洁的事情。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好!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我道,“请几位退开一些。”

田横不满地说:“为什么要退开?方便你做手脚吗?”

我嗤笑一声,道:“是防着你们来抢我的灵丹妙药。”

田横翻着白眼冷笑道:“就凭你一个小娘皮,能研制出那种神药?当我们是傻瓜吗?沐阳,我可告诉你,我们春烽药业是东南地区最好的药品公司,你听信了这个女人的话,不来我们公司任职,是你的损失!”

沐阳很看不上这种什么都不懂,只知道叫嚣的纨绔子弟。冷声道:“这一点就不劳田先生担心了,我找不到工作,还不至于就饿死。”

田汾也说:“阿衡,住口。”

这个田汾实力强大,在几个弟弟面前自然极有威信。他一发话,那两人就不开口了。

我看向沐修,沐修皱着眉,小声说:“元女士,这个人的实力很强,我远远不是他的对手,你还是不要来搅这淌浑水了,回去吧。”

我心中想,沐家这对姐弟,品行倒是很不错,值得我帮他们。

我笑着说:“放心吧,你吃过我的药之后,就不会这么想了。”

沐修满头黑线,说:“你这话怎么这么像卖狗皮膏药的,让我更担心了。”

我无奈地摇了摇头。从包里拿出了一只瓶子。

那是一只很普通的玻璃药瓶,里面装着几颗白色的药丸。

田横一抓住机会就冷嘲热讽:“我还以为是什么仙丹,原来是几颗糖丸,这样的东西,我三岁的时候一天吃一瓶。”

我懒得去搭理他。倒出了一颗,放到沐修的手中,沐修闻了闻,道:“好香啊。”

说完,一仰头就吞了下去。

沐阳有些紧张,死死地盯着自己的弟弟,没过几分钟,沐修就捂住了自己的耳朵,露出了痛苦的神色:“痛,好痛!”

“阿修!”沐阳满脸担忧,我说:“不必担心,这是正常的现象,忍耐一下,很快就过去了。”

沐修咬着牙说:“姐,没事儿。这么点小痛,我能,能忍得住。”

沐阳急了:“你看你,痛得脸都紫了,还说能忍得住?”

那边田横也讽刺道:“沐阳女士。你还是赶快叫救护车吧,别中毒太深,待会儿送医院也救不回来。”

沐阳也有些焦急,看向我,道:“元女士。我弟弟……真的没事儿吗?”

我淡定地说:“这都是正常现象,哪怕受了点伤,结痂的时候都要痒呢,何况是断掉的骨头重新长出来呢?”

沐阳觉得有道理,但还是担心得满头是汗。

痛了大概五分钟。沐修终于松了口气,跌坐在躺椅上,说:“这种痛,也就我这个硬汉能够扛得住,要是换了普通人,最好还是打止痛针吧。”

“啊!”沐阳忽然大叫了一声,不敢置信地睁大了眼睛。

沐修被她吓了一跳,说:“怎么了?”

沐阳指着他的耳朵,激动地说:“阿修,你,你的耳朵,耳朵!”

沐修摸了摸自己的耳朵,顿时倒吸了口冷气。

他那齐根被切断的耳朵,居然长出了半厘米!

他有些不敢相信,拿出了镜子。仔细地看了半晌,真的长出来了!虽然只有半厘米,但说明这药真的有效!

而那边,田汾已经露出了精光,似乎在盘算着什么。而田横却不肯认输,咬牙切齿地说:“有什么可高兴的,说不定长出来的不是耳朵,而是瘤子!”

他这就属于睁着眼睛说瞎话了,就是三岁小孩都能看出,那长出的是耳根。

为防不测,沐阳早就请了医生来,她立刻让佣人把医生叫过来,几个耳鼻喉科的专家仔细看了半天,都露出不敢置信的激动神色。

“居然真的长出来了!”一个专家回过头看向我,“这药,真的是你研发出来的?”

我点头道:“没错。”

那专家激动地就来抢我手上的药丸,说:“快,快拿来给我研究,这是划时代的药物啊,得个诺贝尔奖都不在话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