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8章 跟我回东岳宫/恐怖女主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不会的,怀云,你不会死,我们的儿子也不会死,我们一家,会永远在一起。”他将怀云抱了起来,抬头怨毒地望着唐明黎,说:“你好狠!这一切,都是你策划的,是吗?你早就已经知道是我放走了从极,所以才用这种方式来报复我!”

唐明黎面无表情地说:“如果不是你心生邪念,又怎么会有今天?”

“好,好,好!东岳帝君。你果然是智计双绝,算无遗策的那个地府之主!”吕若鸣恨极反笑,道,“今日之仇恨,我吕若鸣。终有一日要一点不剩地报在你的身上!”

说罢,他拿出一面镜子,镜中射出黑色的光,他带着安翠儿和沈安毅一道飞入了镜中,镜子颤抖了一下。消散在半空中。

“安毅!”我想追,被唐明黎一把拉住,抱进怀中,道:“不要追,你追不上的。”

话还没说完。他忽然一口鲜血吐了出来,洒在我的脸上。

我立刻给他把脉,他之前的伤都还没有好,刚才受沈安毅那一掌,更是伤上加伤。全身的几个大经脉几乎震碎。

我连忙拿出丹药给他服下,他说:“君瑶,你先给十殿阎罗六品的黑云丹,那药能解他们体内之毒。如果让那些镇压在地狱之中的妖魔鬼怪们知道十殿阎罗都出了事,肯定会引起大暴动。”

我点了点头,好在之前我练习炼丹时,炼过不少丹药,只要能找到材料的丹药,几乎炼了个遍,这黑云丹虽然炼得不多,但也有个一两瓶,给十殿阎罗吃是够了。

我给他们吃了药,毒虽然解了,但身体坏了,估计要过个半年左右才能痊愈。

众阎罗起身,朝唐明黎拜道:“帝君,属下无能。”

唐明黎摆了摆手,道:“做好你们的差事。”说完,让我搀扶着他,道:“我们回东岳宫去。”

宋帝王连忙说:“帝君。我用车送您回去。”

唐明黎摇头:“此事不可声张,你们要三缄其口!”

十殿阎罗连忙弯腰拱手:“属下明白。”

我用飞剑带着他回到了东岳宫,这座宫殿位于泰山之下,传说,泰山下有一条通往阴曹地府的通道。但自古以来没有谁敢从这里进入地府,因为地府之主横在这里,谁有那个胆子?

“不要惊动别人。”唐明黎说,“咱们从后门进去。”

他带着我找了一扇偏僻的小门,避开众人。直接进入了自己的寝宫。

一进门,就看见一个身穿古代服饰的美貌少女正坐在桌边打盹儿。

唐明黎道:“怀月。”

那少女猛然间醒了过来,看向我们二人,猛地拔出长剑,道:“你们是什么人,怎么敢随随便便闯进帝君的寝宫?”

唐明黎道:“怀月,是我。”

怀月将他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不敢置信地说:“帝,帝君?”

唐明黎点头:“是我。”

怀月眼睛一红,噗通一声跪倒在地。说:“帝君,您终于回来了。您……您受伤了?”

她伸手来搀扶,唐明黎道:“不必了,你去取一颗九品的九命回转丹来。”

怀月道:“宫中有仙丹,不如用仙丹吧?”

我连忙说:“不行。他现在是凡人的身体,不能吃仙丹,否则会爆体而亡。”

怀月看向我,眼神有些不太友好,但她掩饰得很好,转身去取了一只玉瓶来,倒出一颗晕着荧光的极品丹药,双手捧了过来。

唐明黎靠在床榻上,侧过头对我说:“君瑶,喂我。”

我有些不高兴,却还是拿过丹,给他服下,他抓住了我的手,说:“君瑶,你是不是恨我?”

