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0章 你和尹晟尧不清不楚/恐怖女主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改善天分,难;本来没有天赋,却生生造出天赋,无异于逆天而行,更是难上加难。

因此,哪怕知道吃了我的血,会受制于我,那些渴望力量的普通人,也会毫不犹豫地吃下去吧。

我将丹药收好,正打算再炼一炉别的,门铃声却忽然响了起来。

我用神识一扫,顿时皱起了眉头,本来不想给他开门,谁知道他不停地按门铃,再按下去得把保安给招来。我只得深吸了一口气,打开了门。

“上官大少,你千里迢迢从首都赶到山城市来,不知道有何贵干?”我冷冰冰地说。

上官允嘴角带着笑容,说:“不请我进去坐坐吗?”

“庙小。不敢招待上官家大少。”我挡在门口。

他淡淡一笑,我只觉得眼前一花,他已经在沙发上坐着了。

我给气得直翻白眼,说:“这就是上官家的家教?”

“在别人面前,我自然很有家教,在你面前……”他朝我挑了挑眉毛,说,“咱们又不是外人。”

谁跟你不是外人啦!

我气得咬牙,当时就该拼命宰了他才对!

我冷笑一声,说:“阁下到底有什么事?”

上官允自顾自地拿起桌上的茶开始喝。道:“听说,你研发了一种可以量产的药物,能够让断肢重生?”

我嘴角微微勾起,冷笑道:“原来如此,你是来帮田家当说客的。上官大少。你已经有了娇滴滴的未婚妻,就不要来纠缠我了吧?田家我可惹不起啊。”

上官允笑道:“你惹不起田家?我看你根本不给田家面子嘛。你放心,我对田家那个女人根本不感兴趣,庸脂俗粉而已,哪里比得上你?”

他朝我眨了眨眼睛,我顿时觉得浑身的寒毛都竖起来了,说:“那你千里迢迢到这里来,就是为了恶心我的吗?”

“咱们都已经血脉相连了,你说话何必这么生疏?”上官允走到我的面前,紧紧盯着我的脸,沉默了半晌,露出了迷醉的神情,淡淡地说:“君瑶,你……又变美了。”

他伸出手,似乎想抚摸我的脸,吓得我后退了一步,道:“你说话就说话,别动手动脚。”

上官允面色一沉,道:“很简单,你的公司。我要入股。”

“不行。”我冷眼拒绝,“这是我一个人的公司,我不会允许任何人插手。”

上官允微微眯起眼睛:“你可要想清楚,你的这种断肢重生的药物一旦发布,在全球都会造成很大的轰动。唐家是护不住你的,有我帮忙,你的压力会小很多。”

我嗤笑一声,说:“我能借势的人很多,不需要你。”

上官允眼中涌起怒意。我眼前猛然一花,他已经来到我的面前,一把掐住了我的脖子,凑到我的面前,说:“元君瑶,你到底有多少男人!”

我怒道:“关你什么事?放开我!”

上官允冷笑道:“唐明黎还真是大方,居然愿意当这个乌龟!”

我大怒,说:“你可以侮辱我,但不能侮辱明黎!我清清白白,不需要你来置喙!”

“清清白白?”他忽然大笑。“你敢说你跟尹晟尧是清清白白的?”

我瞪大了眼睛:“你,你说什么?”

上官允嘴角一勾,冷笑道:“我上官家最擅长搜集情报,去年你和尹晟尧发生过什么事情,我知道得清清楚楚。”

我心中充满了熊熊燃烧的怒火,一耳光打在他的脸上,将他的脸打得一偏,他却根本不在乎,讥笑道:“怎么?恼羞成怒了?既然你是这种人尽可夫、水性杨花的女人,怎么就不能接受我?我不介意成为你的入幕之宾。”

“畜生!”我怒喝一声。一拳打在他的脸上,在他眼角留下一块乌青,他继续笑,说:“原来你喜欢粗暴一点的,好,你随便打。”

他居然又将另外半张脸伸到了我的面前,我此时很怀疑,当时那一口血,是不是把他的脑子都烧坏了。

或许,他骨子里其实是个受虐狂?

