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3章 元女士救我!/恐怖女主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见过宗主。”玉山宗的众人齐齐道。

我满头黑线,这位原来就是玉山宗的宗主,这……还真时髦。

玉山宗宗主姓岑,名叫岑周,今年已经二百三十岁,传说是九品巅峰的修为,只差一步,就能达到神级。

岑周上前一步,道:“元姑娘,没想到是你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请恕罪。”

看来,他已经知道我是谁了。

伸手不打笑脸人,我点头道:“宗主客气了。”

岑蕊带着哭腔,说:“宗主。师父的伤情更重了,要是晚一点恐怕就……”

“住口!”岑周呵斥道,“退下。”

岑蕊红着眼睛退到一边,岑周客气地说,:“元女士。我二弟受了重伤,心脉受损,一直没能找到合适的丹药,好在您来了,您的炼丹术传承自地仙。出神入化。之前我这师侄不知道是您,有所怠慢,还请您恕罪,如今请您务必出手,救我大哥。”

他的态度很诚恳,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我反而不好驳他的面子。

岑周又道:“如果元女士是担心治不好我大哥的伤,这个我可以保证,不管能不能治好,都与您无关。我们都会感谢您对玉山宗的恩德。”

这话说得就重了,围观的众人都不禁点头,道:“没想到玉山宗宗主居然这么礼贤下士,平易近人。”

“虽说这事儿是玉山宗做得不地道,但人家宗主都出面恳求了,也算是给足了面子。”

我沉吟片刻,道:“既然连宗主都这么说了,我再拒绝,就是不给面子了,好吧,先带我去看看情况。”

岑周测过身子,说:“请。”

沈安毅也跟在我身后,等我们走后,围观众人议论纷纷:“没想到堂堂药王谷的六品炼丹师,炼出来的丹药居然治不了病,还要了人家的命。”

“看来也不能迷信名牌啊。”

尹夫人和尹月芽听了,脸红一阵白一阵,特别是尹月芽,气得差点吐血。

尹夫人低声道:“这个元君瑶,一定是我们药王谷的灾星!每次遇到她。都没有什么好事!”

尹月芽咬着牙,说:“婶婶,你放心,我不会放过她的。”

尹夫人却摆了摆手,按着太阳穴。说:“我累了,不想跟她争了,争来争去,到最后还是输,连儿子都输掉了。”

尹月芽急忙说:“婶婶。你可千万不能认输啊,您要是认输了,大哥就真的不会回来了。您和大哥还有赌局呢。”

尹夫人一震,说:“对,我们还有赌局。赢了他才能回来!”她神色有些阴郁,说:“月牙,我让你去办的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尹月芽看了看四周,低声说:“您放心,我已经让人去给那些药商打过招呼了。都不许给大哥的安民药房送货,但是……有点麻烦。”

“怎么回事?”尹夫人皱眉,“那些药商还敢不给面子?”

尹月芽道:“他们有官方照顾,可以从官方渠道进货,就算不买那些药商的药也动摇不了根基。”

尹夫人眼中闪过一抹怒意。道:“去找过官方的人了吗?他们怎么说?”

尹月芽咬牙切齿地道:“他们说,这是最高决策层的决定,他们无法动摇。”

尹夫人沉吟片刻,说:“等玉山宗的事情解决了之后,我会去首都,找那几个大人物好好地谈谈。”

我跟着岑周进了一间屋子,里面充满了浓郁的药味,还有一股血腥味,两个侍女捂着脸正哭得肝肠寸断。

“宗主!”侍女哭着跑过来,说。“岑长老……没了。”

风度翩翩的宗主脸色骤变,猛地冲了过去,看见大哥浑身僵硬,脸色铁青,已经没有心跳了。

“大哥!”他大叫一声,眼睛顿时就红了。

我跟过去看了一眼,说:“他还没死,让开。”

宗主愣了一下,立刻让开,我拿出金针,以极快的速度扎进他的几个大穴,然后拿出一颗丹药,塞进他的口中。

岑周眼神闪了闪,这丹纹……居然是上品丹!

“这是什么丹药?”岑周沉声问。

“天灵造血丹。”我说,“先保住他的性命。再用五龙保心丹修补他的心脉。”

话音未落,岑长老就抽了一口冷气,从濒死的昏迷之中醒了过来。

“二弟……”岑长老的修为没有岑宗主的高,外貌看起来比他要老上许多,“我没死?”

我握住他的手,将神识探入其中,他正要反抗,岑周说:“这位是元君瑶元姑娘,是她的丹药将你救醒的。”

岑长老满脸惊讶,上下打量我,说:“你就是……那位在首都市行云布雨,用解药解除夜生花毒药的那位元女士?”

“先别说话。”我将神识在他心脏中一扫,说:“你被人一掌震碎了心脉,本来就受了极重的伤,命数将尽。结果药王谷那个六品炼丹师,不看你的伤,就乱炼丹,用的药分量太多,不仅治不好伤,反而因为药性太猛烈,变成催命符,要不是有这枚天灵造血丹,你已经归西了。”

岑长老连忙道:“请元女士救我!”

岑宗主也担忧地说:“元女士,我大哥还有救吗?”

我说:“好在你遇到了我,虽然麻烦一点,但还算有救。”

两人心中都是一松,我让他们拿来纸笔,写了一个方子,说:“把这些材料准备好,我马上就炼丹,不然岑长老撑不了多久。”

岑宗主立刻命人去准备,他们宗门年代久远,库存自然很多。

灵植很快就送了过来,我花了半天的时间,炼了一炉丹药,成功率是五成,但我十分鸡贼地留了三颗,只拿了两颗丹药给岑长老。

没想到才两颗,就让二人惊了一下。

“元女士,你……才炼一次就成功了?”岑长老忍不住问。岑蕊跟他说过,那个六品炼丹师可是炼了三炉,才成功一颗,而且是下品丹。

而我炼的这两颗,都是上品丹!

即使是玉山宗。手中的上品丹都没有多少,如今见我一炉就出来两颗,怎么会不吃惊?

吃下了丹药,他的伤情立刻开始好转,岑蕊伺候他睡下。转头看向我,有些不好意思,说:“元女士……对不起。”

我冷淡地说:“无所谓,我们只是公平交易。”

岑蕊眼中闪过一抹恼羞成怒的怨毒。

我走之后,又过了几个小时。岑宗主问:“大哥,你感觉如何?”

“好多了。”岑长老满脸的惊喜,说,“这个元君瑶就和传说中一样,是个福星啊。”

他眼中闪过一抹精光,说:“二弟,这样的人,如果能够留在我们玉山宗,我们一定能成为昆仑山的主宰,将白云剑宗和昆山宗彻底踩在脚下。”

岑宗主叹了口气,说:“这我何尝不知道?但这个女人不好对付啊,一个不小心,就会把我们自己折进去。”

岑长老身体微微前倾,眼中光芒乍现:“二弟,你忘了,我们有那件东西,老祖宗传来的法宝。”

岑宗主眯起眼睛:“你是要我……”

岑长老露出一个暧昧的笑容:“二弟啊,自从你的妻子死后,你就没有再娶,她和你可谓男才女貌,正好般配。”

岑宗主眼中现出了几分贪念,道:“她的弟弟是个难缠的人物,要先把他解决。”

法器大会开始了,今天是第一天,晚上才有拍卖会,白天的时候,就是玉山宗的弟子们,在宗门内的大广场上摆摊,售卖自己所炼制的法器,大多都是三品以下的,虽然等级不高,但也不乏一些制作精良的精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