我将手抽回来。侧过脸不去看他:“既然你已经回了宫中,我就不打扰你了,我还要去找我弟弟。”

他叹了口气,说:“你果然恨我。”

我沉默不语。

他说:“你现在回不去,先在我的宫殿里休息一下,等我稍微好些了,再送你回去吧。”

不等我回答,他便对怀月说:“你带君瑶到隔壁的雅阁里休息,一应用度,都要最好的。”

怀月欠了欠身,说:“是。”

她带着我来到隔壁的暖阁,这里面的陈设都和古代的宫殿没有什么区别,两个侍女已经将屋子收拾妥当,怀月说:“姑娘,你就在这里休息吧,有什么需要,尽管叫我。”

她对我礼数很周到,但我能够感觉到,她对我很反感。

我心情复杂地住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一早怀月就来叫我。说:“君瑶姑娘,帝君想见您。”

我点了点头,有些话,还是当面说清楚的好。

“君瑶姑娘,帝君该服药了,但他说,只有你喂他才肯吃,所以只有劳烦姑娘了。”怀月淡淡地说。

我走进房中,唐明黎半坐在床上,旁边跪着一个侍女,手中捧着一只玉瓶。

一看到我,唐明黎脸上便有了几分笑意,我拿起玉瓶,唐明黎对怀月说:“你们下去吧,有君瑶在这里就够了。”

“是。”怀月看了我一眼。带着侍女退了下去,我将丹药放进他手中,说,“堂堂东岳大帝,居然也耍小孩子脾气。”

“君瑶,我要你喂我。”他深深地望着我,说。

我皱了皱眉头,说:“你的手好像没有受伤吧?”

他说:“吃了你喂的药,我的伤好得比较快。”

我深吸了一口气,将丹药送到了他的嘴边。他张口就吞了下去,顺便用舌头在我指头上舔了一下。

我如同受了炮烙一般将手给缩了回来,脸有些红,说:“有话就说,不要摸摸搞搞的。”

他一把抓住我的手。说:“君瑶,不要用这么疏离的眼神看我。”

我想要把手给抽回来,他却抓得很紧,说:“君瑶,我之前并不知道。他会是你的弟弟。”

“你为了布这个局,真是处心积虑。”我坐在床沿上,眼中有几分痛苦,“我早就该知道的,无论是东岳大帝。还是唐明黎,你都是个狠得下心的人。”

“我对别人,或许心狠手辣,但对你,我从来都狠不下心。”他眼波流转。眸中的光华如水一般清澈,“否则,我打他的那一掌,早已经了断了他的性命。”

我叹了口气,说:“你对我的好。不过是我的血在起作用罢了,一旦你的灵魂归位,重新成为东岳大帝,我的血不再起作用,这种感情也会很快消逝。”

唐明黎沉默了一阵,翻身下床,还紧紧抓着我的手,说:“君瑶,跟我来。”

他牵着我,走进了里面的寝宫,墙上点着鲛油长明灯,但灯光有些昏暗,寂静无声,但那床榻之上,却坐着一个人。

我们来到床榻前,撩开了透明的金色帘子,露出了一张和唐明黎一模一样的脸。

这就是东岳大帝的肉身。

此时,他身上的神光已经收敛了起来,就像个普通人一般,盘腿而坐,双眼微闭。

我忍不住问:“当初解决窦麟事件的时候,我们在阎罗殿看到的那个东岳大帝,就是这肉身吗?”

唐明黎点头道:“我转世之时,为了以防万一,曾分裂出一缕神魂留在肉身之中,但只能用一次,一次之后就会消散。”

他顿了顿,说:“当初窦麟那件事,也是从极和吕若鸣闹出来的,我转世为人的事情,一直是机密,他们怀疑我就是东岳大帝的转世,想要逼迫我露出马脚,没想到,却是露出了他们自己的狐狸尾巴。”

我感叹道:“果真是算无遗策啊。”

“君瑶。”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忽然觉得手上一疼,一滴血飞了出来,他手一指,那血滴就飞进了东岳大帝的口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