“放开我。你这个变态!”我双拳紧握,灵气积蓄在我的手心之中,我本来不想和他动手,这里毕竟是我的房子,打坏了还不是我自己修。但他步步紧逼,我也只能奋起反抗了。

就在这时,一只手从他的身后伸了前来,按住了他的肩膀,淡淡说:“放开她。”

上官允悚然一惊。微微侧过头去,有些不敢置信。

那个人,正是尹晟尧。

原来,他真的住在兰园之中。

而上官允惊讶的是,他身为七级巅峰的异能者,尹晟尧尽管是大宗师,也不可能这么悄无声息地接近他,而他一点感觉都没有啊。

“放开她。”尹晟尧加重了语气,手上用力,一股力量钻进上官允的肩膀,让他骨头疼痛不已,仿佛长出了一根根骨刺一般。

上官允眯了眯眼睛,缓缓放开了我,我立刻后退了几步,离他们越远越好。

上官允冷笑道:“尹大少。怎么?来护花?可惜,这朵花不是你的。”

尹晟尧面色冷淡,放开他的肩膀,说:“你可以走了,或者你想留下来跟我打一场?我随时奉陪。”

上官允自然不会无缘无故跟他决斗,嘴角勾了勾,看了我一眼,说:“我不会放弃。”

我的太阳穴突突地跳了两下,有些疼痛。

上官允离开之后,我有点不敢看尹晟尧。说:“尹,尹大少,好久不见了。”

尹晟尧沉默了一阵,说:“你最近还好吗?”

我点了点头:“挺好的,你呢?没有回家去?”

尹晟尧说:“我已经离开药王谷了。”

“什么?”我不敢置信地看着他,“你真的离开了?要自立门户?你父母能同意吗?”

尹晟尧苦笑一声:“他们当然不同意,但我早就不是那个在他们怀里撒娇的小孩子了,我有自己的人生和事业。”

“他们很伤心吧?”我心中居然有一阵暗爽,他的家人们害得我这么惨,我间接促成了他离家出走。叛出家族,这也算是一种报复吧?

我的品德真是堕落了。

“那你有什么打算?”我问。

尹晟尧道:“我打算先开一个医馆。”

我点头道:“这是个好办法,开了医馆之后,把名气打出去,然后再收弟子,等弟子多了,再开设宗门。”

尹晟尧静静地望着我,让我觉得很尴尬,说:“那个……我脸上有什么脏东西吗?”

尹晟尧说:“没有,只是觉得……你很美。”

我的脸颊上飞起了红晕,别开脸去,说:“尹晟尧,我已经有男朋友了。”

“我知道。”尹晟尧说,“我只是作为一个朋友,称赞你而已。”

我尴尬地笑了笑,这话你自己信吗?

“今天的事情,谢谢你。”我说,“如果你没什么事的话……”

尹晟尧打断我的话:“你的公司,我想投资。”

我皱了皱眉头,说:“这……恐怕不合适吧?”

尹晟尧道:“是以我名下医馆的名义。我师父为了将医学发扬光大,在世之时,曾经研究过药效强劲,又可以量产的药物,为的是让更多的平民百姓获益。”

我说:“你也可以以你自己医馆的名义推出这些药物啊,比如同仁堂,就生产了很多好药。”

“的确如此。”他点头道,“但这样我们就会成为商场上的敌人,我不想与你为敌。”

我心头咯噔一下,说得有道理,我们的制药理念差不多。到时候不就成了打擂台了?

尹晟尧轻轻叹了口气,说:“这是我师父的心愿,你也跟师父学过不少医学知识,也算他半个弟子,我俩以师兄妹的身份一起开医药公司,有何不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