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9章 沈安毅醒来/恐怖女主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笑了起来,笑声有些凄厉,说:“我为华夏做了这么多,如今你们却要牺牲我的弟弟。”

我的眼神顿时变得犀利,说:“范将军,今天的事情,是你的意思,还是上面人的意思?”

范将军板着脸说:“今天的事情,是我一个人的意思,并没有报告上级。我为国为民。这种小事,当然能够做主。”

我眼神冰冷地说:“原来我弟弟的性命,在你的眼中,只是小事。既然如此,我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范将军眯起眼睛,道:“如果你一意孤行,我只能将你逮捕。小林,将她拷上!”

小林没有动。

范将军怒道:“你敢抗命?”

小林沉着脸,一言不发,范将军冷哼一声,道:“既然如此,我亲自动手!”

说罢,伸手就朝我抓来。

我没有与他多做纠缠,直接拿出了白笛,吹响了一首古老的曲子。

范将军步子一顿,露出了痛苦之色,就在这个时候,小林忽然冲了上来,将一只锁灵铐拷在了他的手腕上。

范将军露出不敢置信的神情,这锁灵铐虽然拷不住他,但他同时又受我的白笛压制,居然一时无法挣断。

小林大声说:“元女士,你对我有大恩,现在是我报答你的时候了。这里交给我,你去做你想做的事!”

我朝他点了点头。说:“谢谢你。”

说完,我足尖一点,便如同一道风,以极快的速度冲进了博物馆之中。

范将军大怒:“小林,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

小林看向他,镇定地说:“我在做,我认为正确的事情。”

四周的其他探员们,也都直直地望着他,什么都不做。

“你们山城市分部的人都被那个女人收买了吗?”范将军怒吼道。

众人沉默不语。

范将军大吼一声,挣断了锁灵铐,狠狠地瞪了小林一眼,说:“等我回来,再来跟你算这笔账。”

说罢,也跟进了博物馆之中。

这间私人博物馆在山城市还挺有名,不像别的私人博物馆,里面到处都是假货,这里的东西都是真的,其中不乏三国之前的珍贵文物。

此时,博物馆中空空荡荡,只有一个金色头发的外国人。正站在一幅古画长卷面前,仔细地观看着。

这就是那位赫赫有名的神级高手,黑榜上第四十五名——屠手。

我冷淡地望着他,提着蝶恋花剑,说:“屠手先生。久仰大名。”

屠手缓缓转过身来,他四十多岁的模样,穿着一身灰色的薄麻西装,面容有几分英俊,看起来就像个英国的老派绅士。

“元女士。欢迎到我的博物馆来。”屠手微笑道,“只可惜今天时机不对,否则我应该请你喝上一杯。”

我轻笑了一声,说:“屠手先生,我们就不要虚伪地客套了,直接切入正题吧。我弟弟在哪里?”

屠手弹了一个响指,很快,一个戴着口罩的男人推着一张病床走了出来。

我弟弟就躺在病床上,紧闭双眼,面色安详。

见弟弟没事。我心中的大石头总算落了地。

“我要的东西呢?”屠手问。

我从衣服里拿出了一张纸,屠手眼中闪过一抹精光,说:“扔过来。”

我正要扔,忽然听见一声怒吼:“不能给他!”

说罢,范将军冲了进来。不顾一切地朝着屠手杀去。

屠手的手上戴着黑色的手套,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嗤笑一声,取下了右手的手套。

“范将军,回来!”我大喊了一声,然而并没有什么用,屠手抬起胳膊,一掌朝着范将军压了过来。

大宗师中级对神级。

必败无疑!

范将军蹬蹬蹬后退了好几步,口中猛地咳出一口黑血,退到了我的身边。

我皱起眉头,说:“范将军,你这又是何必?”

范将军愤怒地瞪着我,说:“元君瑶!配方绝对不能给他!这种东西被夜枭掌握,你知道我华夏有多少人要遭殃吗?”

说着,他又剧烈地咳了两声,脸上的皮肤也在渐渐发黑。

那是屠手的毒在侵蚀他的身体。

屠手冷笑道:“还是关心关心你自己吧,你已经活不了多久了。”

范将军扶着旁边的玻璃柜,咬着牙说:“我可以死,但配方绝对不能给他们!”

他深深地望着我,说:“在国家的面前,在华夏的黎民百姓面前,个人的生死荣辱,根本算不得什么!元君瑶,记着我的话!”

说着,他背靠着玻璃柜,眼睛渐渐发直。

中毒已深。

屠手拍了拍手,说:“好,好,好,我很敬佩他的英勇。但他不了解你,元女士,在你的心中,没有什么比弟弟更重要。”

我沉默了片刻,忽然捏住了范将军的下巴,将一颗六品的丹药塞进了他的口中。

药力进入身体,迅速地灭杀他体内的毒素,他脸上的黑色在渐渐退去,但体内经脉已经受损,一时半会儿是恢复不了的。

他缓缓地坐了下来,抬头望着我,眼神复杂。

我沉声道:“我要先看看弟弟,谁知道你有没有在他身上安排什么陷阱?”

屠手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说:“把他推过去。”

他根本不怕我带着弟弟逃走,我不过是个七品的修道者。怎么可能逃得出神级的手心?

我轻轻地摸了摸弟弟的脸,秦医生将他照顾得很好,他面色白皙红润,身体也很健壮,根本不像昏迷了一年的植物人。

“看够了吗?”屠手道。“看够了,就把配方给我扔过来,否则,你们谁都别想走出这家博物馆。”

我深吸了一口气,将那张写有配方的纸扔了出去。

“不!”范将军惊恐地大喊。

就在这时,一只手忽然伸了出来,抓住了药方。

我愣住了。

所有人都愣住了。

那个原本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植物人,居然坐了起来。

他手中抓着药方,朝我露出一个温柔的微笑:“姐姐。”

“安,安毅?”我好半天才回过神来。随即大喜,冲上去抓住他的肩膀反复地看:“你,你醒过来了?”

“是啊,姐姐,我得了一个假期,可以回来看看你。”他掀开被子,翻身跳了下来,说,“顺便解决麻烦。”

“假期?”我心中一动,忽然想到了什么。

屠手脸上的笑容非常冰冷,还带着几分讥讽,说:“不过是个普通人,就算醒了,你又能怎么办?”

沈安毅挡在我的面前,缓缓转过身面对着他,嘴角上勾,露出一个邪肆的笑容,说:“谁说我只是个普通的凡人?”

说完,他的身体里猛然间放出强大的力量,四周的玻璃柜统统碎裂。破碎的玻璃渣子飞得到处都是。

那个之前推着他的口罩男人浑身插满了玻璃片,露出了惊恐的眼神,然后缓缓地倒了下去,鲜血在他身下无声地蔓延。

屠手也变了脸色:“你,也是神级?”

“不。”沈安毅说,“我是地仙。”

说罢,屠手只觉得眼前一花,顿时天旋地转,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灵魂居然被打出了体外。肉身一软,倒在了地上,变成了植物人。

他大惊失色,立刻朝自己的肉身飞了过去,但沈安毅比他更快,几步来到他的肉身前,拿出了一方金印,在他额头上戳了一下。

他的额头立刻浮动起金色的光芒,他发现自己再也回不去身体了,莫名惊恐,朝着沈安毅扑了过来,想要和他同归于尽。

沈安毅缓缓抬起眼睑,目光冰冷地瞥了他一眼,高声道:“海外人士屠手,姓名阿比盖尔·亚伯拉罕,你潜入我华夏,妄图对本王的肉身下毒手,其罪当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