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3章 仗剑飞行/恐怖女主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满脸惊讶,尹晟尧嘴角一勾,说:“虽然我离开了药王谷,但我的人脉仍在,查这么点资料,不在话下。”

我在心中默默地想,这才是真正的强者,言情小说里那些为了女人离开家族,没有任何谋生能力的所谓富家公子,其实全都是些米虫。

真正有能力有手腕的人,别说离开家族,就是离开这个国家,都能混得风生水起。

我一页一页看下来,心中暗暗吃惊,没想到春烽药业居然有这么多黑历史。

“看最后几页。”尹晟尧露出一道诡异的笑容。说,“一定会让你大跌眼镜。”

我翻到后面,这一看,让我大惊失色:“田家居然敢做这样的事情!”

春烽药业所生产的一种常用药之中,秘密添加了一种成分,这种成分有百分之十的几率,能降低人的修炼天分。

修炼天赋来之不易,想要得到天赋,或者提高天分,难上加难,但要降低天分,却容易很多。

最可怕的是,这种药物,如果是孕期妇女吃了,将来生下的孩子,修炼天赋也会受到影响!

田家这是在作死啊!

我严肃地说:“这个田家,是不是和境外的势力有勾结?”

尹晟尧嗤笑一声:“你太看得起他们了,他们还没有那个本事,他们只是想要维持田家的地位。”

我勃然大怒:“田家真是既蠢又坏,他以为别人的天分都很低,拥有宗师的田家就能久盛不败了?”

忽然,尹晟尧脸色一沉,猛地出手,朝着窗外击出一拳。

当!

这一拳仿佛打在了金属之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我猛地跳了起来,怒道:“谁?”

“是我。”上官允出现在窗外,脸色也很凝重。

我警惕地问:“你来干什么?”

上官允的目光在我们脸上扫过,说:“我是来跟两位合作的。”

尹晟尧道:“我不觉得我们有什么合作的必要。”

上官允冷笑一声,说:“你一直没有找到的那个证人,在我的手上。”

尹晟尧脸色一变,我奇怪地问:“什么证人?”

上官允道:“帮助田家调配出那种阴险药物的人,在我的手上。”

我惊道:“难道你也参与其中?”

尹晟尧讥笑道:“你说对了,他的母亲——上官夫人,也在这种药里参了股。”

我咬牙道:“上官允!我本来以为,虽然你是个阴险小人,但你在大是大非之上,是没有问题的,没想到你居然……”

“这你就是冤枉我了。”上官允打断我,说,“我母亲并不知道这款药品里面加了‘夜生花’。”

“夜生花?”

“夜生花。就是那种可以毁掉异人天分的毒药。”上官允说。

我有些不信,道:“你们上官家的情报工作不是做得很好吗?居然不知道?”

上官允顿了顿,似乎有些难以启齿,良久才说:“我信任我母亲,因此并没有调查她。直到我听说尹晟尧在调查田家……”

我皱眉:“你母亲……”

“我母亲并不知情。”上官允立刻道,“她出身首都的大家族,不可能这样作死。”

我和尹晟尧互望了一眼,上官允看向他,说:“尹大少。想来你也应该知道这一点吧,不然你早就在元君瑶的面前说我的坏话了。”

尹晟尧冷哼一声,道:“我只是没有实质性的证据罢了。”

我揉了揉太阳穴,说:“那么,上官允,你想要怎么样?”

“很简单,我要和你们合作,揭露田家的阴谋。”上官允道。

我看了看尹晟尧,他似乎在沉思,上官允说:“人证在我的手上。如果没有他,你们就算揭露出田家的阴谋,他们也可以狡辩,说这是有人陷害。”

我沉默了一阵,不得不承认,他说得有道理。

尹晟尧道:“你是怎么找到证人的?”

上官允道:“他调配出夜生花之后,被田家灭口,好在那人配药的技术一流,早就猜到田家会灭口,所以早早准备了假死的药物。假死逃过一劫。他在山里东躲西藏了很久,几天之前,他得了重病,到山下买药,我的人才找到了他。”

尹晟尧看向我。说:“君瑶,你觉得如何?”

我很看不顺眼上官允,但在大是大非上,个人的好恶并不重要。

我点了点头,尹晟尧道:“好,我们同意和你合作,带我们去见证人吧。”

上官允勾起一抹笑容,道:“请跟我来。”

他做了一个非常绅士的“请”的动作,说:“女士优先。”

那个证人,名叫章振新,是个药师,曾经在东南省那边的一个大药房里做过十几年的药师,对药物很有研究。

我和尹晟尧却觉得很奇怪,章振新以前一直是配普通人的药物的,怎么可能突然就配出了能毁掉异人天赋的药物?

上官允道:“人马上就要从东南省那边送来了,等人到了,问清楚就是了。”

就在这个时候,他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他接起来一听,脸上骤然变色,道:“糟了,有人袭击章振新!”

为了不引起有心人的注意,上官允让手下人换了好几次交通工具,先是飞机,然后是火车,最后坐船抵达山城市,就在那艘快艇即将抵达码头的时候,从长江水下冲出了几个蛙人。

那些蛙人的实力很强,都不是泛泛之辈,上官允的手下人抵挡不住,才打电话来求救。

我手腕一动,蝶恋花剑骤然变大,上官允瞳孔一缩,惊道:“这是……飞剑?”

我跳上剑去,说:“快上来,飞剑要快些。”

上官允眼睛一亮,迫不及待地跳了上来,从后面抱住我,我怒道:“你干什么?放开!”

他一本正经地说:“元君瑶,我第一次乘坐飞剑,怕不小心掉下去,你就委屈一下吧。”

话还没说完,尹晟尧就挤了上来,挡在我和他之间,冷声道:“你可以抱着我的腰。”

上官允嘴角抽搐了两下,说:“上官允,你已经是大宗师了,就是自己用轻功飞行,速度也能赶上飞剑了,何必来跟我挤呢?”

尹晟尧冷声道:“免得你动手动脚。”

上官允咬牙道:“我是那种人?”

我脸部肌肉跳了两下,掐了一个法诀,飞剑嗖地一下飞了出去,在空中划出一道金色的弧线,朝着天空疾驰而去。

我们以最快的速度赶到码头,却发现那艘快艇已经翻了。江面上飘着几具尸体。

上官允脸色阴沉,足尖在水上轻点,踩在漂浮的枯枝之上,几步就冲了过去,将河中的尸体全都拖上了岸来。

其中一个。赫然就是章振新。

这个章振新,四十多岁,脸上布满了皱纹,比实际年龄要大上十岁,尹晟尧摸了摸他的脉搏,摇了摇头,说:“已经死了。”

我们将他的尸体翻了过来,却发现他的背后有一个巨大无比的撕扯的伤口。

“这是……牙印?”我仔细看伤口的边缘,说,“而且是某种猛兽的牙印。”

上官允脸色发黑。从另外一具尸体上拔出一颗獠牙,说:“我的几个部下,也是死于猛兽之口。”

“长江之中怎么会有猛兽?”我惊讶地问。

尹晟尧道:“长江之下,其实潜藏着很多上古时代的怪物,几年之前。就有人曾经在上游见过一只体型庞大的水怪,好在数量比较少,这些怪物又不喜欢出水,才没有引起恐慌,但每年死在长江里的人,连尸体都找不到的,不知道有多少,很多都入了这些怪兽的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