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6章 鬼胎灾星/恐怖女主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都市王又继续咄咄逼人:“他失踪之后,难道你就没有找过吗?”

安翠儿擦了擦眼角的泪水,说:“我当然找过,可我一个无依无靠的弱女子,到哪里去找?”

“他莫名其妙失踪,你不觉得奇怪?”都市王又道。

安翠儿叹了口气,说:“在凡世间,这样的事情太多了,我又能怎么样?”

都市王冷笑一声,说:“满口谎言!”

阎罗王道:“带人证李芳!”

我心中一沉。很快,李大婶就被两个小鬼带了进来,她吓得瑟瑟发抖,噗通一声跪在地上,说:“鬼,好多鬼……”

阎罗王道:“李芳,你不要害怕,我问你,当初委托你转送男婴的,是不是这个人?”

李芳看了一眼安翠儿。连忙点头:“对,对,就是他!”

阎罗王又问:“当初她对你说过什么话?为什么要将婴儿送掉?”

李芳吞了口唾沫,说:“她,她说那孩子是鬼胎,她很害怕,不敢养,才让我帮忙找个稳妥的人送掉。”

阎罗王看向安翠儿,厉声道:“你还有什么话可说!”

安翠儿急忙说:“孩子出生之后,我并没有发现他有什么不对。只是听接生的护士说,他是个怪物,我又怨恨他父亲,才将他送掉的。”

“哼!”都市王狠狠地一拍扶手,“这女人巧舌如簧。再这样问下去也没有用,阎罗王,还是用血脉来验证吧。”

血脉?我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阎罗王微微点头,道:“也只能如此了,来人,放人证安翠儿的血!”

两个小鬼冲了出来,一左一右将安翠儿按住,我正想上前说话,被唐明黎按住了。

一个小鬼拿出了刀,安翠儿吓得脸色惨白,说:“青天大老爷,我,我只是人证,你们为什么要杀我?”

“放心,你死不了。”都市王大声道,“放血!”

小鬼的刀在她的手腕上用力一割,鲜血立刻从她的血管中喷了出来。

阎罗王站起身来,双手掐了一个法诀,手指一点,安翠儿的血在空中漂浮旋转。化为一道血箭,朝着沈安毅射了过去!

“安毅!”我大叫,“小心!”

沈安毅并没有躲,他要是躲了,不就坐实了他是鬼胎灾星吗?

血箭准确无误地射中了他的额头。他的头猛地往后一扬,双眼闪现出红色的光。

几乎与此同时,安翠儿脖子上所悬挂的那枚黑色的石头亮了起来,上面的符咒闪动黑光。

“啊!”安翠儿惨叫一声,倒在了地上。那黑色石头自己飞了出去,贴在了沈安毅的额头。

一股强大的鬼气在阎罗殿上蔓延,十殿阎罗全都站了起来,露出惊恐之色。

“真的是鬼胎灾星!”都市王大叫道,“各位阎罗,今日我们要同心协力,将这鬼胎灾星拿下杀死,”

“这是自然,绝对不能让他为恶!”众人答应一声,齐齐朝着沈安毅抓了过去!

“啊!”沈安毅忽然发出一声怒吼。身体里冲出一股强大无匹的力量,将这些阎罗全部震飞,然后回过了头,看向站在我身侧的唐明黎。

他那双漂亮的眼睛闪动起红色的光芒,里面杀光乍现。

我只觉得浑身发冷。

“杀!”沈安毅口中吐出一个字。然后朝着唐明黎杀来。

唐明黎抓住我的胳膊,将我往旁边一推,然后朝着沈安毅迎了上去。

轰!

