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0章 安翠儿之死/恐怖女主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吕若鸣道:“翠儿,我们的孩子,一定是人中龙凤,他将来还要做大事。”

“你住口!”安翠儿愤怒地吼道,“你只是想要利用他而已!吕秋白!吕若鸣!如果你还念我们之间那一丁点的旧情,就好好对我们的儿子。”

说着,她用力地推了他一下,说:“我要你现在就去把他恢复原状!”

吕若鸣只得说:“翠儿,你别这样,好,我马上就去,你好好保重身体。”

他从屋子里退了出来,来到隔壁的房间,沈安毅就站在屋中,如同一座雕像般立着。无悲无喜。

吕若鸣仔细打量他,他面容英俊,和安翠儿长得很像,只有那双眼睛,长得非常像他。

这就是我的孩子。他心中默默地想。我和怀云的孩子。

他心中满是懊悔,如果让他早一点知道,这十八年,他会将他带在身边,亲自教导他。不会让他受一丁点的伤害。

想到这里,他心痛之余,又对东岳大帝生出了几分怨恨。

他掐了法诀,念诵咒语,然后往沈安毅的额头上一点。那块黑色的石头便闪烁了两下,滚落在地。

沈安毅猛地吸了口气,意识又重新回来,他看向吕若鸣,勃然大怒。猛地伸手掐住了他的脖子,说:“我要杀了你!”

吕若鸣道:“安毅,我始终是你的父亲啊。”

“父亲?呵呵。”沈安毅咬着牙道,“或许我更应该叫你师父?当初我的生魂恐怕不是误入地府,而是被你召唤去的吧?你假心假意收我为徒,当时我很高兴,终于有人赏识我,而我也能学得一身好本事,可以保护姐姐了。没想到啊,师父,原来你对我的好,全都是假的!”

吕若鸣盯着他的眼睛,道:“你说得没错,我的确利用了你们母子。但那都是东岳大帝的计谋,我如果知道你们的真实身份,又怎么会这么做?安毅,是东岳大帝害苦了我们一家人,你要杀我,我没有意见,但你一定要去杀了东岳大帝。替我和你母亲报仇!”

沈安毅嘴角勾起,冷笑道:“死到临头了,你还不忘要操纵我?你利用我,而那个女人抛弃了我,你们凭什么要我去为你们报仇?”

“就算不为了我。也要为你自己想想。”吕若鸣说,“难道,你不想要元君瑶吗?”

沈安毅神色一变,怒道:“她是我的姐姐,我把她当亲姐一样看待。你以为人人都和你一样龌龊?”

吕若鸣脸上闪过一抹讥讽,说:“安毅,连我这个旁人都能看出来,你对那个女人的深情,为什么你自己却不肯承认?你和她没有半点的血缘关系,她为什么不能成为你的女人?”

沈安毅手上猛地用力,他身为鬼胎灾星,本就逆天而生,生来实力就堪比神级,再加上修炼了这么久。又被五官王的金印改善过身体,实力已经不输给地仙,这一下,差点将吕若鸣给捏得魂飞魄散。

“你不用在这里挑拨离间。”沈安毅冷声道,“我不是那种蠢人。”

“你是我的儿子。怎么会蠢?”吕若鸣反而一脸的欣慰,说,“我早就知道,怀云为我生下的孩子,肯定是绝顶的强者。”

就在这个时候,隔壁突然传来一连串重重的咳嗽,沈安毅迟疑了一下,吕若鸣道:“安毅,不管怎样,翠儿也是你的亲生母亲,她得了不治之症,你怎么也该好好地陪陪她,哪怕是假情假意也好啊。”

沈安毅冷哼一声,将他扔下,转身走进了旁边那间房。却赫然看见安翠儿半截身子垂在床边,口中满是鲜血。

“翠儿!”吕若鸣立刻冲了上去,将她抱起,探了探她的鼻息,却发现她已经断气了。

“怎么会这样?”他不敢置信地大吼道,“刚刚还好好的,怎么会转眼就断气?”

