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7章 前往昆仑/恐怖女主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谢谢你,君瑶。”他张开双手,将我抱进怀中,然后在我看不到的地方,抬头望了沈安毅一眼,轻启嘴唇,无声地说:“如果你敢碰她一根指头,我不会放过你。”

沈安毅冷哼一声,没有再说话。

唐明黎在我额头上印下一个吻,说:“回来之后打电话给我,我会马上赶过来。”

我不敢刺激沈安毅,点了点头,并没有和他表现得太亲密。

离开了桂园,我们坐上了前往西北的飞机,飞了整整六个小时之后,飞机降落在西北机场,我去当地租车公司租了一辆适合跑山路的越野车,直接来到了昆仑山脚下。

昆仑山脉。在古代时被称为昆仑虚,是中国第一神山,乃“万山之祖”、“万神之乡”,据说是天帝在凡间的居所。

天帝是不可能来凡间的,所谓“天帝之下都”不过是古人的穿凿附会,但昆仑之中灵气充裕。自古以来有很多大能都在这里建造洞府,古人所看到的神仙,应该就是这些能移山填海的大能。

天色已经很晚了,我们在山下的小县城里住了下来。

我并不知道神族领地到底在昆仑的什么地方,只能进山去一点一点寻找,或许能够唤醒血脉中的神族记忆。

总之,这个事儿,急不得的,昆仑山脉这么大,说不定要在里面待上十天半个月。

可是,一进入这小县城,我就发现有些不对。

这座名叫东道县的县城,居然有这么多的异人!

我们随便找个饭馆吃饭,进去一看,里面坐的十个有九个是异人。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昆仑山中有什么异宝要出世,把全华夏的异人们都吸引过来了?

我们随便点了几个饭菜,一边吃一边听墙角,我们旁边那桌就是两个异能者。他们喝着酒,说:“玉山宗这次举办法器大会,可以用灵植、灵丹之类的东西,换取法器,大哥,你准备换什么法器?”

“我想换一件攻击型的法器。”另一个大胡子壮汉说,“最好是刀,我以前那把刀,是从墓里面搜出来的,虽然是法器,但等级很低,不好用,玉山宗以炼制法器而闻名,但几十年没有开放山门,举办法器大会了,没想到正好被咱们赶上了,哈哈,来,喝。”

原来如此。

这个玉山宗,我也听人说起过,据说是一个很古老的宗门,有几千年的历史了,开山掌门是古代一个能够炼出五品法宝的大炼器师。

这个宗门在华夏的地位很高,其中弟子人才济济。只不过近四百年来,他们很少入世。

这次他们居然大开山门,举办法器大会,不知道是要干什么。

我见沈安毅似乎有些兴趣,低声说:“安毅,我们这次来昆仑。有重要的事情要做,法器什么的,以后再说。”

沈安毅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吃完饭,我们进了当地一家五星级酒店,在来之前我们就在网上下了单。连房款都付了,可是当我们拿着身份证到前台登记的时候,前台小姐却一脸歉意,说:“抱歉,两位,我们的客房已经满了。”

我皱起眉头,道:“我已经订到了房间,而且钱都付了,既然房间满了,为什么你们还要在网上销售?”

前台小姐微笑着说:“真是抱歉,这是我们的失误,您看这样好不好。我们对面的东方酒店虽然是四星级,但环境很好,我们给您全额退款,为你们订东方酒店最好的房间,您看如何?”

据说酒店都会超额预售,免得到时候有人不来。房间闲置,我这人也挺通情达理的,没有多计较,点头道:“行吧,你尽快安排。”

前台小姐打电话联系了东方酒店,没想到那边也满了,又联系了很多家,谁知道连没有星际的小旅馆都人满为患。

她很不好意思,一个劲儿地给我们道歉,我懒得去为难一个前台,让她把钱退我,我们自己再想办法。

就在这时,她忽然接了个电话,换上了一张笑脸,说:“两位,太好了,刚才有位客人愿意匀一间套房给两位。”

我点了点头,心中却有些打鼓。说:“这位客人是?”

“抱歉,我们不能透露客人的信息,不过他就住在您的隔壁。”前台小姐眼中闪过一抹暧昧之色。

沈安毅的眼睛危险地眯起,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我倒是不在意,我堂堂七品。也不是拿来摆着好看的。

进了套房,刚刚安顿好,忽然敲门声响了起来,我嘴角一勾,看来隔壁那位神秘的客人坐不住了。

沈安毅冷声道:“我去开。”

我点了点头,看着他的背影,成为鬼胎灾星之后,他性格变了很多,以前的他是非常阳光活泼的。

我心中不禁有些憎恨吕若鸣。

和他比起来,连沈峰都像个慈父了。

沈安毅打开了门,我本来以为,进来的应该是个实力强大的异人,要么是有事相求,要么是垂涎于我,没想到,进来的是个姑娘,十五六岁的样子,长得很一般。一进门,就立刻将门关上,匆匆跑到了我的面前,说:“元老师,救我!”

我愣了一下,仔细想了想。说:“你是异人学院的学生?好像是叫……陶芳菲?”

我曾经在异人学院上过几堂课,教炼丹专业的学生们炼丹,这个女孩就是其中一个学生,不过她的天赋似乎不高,将来能够成为二品炼丹师,就已经不错了。

“太好了。老师,您还记得我。”陶芳菲脸色煞白,眼旁带着泪水,说,“老师,求您救救我,不然我一定会死无葬身之地的。”

“到底怎么回事?”我皱起眉头。

陶芳菲眼圈一下子就红了,说:“老师,我,我爸爸刚刚……死了……”

我的眉头皱得更深:“他人在哪儿?”

“就在隔壁的房间里。”陶芳菲说,“本来刚刚还好好的,爸爸还说。想要请您和这位先生吃个晚饭,感谢您教我炼丹。”

我站起身,道:“先带我过去看看。”

陶芳菲抹着眼泪,点了点头,将我带到了隔壁,她受了惊吓,但毕竟是修道之人,不至于像普通女孩那样哭哭啼啼,将事情经过说了出来。

陶家是个小家族,他们是代表家族来求法器的,我们在前台等安排的时候,她和父亲正好经过。便说服了她父亲,将她的房间让给了我们,父女俩再正式上门拜访,请我们吃个便饭。

可是刚回房间没有多久,陶芳菲在卧室里换衣服,却听见洗手间里一声闷响,连忙跑过去看,却发现她父亲已经死在了厕所之中,镜子上还留下了血字。

她吓坏了,连忙跑来向我求救。

我走进洗手间内,看见一具中年男人的尸体横在面前,他双眼圆睁。仿佛看到了世上最恐怖的场景,死不瞑目。

鲜血在他身下蔓延开来,如同一朵盛开的莲花。

镜子上是触目惊心的血字,赫然写着:“交出天灵造血丹。”

我微微眯了眯眼睛,说:“陶芳菲,你们身上有天灵造血丹?”

这天灵造血丹,是五品的丹药,可以让将死之人起死回生,现在的华夏,炼丹师很少,炼丹一道势微,五品丹药已经算得上是重宝了,一个小家族有这种东西,那可就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啊。

陶芳菲脸色发白,点了点头,说:“这颗五品丹药是一百年前,创建家族的老祖宗留下来的,哪怕是家族最困难的时候,都没有用。但是现在好不容易遇到玉山宗开山门,爷爷就让我们带来换一件好点的法器,这样我们家族能发展得更好。”

我又问:“除了你们父女和陶家家主,还有谁知道这件事?”

陶芳菲仔细想了想,摇头道:“家中有天灵造血丹,本来就是不传之秘,除了我们之外,没有别人知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