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7章 上官允VS尹晟尧/恐怖女主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元君瑶,唐明黎到底有哪点好?”他咬着牙说,“我哪里不如他?他能够给你的,我也能够给你。做上官家的当家主母,有什么不好?”

我咬牙道:“他对我的爱,不是你能够理解的,放手!”

“我怎么就不能理解了?”他急切地说,“自从拜月山的事情之后,只要我一闭上眼睛,眼前就会出现你的脸,哪怕吃了凝神静气的药都不行。你对我下了毒,就想甩开我,对我不管不顾吗?”

我怒道:“你以为我想这样吗?你有今天,全都是因为你自作自受!”

他眼中满是怒火,一把抓住了我的双肩。力气大得仿佛要将我的肩膀给捏碎一样。

他瞪着我看了好久,我以为他会对我动手,谁知道他竟然露出了悲伤的神情,眼圈有些发红。

“你……为什么这么恨我?”他的语气里带着浓浓的伤感和悲戚,听得我一阵心酸。

他放开了我,后退了两步,跌坐在床上,仿佛在一瞬间卸了下了保护自己的躯壳,变得很脆弱。

“我……其实并不是上官家的大少。”他低垂着头,抱着自己的脑袋说。“在我上面,还有好几个堂兄弟。但我们上官家,都以实力为尊,谁的实力最强,谁就是家族的继承人。称为‘大少’。”

他仿佛陷入了久远的回忆之中,说:“小的时候,我们这一代的天赋都很强,我的几个哥哥,都是六级天赋。而我只是个五级天赋,将来的成就注定比不上他们,所以在家族之中,我只是个小透明。”

说着,他低低地叹了口气,说:“那个时候,我一直被欺负,我所喜欢的东西,只能偷偷地藏着,不能拿出来,否则一定会被哥哥们抢走。”

“我曾经被抢走太多的东西。”他抬头望向我,“在我七岁那年,我父亲为家族立了功,为我争得了一颗能够提升实力的丹药,我很高兴,将装丹药的玉瓶贴身放着,生怕被人抢走。但他们早就从长辈那里得到了消息,在偏僻的地方拦住了我。他们的实力都比我高,身材也比我高大,还几个人一起围攻我。但我趴在地上,死死地护着那瓶丹药,肋骨被他们打断了五根。”

“他们见我趴在地上不动了,才吓跑,我保住了那枚丹药。”他目光深邃。一字一顿地说,“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知道,我的东西,一定要守护好。不允许任何人来抢夺。”

我沉着眉头,说:“我不是你的。”

“从那之后,我奋发图强。”上官允没有回答我的话,继续讲道,“别人在玩的时候,我在修炼,别人在睡觉的时候,我也在修炼,在我十二岁那年,家族大比。我一路过关斩将,成为擂主,名正言顺地成为了上官家的继承人。”

他站起身,目光再次变得坚定无比:“我能够有今天,全都是我自己挣来的,从那天开始,我知道了,如果我想要什么东西,一定要去努力争取,不管是权势。还是女人。”

我语气凝重地说:“但我不是一件东西,我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上官允,我不喜欢你,我有男朋友了。我不会跟你在一起的,你死心吧。”

他却冷笑了一声,眼睛里面布满了血丝,说:“你喜欢唐明黎?既然如此,为什么你又喜欢尹晟尧?元君瑶,你喜欢的人,未免太多了一点吧?”

我怒道:“你胡说八道什么?我和尹晟尧一点关系都没有!我根本不可能喜欢他?”

“是吗?”他的笑容更加阴森,“你骗得了别人,骗不了我,你看他的眼神,明明与看别人不同。你知不知道,每次你用那种眼神看他的时候,我心中就像有一把刀,在狠狠地刺!我多么希望,你也能用那样的眼神来看我!”

我握紧了拳头,怒气冲冲地说:“你胡说!我从来没有喜欢过他,我对他不同,是因为他救过我的命,我们有过命的交情!”

上官允眼角有些讥讽,道:“看来。连你自己都不知道吧?尹晟尧那个人为什么巴巴地跟在你的身边,赶都赶不走?因为他知道,你的心中,是有他的。”

我抽了口冷气,有些说不出话来。

良久,我才说:“我和他是不可能的,既然我当初选择了唐明黎,就会一心一意对他,绝对不会背叛。”

上官允眯起眼睛,眼神变得越来越诡异阴森,让我浑身发冷。

“呵呵。”上官允冷笑道,“我倒要看看,你是不是真的能做到。”

“你想干什么?”我惊问。

上官允嘴角勾起一道冷笑,后退了一步,转头看向窗外。

尹晟尧就浮在窗外,眼神冰冷如刀。

轰!

窗玻璃被轰碎,朝着上官允射了过来,如同千万只暗器一般。

上官允整个身体都化为了金刚,挡在我的身前,玻璃打在他的身上。再次被震碎,跌落在地。

尹晟尧并没有攻击我,这些碎玻璃根本伤不到我,但他还是本能地替我遮挡。

我觉得心有些疼,上官允说得没错,我给他下了毒,他中毒不浅。

“退到角落里去。”上官允侧过头来对我说了一句,然后骤然跳起,冲向尹晟尧。

两人战在了一处,剧烈的能量碰撞声震耳欲聋。

我满心的焦急。趴在窗台上关注战况,白宁清走了过来,拉住我的胳膊,说:“君瑶,外面危险。赶快回来。”

我举起双手,急忙说:“白大少,你能帮我把这个打开吗?”

白宁清仔细看了看,说:“这是华夏最近研发出来的黑科技,能够封住七级以下异人的能量。”

“别介绍了。先打开。”我很焦急。

他看了半晌,说:“我没有钥匙。”

我翻了个白眼:“你不早说!有没有别的办法?”

“没有。”他摇头,“咱们回去之后让小林去找钥匙。”

我更着急了:“那他们怎么办?”

白宁清将扇子展开,一边摇一边说:“不怎么办,先观赏吧,大宗师对七级巅峰,这样的战斗很难得啊。”

我气得摇头:“就知道你靠不住!”

我从乾坤袋中拿出一只玉瓶,倒出一颗拇指大小的丹药,那丹药弥漫着一股奇怪的香味,白宁清皱起眉头:“你要干什么?”

“用杀丹将它腐蚀开。”说罢。我将那丹药捏碎,抹在手铐上,手铐立刻发出滋滋的声响,冒起阵阵青烟。

很快,手铐就被腐蚀开。只是我的手腕也遭了秧,被腐蚀出了骨头。

白宁清眉头皱得更紧了,立刻拿出药粉洒在我的伤口上,给我包扎伤口:“君瑶,难道在你的心中。尹晟尧就那么重要?”

我严肃地说:“我和尹晟尧是过命的交情,当然很重要。不过,我这次不是为了他,是为了我自己。”

“你自己?”

我目光变得坚定:“我不想让这些男人为了我去争斗,因为不管最后谁赢谁输,输的都只有我,因为别人会说我是红颜祸水,是罪魁祸首!”

我心中涌起强烈的怒意,此时,我能够理解那些古代美女们心中的痛苦了,她们阻止不了这些男人,只能自杀。

而那些旁人们,也觉得只要杀了她,男人就不会争得你死我活了。

我在心中冷笑了一声,这些自私自利的男人!

我足尖一点,猛地飞了出去,召唤出蝶恋花剑,双手掐了一个法诀,飞剑顿时一分为二,二分为四,组成了十六剑阵,朝着正战斗着的两人刺了过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