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4章 要住一起/恐怖女主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俩离开了山中,沿着原路下山,那个老头已经不在这里摆摊了,我打听了一声,才知道他回去就生了一场大病,估计是受了一点惊吓。

唐明黎淡淡地说:“胆敢在泰山上造朕的谣,只是吓唬吓唬他,让他生一场大病,已经算是仁慈了,若换了在以前,对付这种人,定要让他的家族见点血。”

我默然,神仙的威严是不容侵犯的,异人之中有一句话:宗师不可欺。说的就是宗师以上的高手,是绝对不能欺辱的,否则你将得到十倍百倍的报复和惩罚。

宗师尚且如此,何况神仙?

我们坐上回山城市的飞机,当晚就回到了家。此时,我接到了小林打来的电话,说我弟弟已经醒了,离开了特殊部门。

我心中有些酸涩,以前一直期盼着弟弟能够醒来,但如今心情却很复杂。就算醒了又怎么样?他是鬼胎灾星啊,实力强大而可怕。

听唐明黎说,鬼胎灾星心性都很阴暗,天道容不得他,会想方设法地毁灭他,而他们也因此对天道、对世人产生怨恨,成为杀人如麻,视人命为草芥的大恶人。

我心中暗暗想,如果我能保护好他,不让他受天道伤害,他是不是就不会变坏了?

我们回到桂园,却看见里面亮着灯,忽然,桂园的大门开了,沈安毅高兴地迎了出来,道:“姐姐,你回来了。”

今天的沈安毅穿着一件很普通的深蓝色衬衣,配了一条最普通不过的黑色裤子。头发梳得整整齐齐,满脸阳光的笑容,非常帅气。

今天的他,就和一两年前那个普通的高中男生一般,没有任何改变。

“安毅!”我鼻子一酸,眼泪一下子就流了出来,上前一把抱住了他,这一年半来所有的委屈与痛苦,都在这一瞬间释放了出来,“你能活着,实在是太好了。”

“傻瓜。”沈安毅比我高一个头,将我紧紧抱住,说,“姐姐,我说过的,今后要考上好大学,拿到很高的学位,挣很多钱报答你的,怎么会死呢。”

说着,他抬起头,看向唐明黎,眼中闪过一抹挑衅。

唐明黎的脸色,自从我扑上去的时候,就已经黑如锅底。两个男人冷眼对视,眼神交锋之处,仿佛有火光噼里啪啦地响起。

“好了,姐姐,别哭了。”他笑着说,“我们重逢。这是高兴的事情啊,来,笑一笑。”

我满脸是泪,却也笑出了声,他拿出手绢,细心地替我擦去了腮边的泪水。说:“姐姐,咱们先进去说。”

我点了点头,又看向唐明黎,有些担心,但唐明黎并没有立刻发难,反而露出一道浅浅的笑容,说:“君瑶,你和弟弟重逢是好事,今晚我们一起吃个饭吧。”

我愣了一下,本以为两人见面,一定会杀个你死我活,没想到居然可以在一张桌上吃饭。

“哦……好。”我茫然地点头。

进了家中。桌上已经摆满了丰盛的晚餐,我奇怪地问:“安毅,这都是你自己做的?”

沈安毅点了点头,我又问:“你知道今晚我要回来?”

“不知道,不过我每天都做得很丰盛,不管你哪一天回来。都能吃到好吃的。”他说。

我感动得不要不要的。

开饭了,我拿着筷子,看着他们俩相对而坐,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沈安毅给我夹了一筷子的菜,说:“姐姐,尝尝这个泡脚鸡杂,是你以前最喜欢吃的。”

说完,他又看向唐明黎,道:“唐大少,不知道这些菜合不合你胃口?”

唐明黎道:“还不错,不过比不上君瑶做的。这一年多来,君瑶经常做饭给我吃,吃惯了她做的,别人做的都有些吃不惯了。”

说着,将手伸过来,握住了我的手,道:“君瑶,我的口味被你给养刁了。你给我做一辈子的饭。好不好?”

