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7章 柳亭的秘密/恐怖女主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看很有希望呐。”

“那可未必,他虽然年少得志,但想要突破神级巅峰,顺利飞升,难上加难,就算能够飞升,肯定也不是这两年的事情。”

“就是啊,我们凡间已经有上百年没有人飞升成功了吧?”

尹夫人望着威风凛凛的儿子,心中百感交集,那是她所生的儿子。她有这么大的成就,她当然替他高兴,但是一想到他离开了药王谷,还与父母反目,她这心中就一阵阵抽痛。

可恶,都是因为那个女孩!她心中恶狠狠地想,如果不是她,我儿子绝对不会忤逆我!

她的心中,生出了熊熊怒火,眼底也闪过一抹怨毒之色。

不管用什么办法,她一定要挽回儿子,让儿子重新回到药王谷,继承药王谷谷主之位!

此时,沈安毅正背着我走在幽深的洞穴之中,隔了这么久。我的意识渐渐地清醒了几分。

我看向举着狼眼手电走在前面的柳亭,忽然开口问道:“你之前潜入玉山宗,到底是去做什么?”

柳亭脸上的表情一窒,随即笑了笑,说:“我是看不惯刘晓明,去找他晦气的,这小子仗着自己叔叔是玉山宗长老,一直嚣张跋扈,仗势欺人,我不过是给他一点小小的教训。”

我微微眯起眼睛。

他在撒谎。

但我并没有点破,趴在沈安毅的背上,在他肩膀上敲了敲,示意他小心。

沈安毅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头还有些昏昏沉沉的,那阴阳和合床实在是厉害,一直到现在,我的小腹还一阵阵燥热。

我轻轻地叹了口气,却感觉沈安毅的身体猛地紧绷了起来,他侧过头,低声道:“姐姐,不要对着我的耳朵吹气,我……会受不了的。”

我愣了一下,顿时老脸通红。

刚才叹气的时候,正好对着他的耳朵,而沈安毅的耳朵是他身上最敏感的地方,小时候他要是不听话,我就拎他耳朵,一拎就通红。

我轻咳了两声,说:“安毅,你把我放下来吧。我可以自己走了。”

沈安毅严肃地说:“不行,姐姐你中了那阴毒法器的暗算,不仅头昏脑涨,而且四肢发软,你也不想拖慢我们的速度吧。”

说得好有道理。我竟无法反驳。

忽然,急促的脚步声响了起来,片刻之间,一群人就将我们团团围住。

我仔细看了看,这些人全都穿着白色的衣服。玉山宗已经与现代接轨,衣服也很现代,而这些人却穿着古代样式的袍子,交领右衽,腰上系着腰带,头上束发,只不过手中拿的是狼眼手电,画面有些违和。

柳亭叹了口气,说:“今天真是倒霉,居然遇到了昆山宗的人。”

“柳亭!”昆山宗的人厉声道。“把你偷的东西交出来!”

柳亭嬉皮笑脸地说:“我偷了什么东西了?你们可不要血口喷人!”

“你还说你没有偷?”昆山宗一个弟子大声道,“前两天你伪装成我们宗门的人,悄悄潜入了宗门禁地,还用手机给神石上面的图案拍了照,有没有这样的事情?”

“没有。绝对没有!”柳亭立刻义正辞严地说,“无凭无据,你们不要污蔑我!”

“污蔑?”那个弟子冷笑一声,道,“柳亭,你没想到吧,我们在禁地安装了十几个摄像头,你拍照的画面我们已经全都录下来了,这次我看你还怎么狡辩!”

柳亭愣了一下,随即咬牙切齿地说:“你们……你们昆山宗也太不按常理出牌了。你们不是一直很保守吗?堂堂一个修道宗门,安装什么摄像头!”

另一个弟子冷笑道:“保守是保守,但并不落后,柳亭,乖乖跟我们回去,把你的手机交出来,再让我们的长老消除你脑中的记忆,这事情就算完,否则,别怪我们向你们白云剑宗兴师问罪!”

柳亭呵呵笑了两声,说:“不过就是一张照片而已,何必这么大惊小怪呢。”

“住口!”对面的昆山宗弟子道,“你还不知道悔改?那神石乃是上古时代一个秘境的地图,我们三大门派说好了一人一块,谁也不能独占。你却偷拍照片,难不成是你们白云剑宗想要独吞?”

上古秘境?

难道是神族的领地?

“师兄,跟他没什么好说的,先将他抓回去再说!”

双方眼看就要动手,我对沈安毅道:“这个柳亭很可能知道神族领地的入口。我们要帮他。”

沈安毅道:“放心吧,我不会让他被抓走。”

说着他将我轻轻放在地上,然后走上前去,站在柳亭的身侧,道:“各位。这个人我要了,你们都回去吧。”

昆山宗的人都用看白痴的目光望着他,说:“你是什么东西?凭什么来指挥我们!”

“师兄,干脆一起抓回去!交给执法长老发落!”

“对,一起抓回去。说不定他们是同谋!”

沈安毅猛地放出一股强大的威压,如同泰山压顶一般,狠狠地压向昆山宗的众人。

昆山宗弟子们发出一声惨叫,扑倒在地,满脸的不敢置信。

好。好强!

这个人太强了,根本不是他们能够抵挡的。

“这位前辈……”昆山宗的人很识时务,立刻说,“前辈请饶命,我们立刻就走。”

沈安毅没有动。眼中闪过一抹杀光。

我大声道:“安毅,不要杀人。”

沈安毅冷哼了一声,众人只觉得身上的压力骤然一减,顿时松了口气,但背上已经全都被冷汗打湿了。

“这位前辈。请问高姓大名?”昆山宗的领队弟子拱手道。

“你们不配知道。”沈安毅沉声说,“再不走,我就改变主意了。”

昆山宗弟子们没有办法,只得撤走,柳亭笑嘻嘻地说:“多谢两位。你们又救了我一次。”

话音未落,沈安毅忽然掐住了他的脖子,将他给提了起来。

柳亭吓了一跳,说:“袁大哥,手下留情啊。”

他一直认为,我叫袁娟,沈安毅叫袁毅。

沈安毅冷声道:“现在是你报答救命之恩的时候了。把那块神石的照片都交出来吧。”

柳亭连忙说:“袁大哥,我只有昆山宗的照片,玉山宗和我们白云剑宗的还没有拿到呢,特别是我们白云剑宗。禁地有重兵把守,我还一直没有找到混进去的机会。”

沈安毅懒得和他多说,直接往他胸口一点,一道灵气就钻进了他的经脉之中,在里面横冲直撞。柳亭的脸色立刻就白了,痛得在地上打滚。

“痛,好痛。”他朝我爬了两步,满是乞求地望着我,“袁姐姐。救我,救我,我快要痛死了。”

我目光冷漠,沈安毅蹲下身子,冷淡地看着他。说:“小子,你的时间不多了,是自己交出来,还是我把你给杀了之后,从你身上搜出来?”

“袁大哥,你要相信我,我真的没有啊。”柳亭哭了起来,说得情真意切,“你们救了我,如果我真的有,肯定就给你们了,可我真没有!”

我说:“看来,照片不在他身上。”

沈安毅抓住他的肩膀,目光危险:“我有上千种方式让你开口,你想要一个一个地试试吗?”

“不,不,袁大哥,你相信我,你一定要相信我啊。”他涕泗横流,紧紧抓着沈安毅的袖子,言辞切切,再加上他长得本来就清秀,如果换了别人,或许真的就相信了。

但我俩都是铁石心肠的人,看着他在地上不停地打滚,痛得嘶声惨叫,足足半个小时,居然都不屈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