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4章 沈安毅的神秘父亲/恐怖女主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安翠儿眼圈有些红,哽咽道:“我也是没有办法啊,他,他的父亲,不是人啊!我没有办法养育他,我,我害怕……”

我在她对面坐下,说:“能说说他的父亲吗?”

安翠儿仔细打量我,说:“你们为什么会来问他的事情?你和……和我的儿子,有什么关系?”

“他是我弟弟。”我说,“他出了车祸,成了植物人。”

“什么?”安翠儿一惊,眼中满是关心和担心,“成了植物人?他……不可能啊,他说过。我们的孩子天生实力强大,只怕今后会成为一大祸害,怎么可能会变成植物人?”

我微微眯起眼睛,说:“安女士,把当年的事情原原本本说出来。我可以治好你的病。”

那小女孩阿绛惊喜地说:“你能治好我妈妈?”

“没错。”

阿绛随即又摇了摇头,说:“可我妈妈得的是肺癌,医生说治不好了,你不可能治得了的。”

我拿出一颗丹药,捏住安翠儿的下巴,将丹药塞了进去,阿绛惊恐地扑过来,抓住我的手,说:“你干什么?不许伤害我妈妈!”

我轻轻地推开她,问安翠儿。说:“你感觉如何?”

安翠儿摸了摸胸口,说:“我……我胸口不疼了?”

我说:“现在你总该相信我了?说罢,到底是怎么回事?”

安翠儿叹息一声,说:“是我……对不起那个孩子,可是他从出生就不正常,我,我只是一个弱女子……”

安翠儿说,当年,她是家乡十里八村最漂亮的女人,才十七岁,来说亲的人就踏破了家里的门槛。

她是个心高气傲的人,向往大城市的生活,不愿意让自己的青春浪费在农村,便辍学出去打工。

她跟着婶婶到了南广省,做了粤菜馆的服务员。

她因为美貌,经常被客人吃豆腐,有一次,一个喝醉了的男人又对她动手动脚,好在邻桌的一个客人出面替她解了围。

那个男人长得非常英俊,她从看到他的第一眼,就喜欢上了他,那男人对她也有点意思,两人一来二去就成了情侣。

那个男人自称姓吕,名叫吕秋白,他非常有钱。每天都带着安翠儿出入高档场所,送给她各种首饰和包包,那段日子,是安翠儿最幸福的一段时光。

可是好景不长,她发现自己怀孕了。兴冲冲地告诉瞿秋白,想要吕秋白跟她结婚。

可是吕秋白却露出了神秘的笑容,第二天,他就失踪了,他们所住的那座别墅。也在一夜之间变成了清水房。

安翠儿很惊慌,她去问左邻右舍,邻居们都说这栋房子已经很久没有人居住了,平时只见过她一人出入,从来没有见过男人。

安翠儿受了很大的惊吓,跑去问那些见过吕秋白的人,却发现他们都说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人。

连她自己都怀疑,吕秋白,只是自己的一场幻觉。

可是,肚子里的孩子又是怎么来的?

她好几次都想要打掉孩子。但医生告诉她,她的身体状况很不好,如果打掉,很可能这辈子都不能有孩子了。

她只得咬着牙生了下来,她没有钱。是在一家小诊所里生的,接生的女医生将孩子抱出来,只看了一眼就晕了过去。

等女医生醒了,惊恐万状地将他们母子俩赶了出去,告诉她,这孩子是个怪物,让她最好丢掉,不然会祸害无穷。

安翠儿抱着孩子,很无助,她想起吕秋白曾跟她说过,如果他们生了儿子,这个孩子天生就实力强大,将来必然会成为一代枭雄。

她更害怕了。

她怀疑,吕秋白是鬼,而这个孩子,是个鬼胎。

但她又下不了手杀掉儿子,只能将孩子送给了沈峰。

之后,她就在山城市里打工,被一个老大看上了,她本来不愿意,但老大用她的家人来逼她,她只得屈服在那个老大的身下。

她跟了老大很多年,生了女儿阿绛,五年前,那个老大新找的情人很讨厌她们母女。用计让老大将她们赶了出来。

本来这些年安翠儿存了一些钱,但屋漏偏逢连夜雨,她又得了肺癌,钱全都花进去了,做了好几次手术。拖了两三年,最终还是没能治好。

说到这里,她翻身下床,说:“那孩子……现在在哪里?我想要见见他,十八年了。我经常会梦见他,梦见他怨恨我,质问我,为什么不要他……”

说到这里,她终于忍不住,泪如雨下。

我叹了口气,说:“他……叫沈安毅,这十八年,他过得很好。”

安翠儿露出几分欣慰,说:“可以带我去见他吗?就让我见他一面,就一面。”

我还没有开口,忽然外面传来急促的脚步声,然后碰地一声,门被一脚踢开了,两个壮汉走了进来。分立在两侧,然后一个身体微胖的男人迈着八字步走了进来,手中叼着一根雪茄。

我脸色微沉,这胖子是个四级的土系异能者。

“安翠儿,想好没有?”那胖子抽了一口雪茄,说,“想好了没有?愿不愿意把东西卖给我?”话还没说完,眼神忽然在我们几人的身上扫过,眼睛一下子就亮了。

他上前两步,笑嘻嘻地说:“哟,怎么这里多了个漂亮的美人儿,安翠儿,这是你的亲戚,呵呵,漂亮。真是漂亮,我好久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美人儿了。”

他朝我勾了勾嘴角,说:“美人儿,待会儿一起出去吃个饭如何?”

我沉着脸说:“没兴趣。”

谁知道那死胖子居然嫌弃地冷哼了一声,说:“让开。”

我愣了一下。才发现,他的目光一直在我身后,也就是唐明黎的身上。

我惊呆了。

胖子朝唐明黎抬了抬下巴,露出挑逗的神情,说:“怎么样?等我办完了事儿。一起喝一杯?”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安翠儿上前道:“薛老大,他们只是来找我有点事,请你不要为难他们。”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胖子薛老大已经倒飞了出去,撞在门外那几个手下身上。将手下带着一起撞上了对面的墙壁,这一下撞得非常狠,直接将墙给撞塌了。

唐明黎非常愤怒,根本没有手下留情,薛老大直接被撞了个丹田碎裂。生活不能自理。

我心中默默想:调戏东岳大帝,你也算是旷古绝今的独一份儿了,这波不亏。

安翠儿母女俩互相搀扶着,都露出不敢置信的神情:“他,他们……”

我忍不住问:“他们想要强买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安翠儿从脖子里掏出了一根项链,上面挂着一块黑色的石头,石头上雕刻着精密的符咒。

唐明黎的脸色彻底沉了下来。

“这是吕秋白当年送给我的,他说这是他亲手雕刻,让我一直把它带在身边,一刻也不能取下来。”她摩挲着黑石头,露出了几分怀念之色。

“就算他是鬼,当年对我也是有几分真情的吧。”安翠儿露出了怀念之色,唐明黎的眼中却闪过几分讥讽和阴暗。

我问:“你真想见沈安毅?”

“沈安毅?那是他的名字吗?好名字,真是好名字。”安翠儿吃了我的丹药,精神好些了,说,“我想见他,请您一定要带我去。”

阿绛忍不住说:“妈,你还病着呢。”

“我这病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安翠儿说,“只要能够见他一面,就算死,我也死得甘心。”

阿绛红了眼睛,我看着心里也有些不好受,带着他们上了车,来到了特殊部门的总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