我点了点头,说:“好。”

这个“好”字,像一把剑一般,刺进了沈安毅的心中,一阵一阵地疼,疼得他重重地咬了一下牙。

唐明黎示威成功。说:“沈安毅,你母亲的身体还好吗?”

沈安毅的脸色一沉,立刻就想起了安翠儿胸口上的那个咒语。

我立刻按住沈安毅的手,说:“安毅,你的……亲生父母怎么样了?你额头上的那颗黑石头,被吕若鸣取走了吗?他放你自由了?”

沈安毅的脸色沉了下来,说:“姐姐,我的父亲是沈峰,母亲是已经过世的妈妈和你的母亲,除此之外,并没有其他人。”

他深深地望着我,说:“外婆过世之后,我就只剩下你一个亲人了。”

我点了点头,说:“吕若鸣心思狠毒,阴险狡诈,你能和他划清界限最好了,免得被他给带坏。”

说着,我捏了捏他的耳垂。说:“你可是我从小带大的,为了把你教好,我可是花了不少工夫,绝对不能被人带歪。”

捏耳垂这个动作,我们从小就互相做,是表达亲密的一种方式。但这次沈安毅居然脸红了,伸出手,想要来捏我的耳朵,唐明黎一声咳嗽打断了他。

“君瑶,来吃菜。”唐明黎也给我夹了一筷子,看向沈安毅的眼神充满了警告。

沈安毅沉着脸。没有再说话。

吃完了饭,我在厨房里洗碗,沈安毅和唐明黎都坐在沙发上。

沈安毅看着对面慵懒地靠着沙发垫子的唐明黎,说:“唐大少,你是不是该回去了?天色也不早了。”

唐明黎换了个更舒服一点的姿势,说:“君瑶是我的女朋友,我经常在这里留宿。”

沈安毅眼中顿时爆发出一股强烈的愤怒,我正好洗完了碗,走出来道:“安毅,你别听他胡说,他……都是住客房的。”

沈安毅的脸色这才好了一点,唐明黎笑道:“君瑶。我们都是恋人了,在一起不是很正常嘛,你又何必急着否认?”

他又看向沈安毅,说:“想来,你弟弟也希望你能够幸福。”

沈安毅冷冷地说:“任何想要伤害我姐姐的人,我都不会轻饶。”

“我疼你姐姐还来不及,怎么会伤害她?”唐明黎站起身,从背后轻轻抱住我的腰,说,“君瑶,今晚我住在你家好不好?放心,我还是住客房。”

沈安毅不快地说:“你家就在隔壁。住客房和住隔壁有区别吗?”

“当然有。”唐明黎凑到我的耳边,道,“君瑶,我想要跟你住在同一个屋檐下。”

我有些无奈,说:“那就住下吧。”

沈安毅的脸色往下一沉,唐明黎的脸上却有了几分得意。

一起在客厅看了会儿电视,说了会儿话,便该回房间修炼,我先道浴室洗了个澡,因为家中有两个男人,所以我穿戴整齐了才从浴室出来,进了卧室。

就在关门的时候。一只手忽然按在了门上。

是唐明黎。

“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我问。

唐明黎露出一个很受伤的表情,说:“君瑶,我可是你的男朋友,你命定的道侣,你却用这么生疏的口气跟我说话,让我好伤心。”

我心中有些愧疚,虽然已经接受了他,但我毕竟受过伤,对某些事情还是有些抗拒的。

他走进卧室,反手就关上了门,我有些紧张,说:“这个……不是说好了……我还没有准备好。”

“我知道。”他走到我面前,低头深深望着我,嘴角勾起一抹暧昧的微笑,低声说:“放心,我说过不会强迫你,就一定不会。不过,你对我这么防备,让我很不高兴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