他震惊之余,咬了咬牙,激动地说:“没关系,翠儿,你的灵魂还在,我会将你的灵魂保下来,不让你去阴曹地府,这样,我们一家也能够团聚。”

安翠儿刚死没有两分钟,灵魂应该还在体内,他将手掌心贴在她的额头,想要将她的灵魂引出来。

忽然,他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大叫道:“怎。怎么可能!为什么没有灵魂!她的灵魂不可能这么快就走了啊。”

沈安毅沉默了片刻,走过来打开了安翠儿的衣领,露出她瘦骨嶙峋的脖子。

她的精气早就被吸尽了,身体也已经熬得油尽灯枯,锁骨高高地耸着,刺伤了沈安毅的眼睛。

这个女人,是他的亲生母亲。

他掐了一个法诀,点在安翠儿的脖子上,脖子处忽然浮现出一个符咒。

“这,这是……”吕若鸣不敢置信地说,“灭魂咒!”

沈安毅也皱起了眉头,人死之后,灵魂不灭,进入地府,再次轮回。但这灭魂咒,却十分歹毒,一旦下在了人身上,此人死后,就会魂飞魄散,灵魂化为虚无。

灵魂死了,才是真正的死了。

“不!翠儿!我的翠儿!”吕若鸣死死地抱着自己心爱的女人,他永远失去了他的怀云。

沈安毅后退了两步,脸色阴沉如水。

这个女人明明抛弃了他,他应该恨她的。可是,为什么此时此刻,他的心还是这么痛?

这就是血脉相连的感觉吗?

“是他!”吕若鸣满脸的眼泪,双眼通红,咬牙切齿地说。“肯定是东岳大帝!我背叛了他,他要用这种方式来惩罚我,让我得到了怀云,又立刻失去她!他真是心狠手辣!”

沈安毅沉默不语,吕若鸣忽然放下安翠儿。气势汹汹,转身就走。

“你想去干什么?”沈安毅道。

吕若鸣愤怒地说:“我要去杀了东岳大帝,哪怕与他同归于尽,也要为你母亲报仇!”

“他现在肯定在东岳宫里,你进不去。”沈安毅道。

“那又如何?难不成要眼睁睁看着母亲死不瞑目吗?”吕若鸣怒吼道。

沈安毅沉声道:“就算要杀他。也要从长计议,意气用事,只会坏事。”

说着,他眼中闪过一抹讥讽:“你谋划了一百多年,还在乎多等一段时间吗?”

吕若鸣咬紧牙关。眼中满是悲痛和怒火:“但是怀云死了,彻彻底底地死了,我永远地失去她了!你是她的儿子,难道就一点都不伤心吗?”

沈安毅冷声道:“你要去送死,随便你。我不参与。”说罢,他纵身而起,飞出了窗外,消失在了深沉的夜空之中。

吕若鸣仿佛在一瞬间被人抽走了全身的力气,噗通一声跪倒在安翠儿的面前,痛哭道:“翠儿,我……对不起你。”

沈安毅觉得心里面很不舒服,心烦意乱,他抬头看了看面前的建筑,这里就是特殊部门山城市分部。

他大步走进其中,守门的老人原本昏昏欲睡,忽然就醒了过来,高声道:“哪里来的孤魂野鬼!这是你撒野的地方吗?”

沈安毅一挥手,老人仿佛被人当头打了一棒,倒在地上,晕了过去。

山城市分部实力最高的人,也不过才异能六级,他进入其中,如入无人之境。

分部之中有许多黑科技,能够阻拦妖魔鬼怪,但没有一样能够挡得住地仙级别。

头顶上的警报器在不停地响着,沈安毅已经来到了病房之中,洁白的病床上,赫然躺着他的肉身。

他虽是鬼魂,却没有隐去身形,秦皚这样的凡人也能看到他,大声叫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