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0章 泰山之神/恐怖女主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说罢,手一挥,一条条巨大的锁链飞了出来,将屠手的魂体缠得严严实实,屠手拼命地挣扎着,却逃不出这地府的锁链。

“死吧。”沈安毅冷静地吐出这两个字,手中多了一把闪着寒光的刀。

那刀是青色的,不知道用什么制造而成,透着令人胆寒的力量,它一出现,整个博物馆都仿佛冷了十几度。

沈安毅动手了,他只是将这刀轻轻一挥。屠手的灵魂就被生生斩成了两半,然后化成了黑色的青烟,在空中四散开来。

魂飞魄散。

黑榜第四十五名高手屠手,就这么灰飞烟灭,永世不得超生。

失去了灵魂的肉体闭上了眼睛,他现在还没有死,但不出一个星期,肉身就会腐烂。

范将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个被他视为累赘的植物人少年,居然突然变成了地仙,几招就杀死了不可一世的屠手!

他觉得自己一定是出门的姿势不对,才会遇到这么挑战三观的事情。

我看了他一眼,说:“范将军,事情已经解决了,我和弟弟有些私房话要说,您看,您是不是回避一下。”

范将军有些尴尬,轻咳了两声,站起身来,快步走出了博物馆。

“姐姐,我是不是很厉害?”沈安毅回过身来,朝我眨了眨眼睛,我立刻竖起了大拇指,说,“不愧是我的弟弟,刚才这两招,实在是太帅了!”

他张开双手,将我抱进了怀中,然后将脸埋在我的头发里,深深地吸了口气。说:“姐姐,我又闻到你身上的味道了,有一股春天柳叶般的香气,好好闻。”

我揉了揉他的脑袋,说:“你都多大岁数了,居然还跟姐姐撒娇。”

沈安毅将我抱得更紧,说:“姐姐,还是阳间好,这里的天是蓝的,草是绿的,姐姐是香的。”

我无奈地说:“别说这么孩子气的话。你说得了假期,是谁给你放的假?多少天?”

沈安毅道:“我刚刚接到了东岳大帝的圣旨,允许我回阳一个小时。”

“什么?”我提高音量,“才一个小时?”

沈安毅笑容中透着几分无奈:“一个小时已经不错了,十殿阎罗是不能随意来凡间的,幸好我还有肉身在,不然一个小时的假期都没有,帝君已经是法外开恩了。”

我微微皱起眉头,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姐姐,你最近身体好吗?”沈安毅关心地问我,接下来的一个小时,我们姐弟俩在博物馆里说了很多话,从小到大,我们都是无话不谈的。比亲姐弟都要亲。

时间过得飞快,眼见着一个小时就要到了,我拉着沈安毅的手,声音有些哽咽:“安毅,你什么时候能回来?”

沈安毅说:“我现在是代替我师父做这个五官王,等我师父的事情解决了。我就可以回来。帝君还在圣旨里夸赞了我,说我这段时间做阎王做得很好,让我好好努力,将来若是我师父高升了,我就可以接替他的职位。”

我撇了撇嘴,说:“在地府有什么好。鬼气森森的。”

沈安毅笑了笑,说:“我在努力修炼,如果能够飞升成仙,当然没必要去做这个阎罗,但若是无法飞升,寿命到了,死了,做这个阎罗,也是一条出路。”

他看了看手中的金印,说:“我现在的实力,都来自于这枚金印,到时候还给师父了。我也就六、七品,前路漫漫,姐姐,我想和你一起往前走。”

我郑重地点了点头,说:“好,安毅。你一定要加油!”

沈安毅朝我露出最后一道笑容,那笑容太美,仿佛春日的阳光,照亮了我的心。

几分钟后,我推着病床走了出来,白宁清立刻迎了上来,关心地问:“君瑶,你没事吧?我本来在首都市开会,听说你出事,就立刻赶回来了。”

说着,他愤愤地说:“在华夏做官真是麻烦,三天两头开会,全都是假大空的套话,听得我耳朵都长茧子了。”

我忍不住噗呲一笑,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放心吧,你看我这样子,像有事吗?”

白宁清挑了挑眉毛,说:“我就知道,每次有人和你作对,倒霉的,绝对不会是你。”

我勾起嘴角,说:“我的运气就是这么好,不服憋着。”

“服,我心悦诚服。”白宁清说。

这时,范将军脸色有些难看,说:“白部长,今天你的部下不听命令,还对我动手,私自放元君瑶进博物馆,差点酿成大祸,这件事,你必须给我一个交代。”

白宁清身为空海组织的大少,什么场面没有见过?一个少将,他从来不放在眼里。

他用白玉扇子拍了拍手心,说:“范将军。这山城分部是我负责,我走了,就是小林负责,什么时候轮到你来管事下命令了?要是随便来个上级都胡乱下命令,那还不乱了套了?我没有怪你越俎代庖,你还来找我兴师问罪?”

范将军脸色一沉,说:“白部长,你这是要包庇下属?”

“谁说我要包庇?”白宁清走上前去,正面对着他,说,“要是我的部下做错了事,我当然要处罚,但他们今天做得对,我不仅不会惩罚,还会表扬。范将军,如果你有什么意见,随时可以去向上级告状,不管什么后果。我都接着。”

范将军的脸色很难看,他自从成了大宗师之后,还没有被人这么当面怼过。

而小林等一众山城市分部的人,看向白宁清的眼神,都有了几分敬意。

他就凭借着这句话,在分部里顺利建立起威信。

白大少不愧是白大少。

这次我没有将弟弟送回医院。而是送到了山城分部之中静养,特意聘请了秦皚医生和之前那几位护士来照顾他。

等我处理好了一切,便回到了家中,打开门,唐明黎从沙发上抬起身子,微笑道:“君瑶,你回来了,事情都处理好了吧?”

我沉默地看着他,他轻声问:“怎么了?”

我大步走上前去,朝他拱了拱手,说:“民女见过帝君。”

唐明黎愣了一下,我抬起头。道:“你身为东岳大帝,泰山之神,地府之主,却转世投胎来到凡间,是有什么大事要做吧?”

我顿了顿,看着他越来越沉的面容,说:“让我来猜一猜,你是奉命来清除黑斗篷男人的,他和你有某种我不知道的关系。他说,他就是你,你就是他,莫非,他曾经是你身体的一部分?”

唐明黎静静地望着我,我来到沙发边,低着头深深地凝视他,说:“明黎,不,东岳大帝,先在我只有一个问题。你完成了任务,是不是就要回仙界去?你打算丢下我一个人离开,让我一辈子忍受分离之痛吗?”

“君瑶。”他想要来抓我的手,被我给甩开了,我加重了语气,一字一顿地说:“明黎。告诉我所有真相!”

唐明黎低低地叹息,道:“没错,我就是东岳大帝。”

我的心一阵揪紧,他继续说:“而他,的确是我身体的一部分。”

他说:“前世之时,我母亲生我,曾在泰山顶上吃下一颗黑色的蛋,我出生之后,体内便潜藏着一股黑色力量,它充满了各种各样的欲望:贪婪、淫欲、暴虐、杀戮。我一直将他压制在识海深处,但他是一个定时炸弹,我不能让他一直待在我身体里。否则,今后我若是受伤虚弱,他就能乘机占领我的身体,取代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