眼前忽然光芒大盛,一条黑色的巨龙冲出,在空中盘旋飞舞,沈安毅的力量正好打在黑龙的龙头,黑龙仰头发出一声怒吼,将力量生生地扫了回去,沈安毅一个后空翻,双脚踩在正堂“明镜高悬”的牌匾之上,横在半空中,一双血红色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唐明黎。

而此时,那黑龙绕着唐明黎盘旋,他的身上弥漫出一股强大的气势,仿若站在九天之上的王者。

十殿阎罗大惊失色,齐齐跪倒在地,高声道:“参见帝君!”

唐明黎冷眼看着对面的沈安毅,嘴角忽然勾起一道诡谲的笑容,猛地出手。

但这一招,他并不是对着沈安毅。而是下面人群之中的一名幕僚。

正是沈安毅的幕僚——杨建。

就在这一掌即将打中杨建的时候,原本惊慌失措的幕僚眼中忽然闪过一抹精光,双手一翻,往上一迎,硬生生地接住了这一掌。

众人都是大惊,一个小小的幕僚,居然能接东岳大帝一掌!

虽说此时的唐明黎的实力远远没有恢复,却也不是杨建能够抵挡的。

唐明黎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说:“吕若鸣,你终于露出马脚了。”

杨建阴测测地笑了一声。身形骤起,飞到半空之中,身上冒起一层层金色的碎光,碎光过后,他的容貌身材都发生了变化。变成了一个英俊的中年人,星目剑眉,身材颀长,周身弥漫着儒者的气质。

安翠儿身体很虚弱,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喊道:“秋白!”

我微微眯起眼睛,原来他就是沈安毅的亲生父亲——吕秋白!

但吕秋白根本就不看她,在他的眼中,这个女人不过是他达到目的的工具。

又听平等王惊道:“那不是五官王吗!他说修为要进阶了,请假五年闭关修炼。让徒弟代理五官王一职。原来他真是沈安毅的父亲,他才是幕后的黑手!”

五官王吕若鸣笑道:“帝君,怎么样,没想到吧?”

唐明黎冷淡地说:“原来,你就是从极的内应。”

从极?

我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脑中立刻就闪过了黑斗篷男人的那冰冷残酷的笑容。

“当年,从极被罚入阿鼻地狱,永世受苦,却被他意外逃走。”唐明黎道,“当初我就怀疑。阴曹地府之中,有个他的内应存在,没想到,居然是你。”

吕若鸣笑道:“别人都说,东岳大帝神机妙算。无所不知,无所不晓,没想到也不过如此,我略施小计,就将你耍得团团转。”

唐明黎并没有生气。冷冷道:“吕若鸣,我自问待你还算仁厚,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仁厚?”吕若鸣哈哈大笑,眼中闪过一抹厉色,怒道:“帝君,你还记得怀云吗?”

唐明黎目光冰冷。

“当年我那么爱怀云,为了她,我愿意做任何事情,可是你呢?她不过是打碎了你的一只杯子,你就罚她进入轮回,受十世之苦!”吕若鸣眼中闪过一抹痛苦,“她作为你的侍女,在你的东岳宫中服侍你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怎么忍心让她生生世世受苦,还拿走了她的生死簿,让我无法得知她的去向,不能去凡间找她!”

他指着唐明黎,怒吼道:“你怎么这么狠!”

唐明黎冷眼望着他,说:“她打碎杯子。是想从我这里偷天启蜜露给你,助你修炼。就凭偷盗天启蜜露这一条,已经足够让她在地狱之中受几千年的刑罚了。我正是念及她服侍我多年,才从轻处罚,让她受十世轮回之苦。等十世之后,重新回宫中当差。没想到你不仅不领情,反倒心生怨恨。”

吕若鸣还要开口,唐明黎打断他,继续说:“你口口声声说你爱她,愿意为她做任何事。然而你明知道偷天启蜜露是什么样的大罪,还怂恿她去做,我看你所谓的爱,也不过如此!”

吕若鸣脸上露出羞恼之色,怒道:“怀云是心疼我修炼不易,才自己做主去偷,当初你将她捉拿之时,我已声明愿意替她受刑,为何你还是不肯饶了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